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身後的林錚朝自己走過來,阿斯娜和亞斯塔祿下意識地就閃到了一邊,盯著兩個一模一樣的林錚,阿斯娜這就吃驚地指著林錚,“你,你,你到底是什麼惡魔啊?!”

“什麼什麼惡魔?!”林錚好笑地撇了下嘴,“這是我的元神,元神出竅知道不?”

“不知道!”阿斯娜和亞斯塔祿整齊地搖起頭,元神出竅?元神是什麼東西?!

“冇見識!”話音一落,兩人便對林錚怒目而視,冇等她們發飆,林錚便解釋道:“元神出竅是東方仙神的修煉方式,東方的修仙者不僅淬鍊肉身神力,還精修內在元神,使靈魂產生蛻變,從而形成元神,而且一般來說,元神的實力是要超出本體一大截的,但元神一旦受損的話,想要恢複也比較麻煩,所以通常元神出竅都是修仙者最後拚命的時候才使用的秘術!”

“東方仙神?!”阿斯娜和亞斯塔祿一陣驚奇,“關於他們的情報,都隻有上古的史書上纔有所提及,你怎麼會那些仙神的秘術的?”

“呃——這個嘛!”林錚摸了摸鼻子,笑道:“當然是東方的仙神教我的!”

阿斯娜和亞斯塔祿這就滿眼狐疑地盯著林錚,這傢夥,怎麼看都不像是在說實話!不過,算了,誰都有自己的秘密嘛!當下阿斯娜便笑了起來,兩眼發光地盯問道:“那麼一平,這種秘術我們可以學嗎?”

“當然,你們要是想學的話!”元神出竅對絕大多數的玩家來說很難理解,那是因為玩家很少有人懂得靈魂的奧妙,所以林錚就算想教,也不是誰都能學會的,而像魔神界的惡魔,隻要稍有實力,對靈魂便有一定的認識,所以他們學習起來的話,相對來說就要簡單不少了,當然,這也和各自的領悟能力有關,至少伊斯特拉的乾部倒是都學會了。

阿斯娜對林錚的回答很是滿意,不過林錚人又不會跑掉,暫時倒也不急著馬上學,“不過你膽子也真是夠大的,在那種情況下竟然敢刺殺瑪爾法!”說道林錚刺殺瑪爾法那一幕,阿斯娜眼中依然神采飛揚,這簡直太刺激了!

“冇什麼敢不敢的,我和阿斯卡可是有非常充分的不在場證據,更彆說還有大量的貴族給我們作證,當然,最主要的是,誰讓那傢夥那麼騷包的!”說著林錚便撇起了嘴,說實話,林錚本來還冇想著去刺殺這傢夥的,畢竟大庭廣眾之下,刺殺瑪爾法的成功率並不高。

亞斯塔祿微微一愣,旋即便臉色微紅地把目光落到了一旁,阿斯娜見狀,表情頓時便玩味了起來,“哦——原來如此,我算是明白了!”

“你這就明白什麼了?!”

“冇什麼,不管你的事兒!”阿斯娜笑嘻嘻地說道,“話說,你竟然這麼快就回來了,伊斯特拉那邊呢?”

“已經打完了啊!”林錚攤開手道,“解決掉了赫奴瑪爾五十萬的兵力,還算不錯吧!”

林錚說完,阿斯娜和亞斯塔祿已經張大了嘴巴,“你確定是解決掉了五十萬的兵力,不是五十萬頭豬?!”

豬?林錚愣了下,這才反應過來,而後便冇好氣地說道:“放心吧!豬和惡魔我還是分得清的!”

“那就這麼殺完了啊?!”亞斯塔祿瞪大了眼睛,“五十萬,這麼一會兒,就冇了?!”

“那不然你覺得需要多久?!”林錚哭笑不得說道,“我們伊斯特拉要是連這點兒能耐都冇有,你還指望我們能和赫奴瑪爾死磕嗎?”

阿斯娜和亞斯塔祿合上了嘴巴,依然吃驚地嚥了下口水,這,這簡直太凶殘了,五十萬的兵力,說冇就冇了,伊斯特拉這地方也太可怕了一點兒吧?!

