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錚很是仔細地給太一講解了一下山河大陣的相關資訊,還在地上繪下佈陣要點等內容。一切做好之後,便靜靜地待在太一旁邊,連烤肉都不吃了,就等著太一給出反應。

太一興致勃勃地研究著林錚畫在牆壁上的資訊,一邊看著,一邊還不時地連連點頭,琢磨了一陣之後,太一忽然問道:“巽丫頭,你對山河大陣有什麼看法麼?”

巽聽罷便是一陣沉吟,斟酌好了字句後,這才說道:“以前我倒是研究過山河大陣一段時間,基本上來說,山河大陣已經是一個完成度非常高的大陣了。不過,要說它冇有缺點的話倒也不對,山河大陣利用山川地理,構築出了強大的防禦體係,但這種防禦體係,更多的還是表現在攻擊上麵,換句話說,山河大陣的攻擊性太強了,這是它巨大的優點,但同時也是最大的缺點!過剛則折,一旦攻擊山河大陣的力量超過了它所能承受的極限,大陣崩潰起來會相當的迅速,甚至很大可能會在內部引起反噬,從而危害到己方力量。”

聽完巽的話,太一這就滿臉笑容地連連點頭,“不錯巽丫頭,問題看得很是透徹!”說著,太一又望向了牆壁上的繪圖,“山河大陣無疑是非常優秀的一平小子,能夠領悟出這種大陣,不僅說明你的福緣足夠身後,也證明你在陣法上有著不錯的天賦,以後勤加鑽研,肯定能取得更大的成就!”

“這個就不必了!”林錚滿不在乎地說道,“鑽研陣法的話,有巽就夠了,她的天賦可比我強大太多了!”

太一給噎得翻了下白眼,轉過頭冇好氣地瞪了林錚一眼道:“你打算以後有關陣法的事情,全都靠巽丫頭?”

“乾嘛不呢?!”林錚理直氣壯地回答道,“我和巽可是一心同體的!”

“恩!恩!”巽很是讚同地應和道,她可從來冇有考慮過要和林錚分開,現在不會有,以後也不會!

聽著兩人的話,太一便是一臉的哭笑不得,算了,不是自家的娃,還是少操這個心吧!輕輕地一陣搖頭後,太一便接著望向牆壁道:“就像是巽丫頭剛纔所說的,山河大陣雖然優秀,但是太過剛硬了。山河有陰陽二麵,而山河大陣隻利用到了其陽剛的一麵,所以纔會出現這樣的缺點。”

“如果不麵對聖人那種級數的力量,山河大陣其實也夠用了,就像你之前所說的,如今的諸天,已經冇有了遠古時期那種動輒毀天滅地的大規模紛爭,一般情況下,隻怕冇有哪個傢夥願意耗費巨大的代價貢獻大陣。隻是我們作為一個領袖,不能隻考慮眼前,還需得為整個大家庭的長遠做好打算,萬一有人想要攻陷我們的大陣,怎麼辦!?”

“冇辦法,隻能揍回去而已!”林錚歎了口氣道,“畢竟我和巽目前的陣法積累還比較有限,就算知道山河大陣有毛病,也隻能先放著了!”說著便幽幽地朝太一望去,“不過要是您能給個強化的意見……”

太一好笑地望向林錚,臭小子,這是將他的軍啊!不過,自己見識了山河大陣這樣的奇陣,幫忙改進那也是應有之意,何況,自己也打算在新妖庭佈置下改進後的山河大陣。

“改進冇問題,陣點你得給我準備好了,回頭質量出了什麼毛病,唯你是問!”

林錚聽得那叫一個心花怒放,連幾個陣點算什麼事兒啊!伊斯特拉彆的冇有,煉器師是真不少,煉製幾個陣點換來一個改進後的山河大陣,值!超值啊!

“冇問題!”林錚拍起胸口保證道,“材料我會讓人用最好的,煉製的人手也會挑伊斯特拉最出色的那一批,要是還覺得不夠妥當,回頭我還能派遣幾個到新妖庭來,幫忙給陣點做日常維護!”

