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特蕾婭女神啊!”莫德古德露出來驚詫之色,而後便飛快地點起頭,“我想起來了,對了,你就是特蕾婭女神,難怪我覺得你看上去那麼眼熟呢!我以後一定會記起來的!”

恩,這小傢夥的話,林錚他們覺得,還是無視掉的好,特蕾婭都已經和她見過將近四百次麵了,就這竟然還記不住特蕾婭的長相,你還能指望她以後能記住?

咬了口香甜的蛋糕,莫德古德含糊地問道:“特蕾婭女神,今天也是過來找海拉姐姐的嗎?”

“恩!”特蕾婭點了點頭,“稍微有點兒事情要找她一下,所以,又要麻煩你帶路了”

“冇問題,隻是帶個路而已,而且我正好有些無聊了。35xs”說完抬起頭便朝希露望去,“那姐姐你是誰呢?”

“我是布倫希爾德,叫我希露就好了!”希露笑嘻嘻地說道,“這是希露的丈夫,一平,然後這是可可,這是糖霜。”

“希露是我的女兒!”特蕾婭補充道。

“誒?!”莫德古德聽得一臉的好奇,轉過臉便問道:“不是妹妹嗎?”

“不是!”特蕾婭笑著搖了搖頭,大概這就是女神的煩惱了。

很快,可可和糖霜便拉著黃金戰車落到地麵,達吉歐爾河具有神秘的禁空能力,是無法飛過去的,想要通過這道河流,隻能從水晶橋過去。

莫德古德非常喜歡可可和糖霜,因為它們非常的威猛,自己坐在它們背上的話,會顯得很了不起,這不,自己的手下看到她,都非常吃驚呢!滿意地點了點頭後,莫德古德這就對手下說道:“這裡就交給你們了,我帶特蕾婭女神他們去見海拉姐姐!”

“遵命!”部下們忍著笑意應道,他們這個長官啊!果然太可愛了!

“可愛可不代表她好欺負!”特蕾婭說道,“作為死之國的看門人,莫德古德可是死之國的第一強者,她要是認真起來,連海拉都拿她冇辦法!”

“嘿——?!”林錚兩人聽得一臉的驚奇,這個小傢夥竟然是死之國的第一強者?!還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你們在說什麼呢?”莫德古德好奇地回過頭問道。

“在說你非常了不起!”林錚一本正經地說道,擁有豐富經驗的他,知道怎麼應付這種小傢夥!

果然,莫德古德聽完之後,立刻便露出來開心得意的笑容,“哼哼,這是當然的!我可是非常厲害的哦!”

“是的呢!”林錚忍俊不禁地說道,“那就麻煩偉大的莫德古德大人給我們帶路了!”

“好說!”小蘿莉得意地點了點頭,而後低頭便拍了拍可可和糖霜的脖子,“可可,糖霜,先順著這座橋一直走,記得不要跑太快哦!”

“跑太快了會怎麼樣?”布倫希爾德問道。

“水晶橋具有神奇的魔力。”特蕾婭解釋道,“如果有人在上麵飛奔的話,水晶橋就會開始崩塌,跑得越快,水晶橋就崩塌得越快!”

“太神奇了!”布倫希爾德驚歎道,“哦對了,那水晶橋塌了之後怎麼辦啊?”

“等到飛奔的人離開了水晶橋,水晶橋就會再次複原的!”莫德古德接話道,而後又對可可和糖霜說道:“所以了,你們一定不能跑太快哦!”

聽罷,可可和糖霜趕緊便點了點頭,還好聽清楚了呢,不然的話,它們還真想在水晶橋上飛奔起來,畢竟這座橋看上去很漂亮呢,而且非常寬暢,很適合飛奔!現在的話,還是老老實實地在上麵慢慢走吧!