這時候林錚望向了亞斯塔祿,說道:“你如果真的決定好了,現在就可以去行動了,就我預計,赫奴瑪爾這次至少會在伊斯特拉損失半數的兵力,足夠讓赫奴瑪爾傷筋動骨的了!”

“半數?!”阿斯娜的嗓音變得有些尖銳了起來,“那可是超過四百萬的兵力!”

“數量再多也冇用,如果光靠人多就能攻下我們伊斯特拉,我也不會這麼淡定了!”林錚自信滿滿地說道,“事實上,如果有機會將赫奴瑪爾所有兵力騙到伊斯特拉,就算全滅了他們也不是什麼問題!”

“不行!光是聽你這麼說,是心裡實在冇底!”阿斯娜有些茫然地搖了搖頭,而後堅定地望向林錚,“下次赫奴瑪爾進攻伊斯特拉的時候,你帶我過去看看!”

“行啊!”林錚一臉笑意地說道,對於伊斯特拉之外的人來說,聽到這種事兒的確會感到難以置信,阿斯娜會感到不真實,那也是正常的,說著林錚便望向了亞斯塔祿,“你呢?你要不要也過去看看?”

“我?”亞斯塔祿微微一愣,而後搖起頭道:“我就不去了,你的話,我還是相信的,我想阿斯娜姐姐也相信,她想要過去的話,肯定是因為好奇而已!”

“胡說,我就是信不過這個傢夥!”阿斯娜忍著笑說道,“不過,還真是了不起啊你們伊斯特拉,一片小小的領地,竟然能對抗一個龐大的公國!”說完阿斯娜似乎想到了什麼,笑著對林錚說道:“假如說,讓你統治一片更大的領土,你還能經營得這麼好嘛?”

“我是冇那個本事了!”林錚哭笑不得地說道,“說真的,在我眼裡麵,伊斯特拉一點都不小,光是治理個伊斯特拉,就已經讓我焦頭爛額了,這還是有一群得力的部下幫忙,就算給我一個公國的靈帝,我想到最後我所能保住的,也就差多伊斯特拉這麼大的一塊地盤了!”

“還真是個冇誌氣的男人呢!”阿斯娜捂著嘴偷笑道,“換我的話,要是我有你那麼多稀奇古怪的手段,我肯定要統領一大片的領土,整個魔神界有點兒難,整個魔神界的北方還是冇有問題的!要不你加把勁,將來乾掉神皇之後,南方歸你,北方歸我,怎麼樣?!”

林錚聞言,這就瞪大了眼珠子,彆人不知道,他可是再清楚不過了,後世魔神界的北方,可不就是阿斯娜·阿斯莫德的天下,至於說南方,亞斯塔祿?!

“盯著我乾嘛?!”亞斯塔祿冇好氣地瞪了林錚一眼,“姐姐說的也冇錯,男人家有能力的話,誌向就該廣闊一點,一直縮在伊斯特拉那麼小的地方算什麼?!”

“就是就是!”阿斯娜唯恐天下不亂地一陣點頭,滿臉笑意地說道:“以你們伊斯特拉的本事,縮在那麼小的一個地方實在太浪費了,你自己不也說了,神皇的時代就要結束了,估計還是由你終結的,難道你就不想做出來一番成就,將來也好讓你的後代子孫為你感到自豪嗎?!”

“我還真冇想!”林錚樂嗬地笑道,“在我看來,我隻要和所有家人同伴自在地生活下去,那就足夠了,什麼權力什麼榮耀,不過是壓在身上的重擔,你看看,為了一個伊斯特拉,我就要整天忙活個不停,人生要是一輩子都這樣,那還有個屁的活頭啊!”

“果然是個冇誌氣的男人!”阿斯娜和亞斯塔祿同時說道,“打天下是一回事兒,治理天下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事兒,你要是實在不願意,了不起到時候把領地交給阿斯卡治理就是了,阿斯卡的話,我可是很有自信的哦!”

“姐——!”亞斯塔祿怎麼會想到,這火忽然就燒到了自己身上,頓時便是一陣羞惱,喊完見林錚盯著她的眼神越發奇怪,這就瞪了回去,“看什麼看?!有本事,難道是先把南方打下來再說!”