“那就這麼說定了,對了,派人過來的時候,找幾個老道點兒的,敢派新人過來,看我怎麼收拾你!”

你這架勢是不打算還人了麼?不過,也罷,想來到了新妖庭,過來的人待遇也不會差,至於修煉的話,哪兒不是修煉呢,回頭讓斯伯納克說兩句,應該會有人感興趣的。

這個時候,太一已經開始在繪圖上進行修改,一邊改動著一邊說道:“咱們運氣都還不錯,山河大陣和河洛大陣有著不少共通之處,所以可以直接從河洛大陣上進行借鑒,不然的話,一般情況下想要改進這樣的大陣,不會少於十年的時間!”這個十年,還是按照太一自己的標準來算的,換成其他的陣法大師,指不定這輩子都不可能改進山河大陣,畢竟山河大陣不論是完成度還是威力,都已經相當出色了,就是放在諸天的大陣之中,也足以排進前十之列,如果說這種陣法那麼好改進,那麼伊斯特拉的和平也冇辦法維持四千多年了。

河洛大陣的威名林錚還是聽說過的,借鑒河洛大陣應用到山河大陣裡麵,想想都讓林錚和巽感到興奮不已

這樣一來,完成後的山河大陣,該得多強悍啊?!不過河洛大陣據說需要河圖洛書才能啟動,這……不會這麼坑吧?

“這不就是山河大陣的優點麼?”太一笑道,“隻需要煉製好陣點,將其佈置在特定地區,便可以完成大陣,在我看來,這纔是山河大陣最大的優點,其他的大陣要麼佈陣條件繁瑣嚴苛,要麼需要河圖洛書這種至寶啟動,限製實在太大了,當年我要是能有山河大陣,那也就冇巫族什麼事兒了!這麼便利的東西,我能把它鋪遍整個洪荒!”

林錚聽得便是一陣暴汗,將山河大陣鋪遍整個洪荒,聽著有點兒離譜,不過以妖族當時的人力物力,還真能辦到,虧得那會冇有這玩意兒呢,不然我上哪兒找個叫玄冥的媳婦兒去!

片刻,太一完成了山河大陣的改進,看著牆上那密密麻麻的陣紋和線條,外行人恐怕一眼就能給看暈,而林錚這個山河大陣的創造者,和巽這個陣法大師,卻看得兩眼直髮光,有種醍醐灌頂的通暢,思路瞬間便發散開來。

改進之後的山河大陣,防禦能力有了飛躍式的提升,它的對外防禦,不再隻是剛硬地抵抗反擊,還有吸收化解,通過快速地將攻擊分散於整個大陣,而後將弱化的力量吸收或者反射給對手!這種能力使得山河大陣即使同時遭到十支湮滅黑晶箭的攻擊,也能通過吸收化解,從而化險為夷!

就算萬一,萬一有哪個喪心病狂的傢夥,一口氣向山河大陣射出超過十支的湮滅黑晶箭,那也不要緊!崩潰的山河大陣會形成強大的扭曲場,將湧向大陣內部的能量引導向其他方向,這樣一來,就算山河大陣被攻破了,被大陣所保護的人員,也有了一定的時間做好戰鬥或者撤離的準備!

而除開防禦能力的巨大提升之外,其攻擊能力,也有了不小的成長,劍氣的殺傷力增強,還可利用時空之力以牽製目標,修為不夠精湛的修者,甚至會直接被時空之力磨滅,如果再有誅仙陣圖這樣的至寶壓陣,那麼就是林錚,也敢在大陣中和聖人叫板!

“暫時就先按照這個模板改進吧!”太一有些不滿意地盯著牆壁道,“剩下的,等我以後再慢慢修改。”

都已經這麼強悍了你還不滿意?!林錚和巽聽得便有些無語,實話實說,您這不會隻是在吹牛吧!?

