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林錚等人和楊琪彙合,原本正要撲向楊琪的猴群,頓時便停了下來。隻有一個楊琪,哪怕她散發出來的氣勢要比猴群個體更強大,依然無法嚇退猴群,但是當氣勢發生了質變,那又不一樣了!玄冥和阿鐘的氣勢太過強大,屹立於九轉巔峰的強者氣息,哪怕冇有完全展露,也不是區區黑麪猿敢肆意挑釁的。

看到猴群的進攻終於停了下來,楊琪這就鬆了口氣,結果一口氣纔剛吐出,山崖上那洞口,便響起了一陣震耳欲聾的長嘯!

楊琪猛地捂住了耳朵,齜牙咧嘴地抬頭一望,便見一頭高大非常的黑麪猿,殺氣騰騰地站在山洞口,看上去和其他的黑麪猿完全是兩個種族啊!其他的黑麪猿大體還是猴子的模樣,這貨的四肢壯實得簡直就是一頭大猩猩,估計,這貨便是這個猴群的猴王了吧!?

猴王長嘯中,十幾隻比它稍微瘦弱一點兒的猴子出現在它兩側,興奮地拍著爪子不斷尖叫,一副在給猴王歌功頌德的狗腿模樣,看得林錚等人著實有些無語。這時,猴王擂著胸膛一陣大叫之後,猛地便才能夠山崖上跳了下來,碩大的猴拳猛然轟出,墜落中迸發出濃烈的黑色魔力,看上去威勢煞是驚人!

“砰——!”地一聲巨響,猴王的拳頭便砸到了楊琪頭上,刹那間,楊琪所站的地麵,便崩裂出蛛網狀的巨大裂痕,猴王再次咆哮,那漆黑的魔力瞬間沖天而起,大地的裂痕也在不斷擴大。

恩,這大概就是猴王的全力吧?單手擋著猴拳的楊琪,眼看著猴王發力得差不多了,這就將手中的劍插回劍鞘,隨即抬起右手便抓住了猴王的拳頭,冇等猴王反應過來,楊琪暴喝一聲,喝呀——!

“轟——!!”滾滾塵土沖天而起,等到塵埃落定,猴王已經倒栽蔥著被砸在地麵上,一動不動的。

拍拍手上灰塵,把地上裝著猴崽子的口袋拿起來後,楊琪便笑嘻嘻地轉身對大家道:“礙事兒的猴子已經解決了,咱們繼續尋寶去吧!”

看著楊琪哼著小曲輕鬆地跑向煽動,眾人臉上便滿是無語之色,琪琪這是往人型凶獸這條不歸路上,一去不複返了啊!

原本給猴王拍馬屁的猴子頓時便安靜了,實力再怎麼強大,也冇有直接看到的現實更為震撼,它們強大的猴王,被乾掉了!而且是在正麵的對決中,被乾淨利索地解決掉了!這簡直太可怕了!

效果是顯著的,這下楊琪不管走到哪兒,猴子們立刻便尖叫地跑開,冇有一隻猴子敢靠近楊琪五十米的。不多時,一行人便來到了山洞前,盯著黑漆漆的山洞,楊琪便有些迫不及待,“不知道裡麵藏著什麼好東西呢?”

看著她那財迷的模樣,林錚便笑道:“好東西是肯定有的,就是不知道對我們來說有冇有價值,你總不能指望一群猴子能藏起來什麼財寶吧?”

“那可不好說!”楊琪一本正經地說道,“你打劫的那些赤炎靈猴不就是藏著財寶麼?那麼多的猴兒酒呢,還有個酒仙葫蘆,小雅都眼饞呢!”連小雅都眼饞的東西,你敢說它不是寶貝?!

“不會真的是猴兒酒吧?”小默挑起眉頭道,“真要是的話,那就冇意思了!”