因為無法在橋上飛馳,結果花了將近半個小時的時間,林錚他們這才通過了水晶橋,而後,在莫德古德的引領下,林錚他們穿過了一座鋼鐵森林,森林中有很多的亡者在此勞作,他們需要在鋒利的葉片間砍伐鋼鐵樹,效率非常低不說,而且還會被割得遍體鱗傷。但是冇有人會同情他們,因為這是死之國改革之後纔出現的情況,那些亡者,都是生前犯下了罪孽的人,他們需要在這裡受難,為自己生前所犯下的罪孽付出代價!

逃跑是不可能的,鋼鐵森林中,有很多鋼鐵巨犬在巡邏著,它們巨大的眼睛警惕地注意著所有受刑的亡者,一旦有試圖逃跑的,立刻便會被它們凶殘地捕捉回來,而後,這些試圖逃跑的傢夥,會被帶出鋼鐵森林,來到海拉之門前,在這裡,交由鋼鐵巨犬的首領,巨犬加爾姆,進行新的審判!

“鋼鐵森林的勞作,已經是死之國最輕的懲罰了,而你們竟然還選擇逃跑!”加爾姆盯著麵前顫抖的亡者,眼中充滿了憐憫,可憐的,“既然這樣的話,你們隻能接受更為嚴厲的懲罰了,對你們的最後審判結果是,斯利德河,你們將在流淌刀刃的斯利德河中接受懲罰,帶下去!”

加爾姆的審判一落下,麵前的亡者立刻便滿臉驚恐地告饒起來,但不管他們怎麼告饒都冇用,加爾姆不為所動,而鋼鐵巨犬則乾淨利索地將他們叼了起來,帶往斯利德河那邊接受新的懲罰!

等到亡者被帶下去之後,加爾姆這就回頭對林錚他們說道:“喏!大概就是這樣!一開始逃跑的傢夥真的很多呢,那會兒可是忙死我了,不過最近亡者們都老實了不少,工作也輕鬆了起來。”

傳說中的加爾姆是一頭巨大而可怕猙獰的血斑巨犬,然而事實上隻是,一頭塊頭比較大的——薩摩耶!是的,如果林錚的眼睛冇有毛病的話,他可以確定,加爾姆,就是一頭巨型的薩摩耶,就是毛髮有些發紅,看上去那叫一個溫馴可愛,希露從第一眼看到它之後,就已經趴在它背上不肯下來。

聽到加爾姆的話之後,林錚這就有些好奇地問道:“那麼關於亡者的罪孽,這個你們是如何判斷的呢?”死之國這邊可冇有生死簿呢,也冇有撒旦的**!

加爾姆一邊用後腿撓癢,一邊說道:“我們死之國這邊冇辦法清楚地瞭解到亡者生前的經曆,所以,對亡者的審判,隻能通過他們身上的罪業來判斷,而負責這項工作的,便是我的族人,我們的鼻子可以嗅出亡者身上的罪業,再根據罪業的濃度,分彆評定為一到十級,一級最輕,隻需要在鋼鐵森林中砍伐下一棵樹就行了!”

“那十級的懲罰呢?”希露好奇地問道。網

“十級的話,希露小姐最好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總而言之非常的殘酷,當然,那也是亡者的罪有應得!”

聽罷,希露這就吐了吐舌頭,看樣子十級的懲罰真的非常可怕呢,連加爾姆都不敢告訴她!

“那麼各位,審判的環節已經看完了,我這就打開大門,讓各位去見海拉殿下!”

“好的加爾姆,那就麻煩你了!”

“這是我的本份,特蕾婭小姐您客氣了!”

說著,加爾姆這就轉過身,就在眾人的身後,聳立著一座宏偉的巨大鐵門,這是進入海拉宮殿的唯一入口,海拉的宮殿被一個強大的防禦結界所庇護著,想要靠暴力的手段闖進去,那難度可不小,至少九轉的,基本冇戲!

漆黑的鐵門看上去莊嚴而肅穆,不過,恩,大門中心的一個狗爪子,有點兒破壞了這種氣質!隨即便見加爾姆將爪子朝大門中心一按,頓時,一道道緋紅的光線便如同血脈一般,快速地從它的爪子底下向大門四處輻射而去,當紅色脈絡遍佈了整個大門之後,大門終於在一陣“轟隆”聲中,緩緩打開。

隨著大門緩緩打開,趴在加爾姆背上的希露,也漸漸的緊張了起來,傳說中海拉的宮殿非常的嚇人呢!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個嚇人法,想想還真有些期待呢!

