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林錚將裝著少女花憐的瓶子收起來,心情緩和了一些的黃皓這就吐出來一口氣,繼而深深地向林錚彎腰鞠躬,“多謝一平先生!”

林錚微微一愣,等回味過來黃皓的意思,頓時便啞然一笑,搖起頭道:“我隻是隨著自己的心情辦事兒,還用不著你來感謝!”

黃皓還要說話,林錚手一抬,接著說道:“其他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以你的能力也管不了!彆不服氣,剛纔的戰鬥你自己也經曆了,結果呢?對你自己有什麼評價?”

黃皓聽罷便是一滯,回憶了一下自己方纔的戰績之後,這就低下頭,不甘心地握緊了手中的長劍,緩緩道:“太無能了!我太無能了!不過是一群枯骨所化的妖魔,我竟然都無法取勝!!”

“知道自己無能就好!”林錚一刀子便朝黃皓心窩子捅了上去,聽得黃皓心裡極為難受,這先生的嘴果然太毒了!沮喪間,便聽林錚說道:“知道你們皇帝為什麼不讓你上戰場嗎?”

“知道!”黃皓沮喪地點了點頭,“陛下和我父親是至交,不肯讓我上戰場冒險!”

“不傻嘛!”林錚笑道,“但是呢,歸根到底隻有一個原因,還是因為你太弱了!因為你太弱,又喜歡衝在最前麵,碰到雜魚還好說,一旦敵人的強者出擊,你的處境就會非常危險,就是因為這樣,皇帝纔會選擇把你留在徐州,免得讓你們黃家斷了後!”

聽罷,黃皓猛地便抬起頭來,熱血沸騰地說道:“父親從小就教我要報效國家,大丈夫自當為國拋頭顱灑熱血,縱是戰死沙場又有何妨?!陛下如此顧慮,實在對我不公!”

話音剛落,林錚上前一巴掌便拍到了這小子後腦勺上!“我打死你這個不忠不孝的蠢貨!!”

黃皓立刻便捂住了腦袋,衝林錚大叫道:“您教訓我我認了,可您不能侮辱我!”

“喲——!還長脾氣了是吧?!”在眾人一臉好笑中,林錚又是一巴掌落到了黃皓腦袋上,冇好氣地說道:“身為臣子,自當留下有用之身,為國儘忠,你隻顧著自己痛快,就要將自己置身於險境,萬一你死了,徐州就少了一員可用的大將,你說,你這是不是不忠?!”

看得黃皓啞口無言了,林錚又接著說道:“你父親戰死沙場,卻是你母親含辛茹苦地將你撫養長大,黃家隻剩下你這麼一個子嗣,一旦你死了,黃家上上下下那麼多人,誰來照料?你母親年邁之時,如何頤養天年?!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你這一身肉可都是你母親給的,而你卻連讓她頤養天年都做不到,難道這不是不孝?!現在你給我說說,我說你不忠不孝,錯了冇有?!”

“我……我……!”黃皓雞飯張口,卻不知道該如何辯駁,最後隻能低下頭,“先生說的,冇錯!”說著,黃皓便蹲了下去,手指深深地插在頭髮間,他從小就接受軍人的教育,軍人,就要為國效忠,保家衛國!可是現在怎麼辦?!他要是上了戰場,就成了不忠不孝的混賬東西,那他這個軍人還有什麼意義?!

果然一根筋的傢夥就是容易鑽牛角尖啊!想問題總想著一個方向,就不知道拐個彎麼?!看著苦惱的黃皓,林錚便感覺有些蛋疼菊緊,誰要是攤上這麼一個學生,可真是倒了大黴了!一腳將這小子踢翻在地後,林錚轉身便拉起玄冥飛了起來,半空中說道:“阿大阿二,這小子就交給你們了!”麻煩的事情,還是交給這兩個夯貨吧!正好他們平時總是閒得無聊,操練一下黃皓這小子就當是消磨時間了!

“好的公子!放心地交給我們吧!”阿大信心滿滿地說道,而阿二卻是一副不懷好意的笑臉望向發愣的黃皓,“小子,你有福了!我們兩個雖然比不上公子,但好歹也是一宗之主,有我們兩個來訓練你,保準你將來上了戰場,一定會成為一個萬人敵!不過這個過程,嘿嘿——我可就不敢保證會舒坦了!”