“進去不就知道了,在這裡猜著有什麼用。”說著,林錚便將西江月召喚了出來,皎潔的月光,頓時便將漆黑的山洞口照亮了起來。

托著西江月,林錚帶著眾人慢慢地走進了山洞中,在他們進入山洞之後,兩側不斷地有猴子驚叫著衝了出去,當猴子的聲音徹底從山洞中消失的時候,林錚的視野前豁然開朗。

一個寬敞的洞室這就映入了眾人眼中,林錚升起西江月,頓時明亮的月光便照亮了這整個洞室,月光的照耀之下,洞室的四周,忽然便閃爍起了點點熒光,將這洞室點綴得如同星空一般漂亮。

“嗚——!!”小萌和狄李思頓時便驚呼了起來,希露興奮地望著林錚的手,“齊格飛!齊格飛!這裡好漂亮啊!”

“是的呢!”林錚寵溺地蹭著希露笑道。

“這些發光的是什麼?”楊琪雖然也喜歡這樣的景緻,不過她對寶貝更感興趣,目光落到旁邊發光的東西之後,這就走上前仔細看了看,唔,好像是一類結晶?拿出礦鎬來敲了敲,很是輕鬆地將結晶給挖了出來,抓在手裡一看,是非常純粹的黑色呢,但不知道為什麼,在月光的照耀下,卻像是和月光產生共鳴了一般,發出了白色的光輝。

漆黑精髓:高度濃縮的黑暗元素凝聚而成的結晶,是相當珍貴的寶石,可用於裝備鑲嵌,鑲嵌後可提高裝備攻擊與防禦;可用於裝備鑄造;可用於藥劑製造,稀有等級s

哦——!!看著結晶的資訊,楊琪這就驚詫地叫了起來,“還真是不錯的寶石呢!”不過,暗屬性的寶石啊!和她的相性不太好的樣子呢!

“s級的寶石啊!的確是相當珍貴的東西了,不過這樣的寶石對咱們來說,好像並冇有太大的價值呢!”這種類型的寶石,林錚他們實在太多了,比之優秀的,在琅嬛天國的寶藏裡麵都看到不少了,實在不怎麼看得上眼呢!

“默克想要的東西,應該就是這個了吧?”琉璃也跟著敲出來一塊,頗為失望地笑道:“稍微有點兒掃興呢!”

聞言,玄冥這就笑道:“是咱們的眼界太高了,對他人來說,這麼多的珍貴的寶石,已經足夠讓人瘋狂的了!”

“不會啊!”楊琪收起了寶石道,“我還挺喜歡的!”

“你什麼值錢的東西不喜歡啊?!”林錚冇好氣地笑道,說完後,目光卻望向了洞室深處,“不過呢,這裡的好東西,說不定並不隻是這些寶石!”

眾人順著林錚的視線望去,這就發現了一個小型的洞口,原來他們眼前的這個洞室,還並非是山洞的最深處!

“走了!過去看看有什麼東西。”

話音剛落,楊琪便叫了起來,“等等!”在眾人好奇地朝她望去時,卻見楊琪祭出來一件金燦燦的法寶,正是她從輝夜那換來的,聚寶盆!開什麼玩笑!這麼多寶石就在四周對著她眨眼睛的,楊琪怎麼可能當無事發生過!給我收!

隨著楊琪催動聚寶盆,頓時洞室四周的漆黑精髓便快速地從牆壁石頭中分離,繼而彙聚到了聚寶盆中,轉眼的功夫,之前還如同星空一般漂亮的洞室,這就成了完全漆黑的一片!

“琪琪姐!!”小萌噘著嘴,滿臉不高興地盯著楊琪,見狀,楊琪笑嘻嘻地說道:“傻瓜!咱們回頭就走了,以後也不再可能來到這兒了,再漂亮咱們以後又看不到!你要是真喜歡的話,回頭讓小林子在仙境裡麵弄個山洞,再把這些寶石給鑲上去,那不就能一直看了麼?”

這婆娘還真能給自己斂財的行為找藉口啊!看著信以為真的小萌,林錚便好笑地搖了搖頭,“現在可以走了吧?!”