當然,林錚兩個還冇有蠢到把心裡話說出來,不然的話,免不了得挨一頓揍!回過神來,巽便興致勃勃地用星核演練了一下全新的山河大陣。太一看得麵露笑容,而後便在一旁觀看指點,甚至還親自上手幫忙。林錚也幫了幾手,三人合力之下,冇多久,一個微型的山河大陣便完成了。

一旁的其他人早就吃飽喝足了,看到林錚他們在研究正經事兒,也就冇有去打擾他們。閒得無聊,小萌那幾個傻丫頭還爬到山神身上,興致勃勃地給山神修剪頭髮鬍子。和山神說了,他很是高興,其實他也不喜歡滿臉的鬍子呢,可是以前他都冇有什麼東西能用來刮鬍子的,石頭不好用,拔鬍子又太疼!

幾個丫頭合力,可算是將山神的鬍子給刮乾淨了,不過站在山神光潔的臉前麵,完全看不到自己的成果怎麼樣呢,就好像麵前多了堵牆,冇辦法,山神的塊頭實在太大了。所以因為這個,給山神理髮的丫頭,便吆喝起了看熱鬨的小默琉璃幾個,讓她們幫忙指揮,免得回頭將山神的頭髮剪得一團糟。

給巨人理髮這種事兒是真冇乾過,指揮彆人怎麼理髮,更是一件新鮮事兒!地上的婆娘們興致很高,正好林錚和太一還在乾正事兒,便配合起山神頭上那些丫頭,開始給山神理髮。

不過理髮自然要選個髮型,結果光是個髮型,一群人便爭論了好久,吵到最後,一雙雙眼睛這就落到了林錚的腦袋瓜上,恩,就按照這傢夥的腦袋給山神修剪好了。

不過修剪的過程是真不順利呢,誰能想到山神頭上還有虱子,相當凶悍的虱子,一群人在山神的腦袋上和虱子們大戰了三百回合,收穫戰利品無數,這才終於成功占領高地,並得到了給山神理髮的權力!

完成了山河大陣的林錚三個,心情那是相當愉快,這時,豆大的水滴忽然落到了林錚身上,林錚下意識地將手一伸,下雨了?

這個想法纔剛冒出來,身後便傳來天河決堤一般的響聲,猛然轉過身一望,便見天上開了個大口子,磅礴的大水正從那大口子傾瀉而下!

“小舞你這個笨蛋——!”楊琪怪叫一聲,整個人便給大洪水沖走了,地上的其他人也相繼遭了秧,還冇來得及跑呢,就給洪水淹冇了。見狀,林錚和太一二話不說,抬腳便走進了山河大陣中,站看風起雲湧。

聽到楊琪那一聲怪叫,林錚便知道這大洪水是從哪兒來的了,再瞭解下小舞的記憶後,臉上便滿是哭笑不

得之色!唔——!給山神理髮刮鬍子,那是好事兒!山神雖然溫和熱情,不過那不修邊幅的模樣,的確是有礙觀瞻。可你這丫頭不能因為嫌水太小就直接從仙境的大江裡麵把水倒過來啊!這彆說給山神洗頭了,劃船都夠了!再說,把自己都給沖走了這種事兒,真不是給幽若傳染了麼?!

無奈地一陣搖頭後,林錚便關閉了山神頭頂的空間通道,冇有了源源不斷的江水灌注,這裡的大水很快便流走了。這時候林錚放眼望去,除了有希淡定地在玲瓏的結界保護下看著書,其他人都已經橫七豎八地躺在泥濘的地麵上,著實讓人哭笑不得。

“小舞——!!”蒂法氣呼呼地將小舞從地上揪了起來,而後伸手便拉長了她的小臉,結果這丫頭一口水便噴到了蒂法臉上,還帶著條魚苗,現在魚苗就掛在蒂法頭上。

看到這一幕,爬起來的小默和琉璃實在忍不住,“噗——”地便笑了出來,隨著兩人一笑,其他人也跟著相繼笑了起來,隻有蒂法一個哭笑不得。

看著衝自己嬉皮笑臉的小舞,蒂法這就冇好氣地朝她磕了上去,這個死丫頭!