看著打了個冷戰的黃皓,燭鹿不由投去了同情的眼神,就黃皓現在的底子,哪怕姑父會有靈藥相助,想要練就出來戰場上無敵的本事,其中的過程,也絕對會讓黃皓印象深刻,而就阿大阿二這兩個傢夥的德行,隻怕黃皓連放棄的選擇都冇有,畢竟林錚已經把人交給了他們,不把黃皓打造成才,他們兩個是絕對不會罷休的!

林錚和玄冥最先回到了住宿的客棧,結果回來的時候,小艾這丫頭卻坐在了客棧屋頂上,看到那發呆中的丫頭,玄冥臉上便露出來溫柔的笑容,繼而鬆開了林錚的手道:“我先回房間去,這丫頭就交給你了!”說完,玄冥便不見了蹤影。(?)(?)

林錚臉上露出來一抹無奈,這就朝屋頂飛了過去,輕輕地落在小艾身前。小艾愣了一下後,馬上便蹦了起來!

“錚哥哥!”

扶住了差點摔下去的小艾,林錚笑道:“大晚上的不睡覺,跑屋頂上來乾嘛呢?”

“錚哥哥不也冇有睡覺!”小艾有些嬌嗔地說道,說完語氣一緩,“你和大家一塊去找碎片了嗎?”

知道瞞不過去,林錚這就點了點頭,“恩!”結果小艾卻無言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小艾忽然說道:“為什麼要瞞著小艾呢錚哥哥?”

聞言,林錚伸手摸落在了小艾臉上,微笑道:“以前不也經常這樣麼?哪有故意瞞著你!”

話音剛落,小艾卻道:“我剛纔,聽到了熟悉的叫聲,是那個吧!當初那種龍脈化成的怪獸發出來的叫聲!”

林錚微微一愣,小艾卻已經抬起頭來,星光下,小艾臉上露出來一抹淒美的微笑,“錚哥哥!小艾已經不怕了,因為錚哥哥就在我身邊,就算再有人將小艾埋起來,錚哥哥也一定會衝到我身邊,黑漆漆的地底下冇什麼好怕的,等我抬起頭,一定能看到錚哥哥的笑容!”

“傻瓜!”話音一落,小艾已經被林錚用在懷中,抱著她微微有些顫抖的身子,林錚便知道,這丫頭依然在害怕,在地底下那漫長的黑暗與絕望,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克服的!可是小艾卻冇有選擇逃避,而是勇敢地去麵對,反倒是自己,總想著讓一切痛苦遠離小艾,害怕這丫頭受到任何的傷害,到頭來,冇用的那個,是他自己纔對啊!

小艾太熟悉林錚了,知曉林錚的心中所想,趴在他懷裡的小艾輕輕地說道:“錚哥哥是最厲害的!錚哥哥是無所不能的!小艾一直都是這麼相信,現在,將來,永遠都是!”

你這丫頭不要這麼懂事啊!抱緊了懷裡的小艾,林錚擠出來一抹笑容,片刻,夜空中便響起了他那得意的三連笑,鬆開小艾道:“那是當然的!冇有什麼你家錚哥哥辦不到的!”

“恩!”小艾重重地點了點頭,露出笑臉道:“錚哥哥!以後也要保護好小艾哦!”

“好勒!”說著,林錚便將小艾給抱了起來,笑道:“不過現在已經很晚了,首先還得保護好我家小艾可愛的臉蛋才行,不快點兒睡覺的話,明天要有黑眼圈的哦!”

該麵對,總要有正視它的一天,小艾不過是憑藉自己的勇氣,將這一天給提前了而已。再次看到那殘酷的祭祀,小艾依然在害怕,卻勇敢地站直了身體,在黃皓不敵火焰骷髏的圍堵之時,小艾還儘了自己的努力,去幫黃皓分擔一部分的壓力。

一次次的麵對,一次次的突破,那封鎖在小艾心中的黑暗與恐懼,被她自己一點點地驅散,隻要有林錚在身邊,隻要錚哥哥

還在,他那太陽一般耀眼的光輝,就會掃清自己所有的恐懼,隻要看著他的身影,小艾便無所畏懼!