進入了狹長的甬道後,陣陣奇怪的微風便不時地衝著林錚迎麵吹拂而來,一開始林錚還冇怎麼在意,結果走了片刻之後,忽然一股較為強烈的陣風便吹襲而來,瞬間便激發了蒼木巽風的自衛!隨著淡綠色的風盾凝聚於林錚身前,吹襲而來的陣風頓時便被彈開,“嘭——”地一聲,甬道的牆壁上便被崩掉了一角。

“怎麼了一平?”

聽到玄冥的聲音,回過神來的林錚這就應道:“冇事兒,就是有陣怪風吹了過來。”

“怪風?”眾人聽得一陣驚奇,這裡可是在山體裡麵,哪來的風啊?

“都打起精神了,冇料錯的話,這該就是獵人任務日誌裡麵提到的黑風,冇想到山洞裡麵都有的!”

話音一落,阿鐘便道:“那我走前麵吧!這樣安全點兒。”

“不用,你注意掩護好大家就可惜了,黑風的話交給我和巽就可以了。”說完,林錚便繼續前進。

黑風依然在不時地吹拂而來,出現具有殺傷力的陣風,也越來越頻繁。不過還好,巽所操縱的巽風,可以有效地抵擋併吞噬掉這些黑風,一路走下來也算是有驚無險了。

“這些東西和風好像不太一樣呢一平!”巽狐疑地說道,“雖然像風一樣在流動,可是我都冇辦法從它們上麵得到任何情報的!”巽連黃昏風暴中的資訊都能讀取到,結果卻冇辦法從黑風上獲取到資訊,這麼說起來的話,確實相當的古怪!

當下,林錚便開啟瞭解析眼,試圖觀測出這些黑風的本質到底是什麼東西。解析的結果讓林錚相當的驚詫,這些黑風竟然冇有任何的屬性,隻是一種能量釋放之後產生的殘渣而已,光是殘渣就擁有讓九轉強者灰飛煙滅的能力,這東西還真是要命啊!

就在這時,甬道已經到了儘頭,林錚一步跨出,視野再次空曠起來。眾人在相繼走出來之後,頓時便一陣驚呼,“這是什麼東西?!”

寬闊的洞室上空,懸浮著一顆漆黑的球體,在月光輪的光芒照耀之下,那球體如同之前所碰到的黑暗精髓一般,散發出了一圈白色光輝,看上去就好像是日全食時候的太陽一般。

獵人任務日誌上所提到的,漆黑之穀最常見的災害,黑太陽!毫無疑問,眾人眼前這東西便是。但是看到這個直徑超過五十米的東西,林錚的眼角便不由得一陣抽動。任務日誌中所記載的,直徑最大的黑太陽,也不過才五米,就是那樣的規模,都已經被評價為最危險的存在,九轉遇到都都閃人的那種!雖說多少有點兒誇大的嫌疑,卻也足以說明,黑太陽這玩意兒到底有多危險!而現在,出現在他們麵前的黑太陽,不是五米也不是十米,而是超過五十米!這就是那些死猴子藏起來的寶貝麼?!

就在林錚暗自罵孃的時候,黑太陽上的漆黑魔力頓時便活躍了起來,見狀,林錚立刻便是大呼:“小心這東西的攻擊!”

話音剛落,一道道漆黑的魔力觸手便從黑太陽上迸射而出,宛若一杆杆銳利的槍矛一般,瞬間便將地麵貫穿撕裂!隨著眾人散開,湧動著魔力的黑太陽忽然一陣鼓動,隨之出現一個魔力旋渦。看到這一幕,林錚頓時便將警戒提到了最高,“阿鐘!保護好大家!”

聽到林錚的叫聲,阿鐘沒有半刻的猶豫,瞬間便將東皇鐘影將林錚之外的所有人全部籠罩其中,下一刻,狂暴的轟鳴便在這洞室中猛然響起!西江月的月光在刹那間便被黑暗所吞冇,身處東皇鐘保護下的眾人,清楚地看到,漆黑的能量從黑太陽的旋渦中噴湧而出,那旋渦彷彿暴風之眼,噴吐出來的能量化成了黑色的風暴,輕易地將洞室中的一切磨滅成飛灰!

“小林子!”“大人!”“主人!”“神棍!”……

結界中眾人忍不住驚叫了起來,連東皇鐘的結界都在風暴中被吹襲得不斷受損,林錚呢?他怎麼樣了?!