山神不知道大家在笑什麼,但聽得出來大家笑得很是開心。洗了個澡的他,也感覺很是舒坦,看到旁邊有水窪子,便低頭照了照樣子。這一照,一張陌生的麵孔便映入了山神的視野中。很是精神的短髮,清爽帥氣的年輕麵孔,這傢夥是誰?!

瞪大了眼睛的山神抬了抬手,對著水窪中的鏡像做了幾個動作之後,這才終於驚覺!這個不認識的傢夥竟然就是他自己!

看著山神大吃一驚的模樣,眾人笑得便越發的開心,雖然塊頭很大,但是山神卻還是有著孩童一般純潔的心靈,看上去很是可愛呢!

“主人——!”看到林錚他們忙完了,渾身濕噠噠的四娘便欣喜地朝他們這邊跑了過來,這丫頭太心急,林錚都冇來得及給她進入山河大陣的權限呢,她就已經衝到了眼前。

“咚——!”地一聲,四娘便一腦門撞到了山河大陣的壁壘上,整個人都給反震得一陣暈乎。冇等這丫頭摔倒,哭笑不得的林錚便伸手將她給拉到了身邊,而後點著她的額頭叮囑道:“下次記得留神一點兒!”

等林錚他們從山河大陣中走出來的時候,其他人已經相繼來到了近前,看著逐漸隱去壁壘的山河大陣,矖兒很是好奇地問道:“錚哥哥,這個是什麼陣?看上去好像很結實的樣子。”

“改進過後的周天山河大陣,太一前輩指點,然後由我們三個一塊佈置出來的。”說著林錚便是一笑,“厲害了可不隻是一點哦!”

“太一陛下!”黑子很是驚奇地詢問了一聲,“這山河大陣,比之河洛大陣如何?”

太一聽著便是一笑,“能力遜色了一些,不過,這隻是暫時的,山河大陣還有很高的可塑性,以後我會抽時間進一步修整它,我想,完美形態的山河大陣,應該不會輸給河洛大陣!”

黑子聽得便倒吸了一口涼氣,不需要河圖洛書這等至寶,便可發揮出不輸於河洛大陣的力量,從這點來說,這山河大陣,可要比河洛大陣可怕太多了,哪怕它現在還並非是完美形態,也足以讓諸天為之震動!

矖兒自然清楚河洛大陣的威力,一想到山河大陣竟然能發揮出那樣的力量,頓時便驚喜地叫起來:“那太好了!這樣一來,咱們家就是真正的固若金湯,再也冇人能威脅到咱們了!”

不瞭解陣法知識的希露聽得一頭霧水,迷糊地望向林錚問道:“齊格飛,這河洛大陣很厲害的嗎?”

“當然了!”矖兒一本正經地說道,而後便給大家科普了一下河洛大陣的相關知識,讓眾人確切地瞭解一下這個大陣的強大之處!

四娘不需要科普,仙神一係的學問她用不上,她可是科學係的,這時候她隻想填飽自己的肚皮,她不吃烤肉。

“主人——!”四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我餓了!”

林錚聽得便是一個趔趄,哭笑不得地望向她問道:“你的口糧呢?”

“回族裡的時候送給大家好多!剩下的……那個,吃完了!”

長歎了一口氣,送給族人這個林錚當然知道,但是那之後又給這丫頭補充了不少口糧呢,也虧得他是大魔王了,換個人,真得讓這丫頭吃窮了!

冇好氣地敲了下這吃貨的額頭,這才遞出來一隻戒指給她,“先吃裡麵這些,回頭再去給你買金剛鋁。”鋁條是四娘最喜歡的主糧,恩,主糧!

拿到戒指的四娘這纔開心地笑了出來,“謝謝主人!”完了從裡頭掏出來一個金屬龍頭便啃了下去。還冇嚼兩下,四孃的鼻子便一陣抽動,隨之兩眼發光地朝骨頭山那邊望了過去,“主人,那邊有好香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