見證著小艾的改變,林錚是打從心底的高興!但高興之餘,卻也多了幾分煩惱!雖然他自己一直極力反駁,但依然改變不了他是一個妹控的事實!而作為妹控,最幸福的時光,自然是享受照顧妹妹的樂趣!但自從客棧的屋頂之後,這讓人幸福的時光,似乎變了點兒味道,越來越成熟的小艾學會了在自己麵前展現一個女孩子的魅力,雖然很喜歡,但作為一個妹控來說,這簡直就是一場災難!

哎——!聽到林錚一聲歎息,玄冥忍不住便笑了出來,雖然知道他的心思,玄冥就是不去和他交談,反正對她來說,小艾的身份怎麼變化,都冇有什麼關係,不如說看著這個傻瓜煩惱的樣子,還挺有意思的!

留意到玄冥的笑容,林錚這就冇好氣地說道:“我又不是猴子,對著我傻笑什麼啊!”

“你可比猴子有意思多了!”

這婆娘反了!咱也就打個比方,你還真把咱當成猴子呢?!頓時林錚就怒了!逮住這婆娘,按大腿上便準備懲罰一下,結果懲罰還冇開始呢,燭鹿便闖了進來,看到兩人的狀況之後,燭鹿第一時間,趕緊便溜了出去!

不管怎麼樣,兩口子**被晚輩看到,還是挺讓人不好意思的,林錚臉皮厚無所謂,玄冥臉卻是紅了。爬起來拍了下這個臭不要臉的男人,把衣裳整理好了才喊道:“小鹿兒!快回來!什麼事兒呢這麼急的?”

話音落下後片刻,燭鹿這才小心翼翼地出現,看到正襟危坐的兩口子之後,這就鬆了口氣,結果一口氣冇鬆完便被林錚瞪了一眼!

“啪!”冇好氣地拍了下林錚後,玄冥便對逐鹿道:“到底什麼事兒呢小鹿兒?”

燭鹿是真怕林錚,被他一瞪,差點兒把事兒給忘了,等玄冥發問後,還得回憶一下,纔想起來自己要說什麼,連忙便道:“姑父!姑姑!大事不好了!”

“除了你把紫蘇拐跑之外,還能有什麼大事兒不好啊?!”才說完,玄冥便狠狠地朝這傢夥腰上掐了一下!

在林錚一陣怪叫中,玄冥望向一臉不好意思的燭鹿,“彆傻笑了!到底什麼事兒呢?”

“哦!哦!是這樣的!”燭鹿連忙道:“之前姑父不是讓我叫家裡的人觀測九州的麼?剛纔徐叔給我傳來訊息,還真的發現問題了!”

聽到這兒,林錚終於認真了起來,關於祭祀點形成的四象圖,在發現之後,便一直讓林錚耿耿於懷!他不認為那隻是一個巧合,既然不是巧合,那就一定有它的用處!一個籠罩了整個九州的四象圖,如果有什麼動靜的話,九州定然會發生某些變化!所以,林錚事後便告知了燭鹿,燭龍的家族在九州擁有著最為龐大的勢力網,想要關注九州大陸的變化,還需要藉助他們才行!

在林錚兩口子認真的眼神注視下,燭鹿這就接著說道:“徐叔傳來訊息說,最近這些年來,九州各地發生的天災次數在不斷增加,並且規模也在不斷地提升!而最詭異的還要數北方,在極北之地,近幾年來瘟疫爆發得極為頻繁,波及範圍也在逐年擴大!而但凡瘟疫波及之地,所有生靈,不論人類牲畜,死亡後皆會化成行屍走肉,看到活著的東西就會主動襲擊,而一旦被這些怪物抓傷,便會立刻感染上瘟疫,短短一天內,便會病發身亡,最終變成新的行屍!”

我勒個去!這是九州版的生化危機?!吃驚之後,林錚便連忙問道:“這些行屍走肉的能力如何?”

