第10章

林羽妍親自將彥驍送到家樓下。

“你家就在這麼?”林羽妍指著麵前有些破舊的小區。

彥驍點了點頭,“嗯,我在這租房。”

林羽妍實在不敢相信。

一個男人可以花幾千萬做公益,甚至連眼睛都不眨一下,自己卻住著這麼破舊房子,還是租的!

她現在對彥驍是越來越好奇了。

當彥驍回到家時,他算了一下。

總共買了九百八十萬斤大米,以及一些調味品跟食材,畢竟以後經常逗留在唐朝,自己的夥食要改善一下。

這些花了接近三千萬,目前他還有七百多萬。

“這一趟賺大發了!”

彥驍心裡想著,等回到唐朝,這些大米如果按五錢一鬥米出售的話,也能賣到四百多萬錢,就是能有四千多兩銀子。

這樣一筆钜款,足夠他能買到不少古董了,到時候拿回來一賣...

“發了發了!”

彥驍太興奮了。

等等!

自己的時空間不過才一百立方,根本裝不下近一千萬斤大米。

要想一次性裝下這麼多大米,至少需要一千立方!

媽的!

這樣一來豈不是要十躺才能將這些大米運送過去?

「係統美眉在不在。」

「叮,係統提示,穿梭係統無時不在?」

「那啥,係統美眉,能不能商量一個事?」

「叮,請宿主說。」

「這樣的,能不能將我的時空間增大。」

「叮,係統提示,時空間每增大一百立方需要宿主花一億華夏幣。」

「咳咳,這個我知道,就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能不能欠下賬,我一個月之內肯定付給你。」

「叮,誰問宿主需要將時空間增加多少?」

「嗯,幫我增加一千立方吧。」

「叮,宿主時空間已經增加一千立方,請宿主在一個月內支付十一億華夏幣,其中一億是利息。」

啥玩意?

還要利息?還是一億!

彥驍頓時暴躁如雷。

「你這是高利貸,我抗議!」

「叮,宿主若是不接受,那穿梭係統馬上將增加的一千立方空間除去。」

額...

「好吧好吧,一億就一億!」

彥驍思考過後,還是決定接受了,冇辦法,現在對他來說,時間就是金錢。

二十天的時間,足夠他在唐朝與現代來回穿梭二十次。

他能賺到的錢不計其數。

媽的,還以為自己這次賺大發了,冇想到現在還得倒欠係統十億。

要是在之前,彥驍估計自己八成會去選擇跳樓。

這筆錢他一百輩子都賺不到。

「係統美眉,到時候我要是還不上的話會怎樣!」

「叮,若是宿主不按時還錢,穿梭係統會采取緊急措施。」

「什麼緊急措施?」

「叮,係統會將宿主抹殺。」

“嘶...”

彥驍倒吸了口涼氣。

老子這簡直是搭上性命去借這高利貸啊。

他頓時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

第二天。

彥驍早早起來,在網上找房源,最後在郊區看到一間一萬多平的倉庫。

八萬塊錢一個月!

彥驍咬咬牙,直接租了下來。

他又將地址一一發給了那些糧油商家。

從十點半開始,一輛輛六軸大掛車相繼將貨拉了過來。

彥驍數了一下,接近有三十輛,裝卸的工人足足有一百來個。

這些都是彥驍買之前就對那些糧油商說好的,今天務必要讓貨全部送到。

這纔會有如此大的陣仗。

可即便如此,這近一千萬斤大米,跟一些調味品,食材,直到晚上十點多才全部卸下。

將那群司機工人送走後。

彥驍坐在米袋上抽菸,望著眼前堆積如山的大米,忍不住笑了起來,“老李跟老魏要是看到了,不知道會有多崇拜老子。”

「係統。」

「叮,請問宿主有什麼事?」

「我問你個事,我要將這些大米帶到唐朝,能不能先放在我的時空間,等我需要的時候,你再幫我拿出來。」

他實在擔心,要是自己突然帶著這麼多的大米出現,不知會被人當成什麼怪物。

「叮,可以的,宿主需要的時候隻需在腦海中想一想,時空間就會能感應到!」

這就好辦了。

「係統,送我去唐朝。」

...

兩眼一黑,唐朝到了。

彥驍這次冇有出現在彆的地方,而是直接出現在他飯店的後院。

此時飯店早已熄燈,員工也早已下班。

彥驍將時空間的調味品以及食材搬到了廚房,又回到了院子,這纔將所有大米拿了出來。

這院子雖然大,不過也才兩百來平。

所以,一袋袋的大米堆不僅將院子堆滿,整間客棧的角落都堆滿了。

彥驍最後是又爬又擠才走出客棧。

他打算在這門口守一夜,就等明天老李過來找自己。

他掏出香菸點燃,一陣吞雲吐霧。

估計太累了,一根菸抽完不久,彥驍坐靠在客棧的大門上,就陷入了沉睡。

就這麼過了一夜。

張二從同月客棧的店小二,一舉成為了長安飯店的大堂經理,雖然他搞不清這經理是什麼職務,但明顯比以前牛叉多了。

他現在每天基本不用動手乾活,隻需要動動嘴皮子,指揮彆人做事就行,而且薪酬還比以前高了足足兩倍!

所以張二非常珍惜現在這份工作,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幫自己的新老闆好好經營,不然要是倒閉了,他又得回到之前店小二的身份。

一大早,張二就來到了長安飯店,因為今天有一批女子要來應聘。

可他纔來到店門口,就發現自己的老闆坐在門前睡著了!

老闆啥時候回來的?

他不是有鑰匙的麼,怎麼會睡在門口!

“老闆老闆..”

張二不敢多想,輕輕將彥驍搖醒,“老闆,外麵睡容易著涼,您趕緊起來去屋裡睡吧。”

彥驍有些迷糊,他伸了個懶腰,看到張二後才漸漸清醒過來。

他看到天已經全亮了,路上的行人也漸漸多了起來,“張二,你這麼早來上班?”

“是啊,老闆您說要招幾個女子來當服務員,今天就有幾個來試活兒。”

張二如實說道。

“今兒我有事,店門就不開了。”

彥驍看著張二,“你們今天也全都放假一天,薪酬不會少。”

開玩笑,客棧裡麵堆滿了大米,自己都是爬著出來的,根本冇辦法營業。

他得等老李跟老魏來了,把大米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