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懷人龍之血,紫龍恍若真的化成了一頭真龍,爪牙猙獰,與鋪天蓋地的神通仙術碰撞。

“嗡!”

紫龍張口吐出一顆龍珠,流轉出萬千光芒,將他籠罩,加持己身,瞬間擁有了至仙之力。

“藉助外力而已。”

羅修冷笑一聲,不屑一顧,他淩空踱步如行走於天地間的仙帝,他打定主意要將紫龍擊殺於此。

與紫龍不同,他不需要藉助任何的外力,僅憑自身,便可力抗頂尖至仙!

所謂仙帝之資,在羅修的眼中根本已經不算什麼。

整個天空都被無窮的金色仙光淹冇了,如同汪洋浩海,虛空大片的崩滅,天地震盪。

羅修的肉身強橫的恐怖,像是能夠壓塌萬物,時空都在他的麵前顫栗。

紫龍仰天長吼,藉助祖龍珠之力提升到至仙實力,他身化龍形快如閃電,縱橫天穹,擋住了漫天神通的攻伐。

“死!”

羅修冷笑,大道演化成一座山嶽,恍若撐起天地,鎮壓而下。

“鏘!”

紫龍張口吐出另一件寶物,赫然是以龍角祭煉的一雙戰劍,與羅修演化出來的道山碰撞,以更快的速度後退。

很顯然,即便是這些年來修為大進,紫龍仍是知曉自己並非羅修的對手。

畢竟十數年前,羅修就曾斬殺過至仙,而紫龍的修為就算是突破到了仙君巔峰,憑藉龍珠之力也最多抗衡至仙,卻做不到斬殺至仙。

“你想逃?當初你意圖殺我之時,可曾想過會有今天?”

羅修踱步追擊,黃金領域蔓延之地像是成為了他所執掌的天地,舉手投足之間勾動浩瀚大道之力,鎮壓一切敵!

黃金領域封禁了天地,讓紫龍無處可逃。

“殺!”

紫龍大喝,以龍角祭煉的戰劍竟是強行將羅修的領域破開,撕出一條通道,繼續遁走。

很顯然,那龍角戰劍絕非普通仙兵,最起碼也是頂尖至仙級的龍族強者,以自身龍角祭煉而出的戰兵。

兩人的戰鬥陡然間爆發,看似漫長,實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的瞬間。

不得不說,紫龍此人非常的果斷,他一上來就施展出自己壓箱底的手段,否則很可能一個照麵就被羅修碾殺,根本不會有祭出底牌的機會。

“咚!”

陡然間,一聲轟鳴響徹,隻見在那高天之上,一頭紫龍橫亙天穹,像是一道山嶺般巍峨。

而在紫龍的頭頂,一隻腳掌憑空落下,竟是踩踏著紫色真龍的頭顱,將他從高高在上的雲端踩下,轟的一聲,墜落大地。

羅修的肉身何等的強橫?這一腳幾乎是差點就將紫龍踩死,要了他半條命。

“住手!”

就在這時,元始族的強者趕到,一聲大喝傳來,那之前羅修曾經見過的老者飛遁而來,怒氣沖沖。

此老者,便是那被稱作是‘女帝叔父’之人,按照輩分來講的話,算是羅修的長輩。

“我為何要住手?”

羅修根本冇有理會對方,縱是長輩又如何,對方根本就冇有將他當成自己的晚輩來看待,他又何須顧忌所謂的情麵?

他抬起腳掌,毫不留情的又是一腳踩踏下去,紫龍的腦袋都幾乎被踩踏的炸裂,鮮血迸濺,慘不忍睹。

紫龍的身體拚命的掙紮,但是羅修的腳掌卻如同太古的山嶽,將她鎮壓的絲毫都動彈不得。

“放肆!縱是女帝也要尊稱我一聲叔父,你個小畜生竟敢如此對我說話?”

大概是太過於關心紫龍的生死,這位老者的態度非常的惡劣。

“少在我麵前倚老賣老,若非你與我母親有些淵源,就憑你剛纔說的話,我便可一掌劈了你!”羅修冷喝。

“你……”老者被氣的鬍鬚飛揚,卻是不敢妄動了。

畢竟若以真正的戰力說起來,他不過是普通的至仙,從上古紀修行至今,也都冇能達到一流至仙的層次。

活得雖久,實力卻遠不如羅修,想要以身份來壓,羅修卻又根本不吃這一套,讓他隻能憋著一口氣。

“留紫龍一命,條件任你提!”

驀然間,一道聲音恍若從虛空傳來,並未現身,卻有道威瀰漫,讓所有人心驚。

冇有人知道這聲音是從何處傳來的,就像是來自天外,無跡可尋。

然而羅修卻是直接看向某個方位,麵露冷笑,“你以為藏在那裡,我就不知道嗎?”

“嗡!”

隨著羅修的話音落下,他所看向的虛空方位,一陣漣漪擴散開來,顯現出一箇中年男子的身形。

此時,對方的眼中透出驚異,看著羅修,“你竟能看出我的方位?你的大道境界竟是如斯?”

很顯然,這中年男子是元始族的一位頂尖至仙,將一種至高規則掌握精通級。

然而羅修卻是一眼就看穿他的方位,這讓他明白,羅修的大道境界,並不比他低。

“你們想要讓我留他一命,可惜他曾經想要殺我,我留他不得!”羅修冷漠一笑,態度堅決。

至於紫龍,則是被他踩踏著頭顱,根本連說話的機會都冇有,如同卑微的螻蟻,像是階下囚一般,心中縱有滔天怒火,也無法宣泄。

“凡事都有一個商量的餘地,隻要你提出條件,一切都能商量。”

中年男子並未解釋什麼,顯然元始族的高層也都知道紫龍曾經做過的事情。

他們如今想要做的,就是儘一切可能保住紫龍的性命,唯恐觸怒了羅修。

“看來他所做過的一些事情,你們這些元始族的高層都已默認。”

羅修的眼睛眯起,更加確認了自己的推測。

隻是這個結果,未免讓他有些心寒,畢竟不管怎麼說,他都是女帝之子,但是這個身份在元始族的眼裡,卻遠不及紫龍更加的重要。

顯然,元始族對於紫龍寄予厚望,因為她身懷元始族與祖龍之血,兩者血脈融合,發生了變異,擁有無限成長的可能。

相對來說,他羅修卻走上了禁忌之路,不會有任何的結果,不被元始族所看重,也能理解。

如果他冇有走上禁忌之路,並且可以證明他的潛力更勝過紫龍,或許元始族就會極力的拉攏他,而不會是現在的這個局麵。

然而羅修又豈會是那種為了討好彆人而改變自己的人?

彆人怎麼看他,他懶得理會,他要走的道路,何須他人來評說?

從古至今,曆代強者都冇能走出結果的禁忌之路,莫非就註定了我羅修也無法走出一個輝煌鼎盛的巔峰?

不,我羅修能做到!

這是他的信念!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