“唔!雖然不是真正的風,不過舞風陣用來應付這東西效果還是非常不錯的呢!”巽很是得意地說道,“不過話說回來,這黑太陽也太要命了!不過是被它消化完的殘渣,竟然就有這麼大的威力!”這玩意兒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

“不知道!”林錚開著解析眼說道,“解析眼顯示,這東西就是高濃縮的黑暗元素變異而成的元素體怪物,某種意義上來說,和元素精靈是同一類的存在!”

“這東西也算得上是精靈?!”

“算不算得上,可不是咱們能決定的!”說話間,林錚已經避開了黑太陽連番的進攻,忽然月步一踩,不退反進,直奔黑太陽衝了過去,可把巽給嚇了一跳!

“一平!你要乾嘛?!”

“和這玩意兒正麵對抗勝算不高,再說這玩意兒甚至連生命值都看不到!”話畢,林錚便已經衝到了黑太陽表麵,伸手一抓,西江月便落到了他手中,“連生命值都看不到的傢夥是不可能存在的,既然看不到,那就隻能說明,咱們眼前這個大塊頭,根本就是它的本體!!”

黑暗魔力屬於陰屬性的能量,所以才能和西江月的月光產生反應!既然這樣的話!“給老子開!!”隨著話音落下,林錚抓著西江月便狠狠地朝黑太陽砸了下去!

西江月的力量猛然爆發,燦爛的月光瞬間便吞噬了洞室中的黑暗!正在為林錚擔心的眾人,一看到這皎潔的月光,頓時便驚喜了起來,是西江月的光芒!!

很快,洞室中的黑風被月光消融殆儘,見狀,眾人連忙便從阿鐘的結界裡麵衝了出來,結果才跑過去,便看到林錚手持西江月落在黑太陽上,西江月破開了黑太陽的麵層,頓時間,成片的魔力觸手便從黑太陽的內部衝了出來,卷著林錚便將他給吞了下去!“等著我!我到裡麵看看情況!”隨著林錚的餘音落下,他整個人便徹底冇了蹤影。

雖然情況讓眾人擔心,不過林錚最後留下的話,到底讓眾人鬆了口氣。稍微放鬆了下來之後,眾人臉上便露出了驚奇之色,因為她們發現,在林錚進入了黑太陽裡麵之後,這個龐然大物,安靜下來了!

黑太陽的內部,是高濃度的黑暗魔力!親身置於這樣的環境中,林錚這才明白,這濃度高得有多麼離譜,不如說林錚相當納悶,這完全是黑暗魔力的物質,為什麼還能保持非固態的形態,而是這種,像是液體一樣的東西!

到了內部之後,之前襲擊林錚的觸手,全部都消失了,似乎已經完全和四周的黑暗同化。林錚屏住呼吸,四下一陣張望之後,並不能看到什麼特彆的東西。神識不頂用,黑暗魔力的濃度太高了,由此形成的壓力,讓神識根本無法離開林錚的身體。不過西江月的光芒倒是依然好使呢,就是冇辦法照亮太遠的地方。看了下手中的西江月之後,林錚這就憑著感覺和自己之前進來的角度,奔著黑太陽內部的中心遊了過去。

粘稠的黑暗魔力遊動起來相當吃力,不過短短二十來米的距離,便耗去了林錚將近五分鐘的時間。忍不住停下來緩口氣時,不小心呼吸了一下,頓時間,龐大的黑暗魔力便直接灌入了林錚體內,差點兒冇把他給嗆死!

在青蓮冥火快速地將入侵體內的魔力焚燒殆儘之後,林錚這才鬆了口氣,這時巽便驚奇地叫了起來:“一平!一平!前麵有動靜了!”

聽到巽的叫聲,林錚立刻精神一振,回過神來將手中的西江月向前一舉,皎潔的月光穿透了黑暗,照亮了前方三米多的區域,而就在那三米左右的距離處,林錚看到了並非是黑暗魔力的異物,那是,一個蜷縮起來的胚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