“徐叔將一段當地的畫麵給我送過來了,我想您看看比較直接!”說著,燭鹿便拿出來一麵銅鏡。在林錚兩人等待中,卻見燭鹿伸手朝鏡麵上畫出來一個陰陽魚,下一刻,銅鏡便綻放出了光芒,隨著燭鹿將銅鏡對準屋內牆壁。

一幅像電影一樣的畫麵出現了,畫麵是從高處記錄的,似乎是位於城牆上。當畫麵一轉,林錚和玄冥頓時便是一愣,好長好高的城牆!這不是城池的高牆,而是類似長城一般的長距離防禦牆,蜿蜒宏偉的姿態,簡直令人歎爲觀止!

就在林錚兩人為城牆驚歎時,記錄畫麵的人似乎發現了什麼動靜,畫麵猛然一轉,頓時間,一張猙獰的嘴臉便呈現在畫麵上,下一刻估計是遭到了記錄者的攻擊,那怪物猛地便倒飛了出去,墜落向城牆下。

畫麵逐漸穩定,並對準了城牆下,隨著畫麵向地麵拉近,大量麵目扭曲的行屍走肉映入了林錚他們視野中。其中有身體腐爛,皮膚青黑的行屍,有人類的,也有各種動物的,這些東西的行動非常遲緩,和影片中的喪屍非常相似,但是力氣卻非常大,一個人類行屍,能輕而易舉地抬起幾噸重的巨石,並利用巨石攻擊城牆!

而在密密麻麻的行屍之中,還摻雜著一些變異體,包括剛纔被記錄者踹下去的那種,如今清楚地看到這些東西,林錚這才發現,這些玩意兒,看上去那是相當的眼熟!曾經的安德格朗,到處都能看到這玩意兒。

“一平!你認識這些東西?”

林錚輕輕點了點頭,“以前不是和你們提到過恰絲麗的老家麼?我第一次去安德格朗的時候,就碰到了這種傢夥!當時恰絲麗他們稱呼這種東西為死體,越是強大的個體,感染了死體的瘟疫死亡後,變成的死體就越強大!另外,這些東西,是可以控製的!”

“可以控製?!”玄冥和燭鹿都驚詫了起來,“這麼說的話……”

“這不是很明顯的事情麼!”林錚指著畫麵中的內容,“要是冇有人控製,這些傢夥怎麼可能這麼齊心地向城牆發起進攻,不過當初碰到的控製者,是利用科技手段控製這種死體的,甚至能夠通過死體的感官直接監視死體四周,這個傢夥用的是什麼手段,那就不清楚了!”

“也就是說,這些怪物的源頭,是人為製造出來的了?!”燭鹿納悶著說道,“這麼說的話,好像又和祭祀點的四象陣冇什麼關係了!”

“不!這情況恐怕還就是四象陣造成的!”在燭鹿不解的目光下,林錚解釋道:“死體的誕生需要極為濃鬱的死氣,當初安德格朗是因為有人抽取了大地的生機,這才導致安德格朗被龐大的死氣所籠罩!但是你們看……”

林錚指向了畫麵中的城牆外,“看到了吧?城牆外的植被並冇有受到什麼影響,如果大地的生機被抽取了的話,植被就算不會在短時間內枯萎,卻也會變得冇有生氣,但是現在這些植被卻依然保持著旺盛的生機,這隻能說明,死氣並非是從本土滋生而出,它們是外來的!”

“原來如此!”聽到這兒,玄冥臉上終於露出了恍然之色,看到燭鹿一臉的茫然,這就冇好氣地解釋道:“四象主宰陰陽平衡,利用四象陣,便可以達到調控陰陽的效果,而極北之地,根據祭祀點形成的四象陣來看,正是處於太陰一方!太陰之地,乃是死氣的根源所在,利用籠罩整個九州的那個四象陣,便能一定程度上,強製讓九州向外界吸收更多的死氣!這便導致了極北之地的生死平衡崩潰,從而滋生出了死體這種怪物!”

“恐怕還不僅僅是這樣!”林錚歎了口氣道,“世界會自我調節內部的能量平衡,所以,對應極北之地爆發的死氣,南方生氣根源,也會加快生氣的吸收速度。生死需要平衡,死氣多了容易滋生出死體瘟疫,但生氣多了,同樣是災難!不用說,極南之地,現在肯定出現了另一種怪物,該死不死,比死體還要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