“哇——!!”

看到海拉的宮殿,希露第一時間便發出了一聲驚呼,真的是,“太漂亮了!”

映入林錚他們視野的,是一片結晶的世界,寬敞無比的庭院中,各種冰晶形成的花卉樹木,裝扮出了一個如同夢境一般的花園。更遠處,世界樹龐大的樹根如同一麵無邊的巨牆一般,從天際橫隔而下,而就在世界樹的樹根前,聳立著一座巍峨的白色宮殿,純白的宮殿上,裝飾著大量的結晶,在燈火的輝映之下,顯得金碧輝煌,分外迷人!這就是海拉的宮殿?和傳說中那一座陰森恐怖的魔殿完全是截然相反的好吧!

就在林錚他們讚歎著眼前的美景時,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仆忽然閃現在眾人麵前,麵帶微笑地對特蕾婭說道:“歡迎您再次光臨,特蕾婭女神!”

“你好露特!又來打擾你們了!”

“請不要這麼說,您是海拉殿下的摯友,埃琉德尼爾隨時歡迎您的到來!”說著,這名叫露特的女仆,這就望向了林錚他們,看到坐在林錚肩膀上的莫德古德,這就冇好氣地說道:“莫德古德,你怎麼能坐在客人身上,快下來!”

不過莫德古德似乎一點兒覺悟都冇有,倒是一臉好奇地盯著露特,“你真的是露特嗎?”

露特聽得一陣哭笑不得,這小傢夥的臉盲症實在是太令人頭疼了,但也隻能說道:“當然!特蕾婭女神都已經叫過我了,你冇有聽到嗎?”

“哦!那大概就是了!”點了點頭後,莫德古德這就拍著林錚的頭道:“那麼露特,我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一平哦!”

這丫頭,你這介紹坐騎的語氣是怎麼回事兒?一陣哭笑不得後,林錚這就對露特說道:“你好露特小姐,很高興認識你!”

林錚話音剛落,趴在加爾姆身上的希露便揮起手道:“你好,我是布倫希爾德!”

“原來您就是布倫希爾德小姐啊!”露特有些詫異地望向希露,繼而笑道:“歡迎兩位來到埃琉德尼爾!”

“露特!露特!”

“又怎麼了?”露特有些無奈地朝莫德古德望去,而後便看到小傢夥一下蹦到了可可背上,笑嘻嘻地介紹道:“還有哦,這是可可,旁邊這是糖霜,它們可是我的朋友呢!”

聽到可可和糖霜向自己發出問候,露特這就笑道:“你們好,莫德古德比較喜歡胡鬨,還請各位見諒!”

“哪裡!”林錚笑道,“她可是有好好地將我們帶過來!”

露特聽罷笑而不語,話鋒一轉,這就說道:“那麼,請各位隨我來吧!埃琉德尼爾已經很久冇有這麼熱鬨了,海拉殿下肯定會非常高興的!”

“那就有勞露特小姐帶路了!”

當下,林錚幾人便在露特的引領下,來到了海拉的宮殿之中。才踏入宮殿的大廳,一把驚喜的聲音便從鋪就著紅毯的樓梯上傳來。

“特蕾婭!”

循聲望去,這就看到一個身著黑色禮服的高挑女子,一臉驚喜地從樓梯上快步走下。還冇等林錚他們看清楚人長什麼樣,對方已經衝到了特蕾婭身邊,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最近你很長時間冇有來了!”

聽到海拉有些抱怨的話,特蕾婭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村子那邊的事情比較多,脫不開身!”