“那就遺憾了,我實在冇那個本事!”林錚神色揶揄地說道,見亞斯塔祿的眉頭一豎,這就笑道:“行了你們,有功夫討論這些冇影的,還不如談談當下要做的事情呢,這次赫奴瑪爾進攻伊斯特拉的人裡麵,我抓到了一條大魚,赫奴瑪爾家的馬哈爾,從他的嘴裡麵,我可是得到了不少有趣的情報,你們難道冇有興趣聽聽嗎?”

“馬哈爾?赫奴瑪爾家那個冇什麼用的嫡長子?”阿斯娜這就皺起了眉頭,“那個傢夥嘴裡麵能有什麼有用的情報?”

“比如說,大皇子的那個獨子,其實是安努爾的兒子這種!”

“你說什麼?!”亞斯塔祿和阿斯娜同時驚叫了起來,這種訊息,簡直是蒼木皇朝中的一個驚雷啊!皇室的血脈,竟然被外租混淆在了裡麵!

林錚留下了一堆情報之後,這就離開了阿斯娜的房間,回頭看了下房間的大門後,林錚有些無奈地歎了口氣,而後便朝自己的房間走了過去,伊芙她們都還在等他的訊息呢!

纔到大門口,還冇敲門呢,門便已經被打開了,但他林猛地從屋裡蹦了出來,驚喜地掛到了林錚身上,“呆子!你終於回來了!”

“恩!回來了!”林錚笑著抱住了但他林,而後便望向了衝過來的伊芙三個。

“陛下!”

“先進去再說吧!站在門口算什麼事兒啊!”

來到屋裡的沙發坐下,一抬頭,便看到伊芙她們那欲言又止的表情,神色還有些緊張,知道她們心思的林錚便是一笑,“放心吧!所有進攻伊斯特拉的傢夥都已經被解決了,冇有出現什麼意外!”

聞言,伊芙她們的表情這才舒展開來,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笑意,看到她們的笑容,林錚就覺得再怎麼幸苦都是值得的了,不過有些事情,還是必須要講的,儘管這有些掃興!

聽到瑪爾法來到了蒼木城,眾人的臉色立刻便不好看了起來,尤其是吉蒙裡,要不是伊芙和安朵斯及時扶住她,她都要跌倒了,說到底,神皇在魔神界的積威實在太久了,其不可戰勝的形象早已深入了魔神界所有人的心目中,哪怕林錚拿出了湮滅黑晶箭這種大殺器,依然難以抹除吉蒙裡心中對神皇的畏懼,而現在,瑪爾法那個罪魁禍首,還來到了身邊,這一刻,她似乎感覺到,有一雙惡毒的眼睛,在暗中窺探著她,那冰冷而惡毒的眼神,讓吉蒙裡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感受到了吉蒙裡的恐懼,安朵斯這就溫聲安慰道:“莉姿!勇敢點!就算是神皇也冇什麼好怕的,你難道忘了,陛下隨時都可以擊殺了神皇嗎?!”

“彆怕!”伊芙摟緊了吉蒙裡,“有我們在!”

忽然,一陣可怕的氣息在房間中瀰漫了起來,眾人吃驚地望向林錚,因為他將湮滅黑晶箭給拿了出來。在眾人的注視下,林錚將箭遞到了吉蒙裡麵前,“收好了莉姿,把它帶在身邊!”

回過神來,吉蒙裡立刻便快速地一陣搖頭:“不行陛下!您放心好了,我,我會克服的!”

“拿好吧!”林錚無視了吉蒙裡的話,直接將箭塞到了她手裡麵,“是我大意了,長期形成的心理陰影,怎麼可能是三言兩語都能化解的,你不用感到自責莉姿,我還能在這裡看到你,就已經證明你非常堅強了,現在,我再給你一點堅強的底氣!”林錚握緊吉蒙裡的手,“以後,誰也不用怕了!”

“陛下——!”

“收起來吧!”林錚一臉笑意地說道,“再不收起來,箭的氣息就要散溢位去了,到時候引起蒼木城其他人的注意,那就不好了!”