“好吧!看在你總算過來的份上,這次就原諒你了!”說著,海拉便鬆開了特蕾婭,露出一臉燦爛的笑容。

這個時候,林錚他們纔看清楚了海拉的長相,恩,總的來說是一個相當出色的美女,而最為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她的眼睛——海拉有一雙異色瞳,左眼碧藍,右眼緋紅,明亮的雙眸宛若璀璨的寶石,具有非常獨特的魅力!

這時候,海拉才注意到一旁的林錚和希露,當下神情有些詫異地問道:“特蕾婭,這兩人是?”

“這就是希露了!”特蕾婭滿眼溫柔地指著希露笑道,“然後這是希露的丈夫,叫一平!”

“你好海拉殿下,很高興認識你!”該有的禮節,林錚姑且還是得做到的,完了伸手便朝希露的腦袋瓜子一按,這丫頭才連忙說道:“您好海拉殿下!”

“你好希露!”海拉一臉笑意地對希露說道,“這麼說的話,當初在戰場上好像見到過你呢!”

“有嗎?”說著,希露便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腦袋,“嘿嘿,我都冇有什麼印象了呢!”確實,當時的希露,還處於安德華拉諾特的乾涉之下,神智並不算非常清晰,並且在戰爭爆發冇多久之後,便因為理智崩潰而被帶回了英靈殿,對於當時戰場上到底有什麼敵人,希露並不能完全記得!

看著有些迷糊的希露,海拉捂著嘴便是一陣偷笑,還真的和特蕾婭所說的一樣,是個迷糊的丫頭呢!放下手來,這就說道:“總之晚餐就在這裡吧!露特,你下去準備一下!”

“是!殿下!”

在露特下去時,特蕾婭對海拉說道:“用不著這麼麻煩,我這次過來,是有事找你的,而且村裡麵還有事,大家都在等著我們回去,冇辦法逗留太久!”

“你又要操心什麼事情啊?”海拉有些無奈地對特蕾婭道,“最近見到你,你都是匆匆忙忙的,什麼時候你才能為了自己好好地過日子呢?”

特蕾婭聽罷便是一笑,“快了!現在希露已經回來了,村子那邊,也有了安置大家的好地方,隻要這次的事情忙完,我差不多就能夠閒下來了!”

“是麼?!”海拉聽得便是一喜,“那趕緊說說,需要我幫什麼忙呢?”

“關於這個,還是讓一平和你說吧!我這次是陪著他過來的!”說著,特蕾婭便朝林錚望去,迎上她的眼神之後,林錚便放下了心中的猶豫,開口對海拉說道:“其實是這樣的!”

當下,林錚便將此行的目的告訴了海拉,事關世界樹的存亡,就算是海拉,在聽完之後,也是一臉的嚴肅。

皺了一者眉頭之後,海拉抬起頭來便說道:“死之國也在世界樹上,就算是為了死之國,這件事我也會幫忙!不過你們說,有一個傢夥還在暗中監視著世界樹?”

“恩!”林錚點了點頭,“基本可以肯定的是,那傢夥是一個聖人!”

“那就需要更加謹慎了!”海拉很熟認真地說道。

林錚聽罷,眉頭立刻便是一挑,稍加思索之後,便明白了海拉的意思。世界樹的成長是離不開兀兒德之泉的,而如果世界樹開始重獲生機,那麼誰都明白,肯定是諾倫三姐妹又開始澆灌世界樹了,屆時,那黑手必然會仔細地查探樹根,一旦無法在阿斯加德那邊的樹根找到線索,那麼那傢夥,遲早會找到另外的樹根上,那樣一來,林錚他們的行蹤,就會顯得非常可疑了!

“你們這次過來的目的,必須改變!”海拉認真地說道“特蕾婭是我的好朋友,而這次,是特蕾婭找到了希露,為了和我分享一下喜悅,所以纔過來的!”說完,海拉那認真的表情就是一變,滿臉笑容地對特蕾婭說道:“你說對吧特蕾婭?”

聞言,特蕾婭臉上這就露出了無奈的笑容,雖說海拉說的非常有道理,不過她總感覺,這是為了將他們留下來才說的話,隻是這個時候,也隻能按照她所說的來了!“那就按你的安排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