“可是陛下……”吉蒙裡還要推辭,伊芙便將她的手拉回來,“收下吧!陛下不會拿回去的!”

吉蒙裡遲疑了片刻之後,到底是將箭給收了起來,再不收起來,箭的氣息就真的要散溢位去了。“以後陛下需要用到的話,還請隨時找我拿回去!”吉蒙裡一臉認真地說道。

林錚見她眼中已經不再有任何的怯弱,這就笑了起來,點頭道:“好!聽你的,不過我手裡頭還要,恐怕是冇什麼機會了!”

“呆子,你還有很多箭嗎?”但他林很是好奇地問道。

“好多倒不至於,不過七八支還是有的,你要嗎?要的話給你一支!”

“不要!”但他林搖起了頭,“我就是好奇問下,要這個東西乾嘛,我又用不著!”說著但他林便掛在林錚脖子上笑道:“比起這個,我們到蒼木城這邊已經好幾天了,都還冇有出去逛過呢,啊——蒼木城這裡到底有多少我冇看過的書呢?想想就讓人期待啊!”說著,但他林便憧憬了起來,林錚似乎都能在她眼裡看到亮晶晶的小星星。

林錚好笑地看著但他林,而後便望向伊芙她們,“怎麼樣?反正離晚飯的時間還有好久,要不就出去逛逛?!”

“好啊!”伊芙一臉笑意地說道,女人對逛街這種事兒,又怎麼會拒絕呢!

“這個……”吉蒙裡倒是遲疑了起來,“陛下,瑪爾法已經到了蒼木城,萬一碰到他們的人,會不會很麻煩呢?”說這話的時候,吉蒙裡眼中已經冇有一絲怯色,自身單純的怕給林錚招惹上麻煩而已,這讓林錚很滿意。

“不會!”林錚笑道,“那傢夥,這時候可冇有功夫四處閒逛!”至少在他把胳膊弄出來之前!

既然說冇問題,其他人也就冇意見了,當下,和瑪帕說了一聲之後,林錚便帶著興致勃勃的伊芙她們前往蒼木城的商業區,至於代步工具,自然是拉風的懸浮車,貴族嘛!當然要講究一下派頭,免得在這貴族多如狗的城市裡麵讓人看不起,雖然林錚不喜歡和彆人攀比,但是被彆人鄙視的話,心情總不會那麼舒坦。

新奇的座駕自然讓林錚他們賺足了眼球,在商業區一停下,路人立刻紛紛側目,再一看一群氣質非凡的大小美女下車,這就認定了主人必然是個不得了的貴族,果然,車上下來一個讓人看不透的年輕人,雖然看不透,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絕對不是個普通的小貴族。

一下車,但他林似乎就忘了自己原來的目的,看到一間門麵裝修得非常好看的服裝店,這就欣喜地拉著伊芙一塊跑了過去,吉蒙裡笑了笑,也跟了上去,隻有安朵斯依然留在林錚身邊,並且她身上,依然穿著鎧甲!

服裝店啊!看著眼前的服裝店,林錚便不由自主地響起了森羅萬象那黑店,還有那個狡猾的霓裳,這時候想起來,讓林錚不由得啞然一笑,那婆娘說想要收集到世界上所有的布料,也不知道這個宏偉的理想,需要多久才能實現!

“我們也走吧安朵斯!”

“恩!”安朵斯點了點頭,但神色卻有些遲疑,見狀,林錚這就笑道:“怎麼了?有什麼想要的話,儘管說,你們陛下我彆的冇有,就是人傻錢多!”

聞言,總是一臉認真的安朵斯,也忍不住笑了出來,而後趕緊反駁道:“陛下不傻!”

“是!是!”林錚一臉好笑地應付著安朵斯,“快說,有什麼想要的?”

“這個……”安朵斯支吾著冇有說,不過這眼神,卻是望向了離服裝店不遠的一個門麵,“巨匠”,從門麵上交叉的武器來看,應該是一家裝備店了,林錚看了下安朵斯身上的鎧甲,這就哭笑不得了起來,這丫頭啊!

“走吧!”雖然林錚不認為那裡麵會有什麼好東西,不過既然安朵斯喜歡,那就帶她去下好了!

【萬域閣www.wany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