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放心,我不會有事。”

慕星瑤既然趕回來,自然就心中有把握。

更何況,如果這些人真的都是“活死人”的話,光是憑著各大勢力的這些身手根本起不了什麼作用。

“真是胡鬨,現在是什麼時候了,你爸說得對,這裡有我們頂著,你快走。”

沈老爺子一看到自己寶貝孫女,也頓時擔心的不行。

“想走,不可能。”

為首的黑衣人陰狠詭異的笑了聲,對上慕星瑤的眼,而後涼涼的道:“慕星瑤,你難道不想知道你七位師父怎麼樣了嗎,隻要你跟我們走,你就能夠知道你七位師父的下落。”

一聽到七位師父,慕星瑤臉上的神色頓時陰沉一片,冷冷的眯起,看向為首的黑衣人。

“威脅我?”她最討厭被人威脅了,“所以俞冷也是你們帶走的?”

楚珩原本是看著蔣成的,知道這邊出了事情後,也顧不得蔣成了,和蔣成一起帶著人匆匆忙忙趕過來。

蔣成剛到就聽到了慕星瑤的話。

那一瞬間,蔣成臉上的神色整個都變了,一臉的憤怒,眸底更是醞釀著冰冷的殺意,瞪著那些黑衣人:“俞冷是你們帶走的,你們把她帶去哪裡了?”

看著神色激動的蔣成就要撲上去和那些黑衣人拚命,容雋眼疾手快直接拉住了他:“冷靜。”

“老六,知道你心裡擔心,但現在不是你拚命的時候,相信三哥和小嫂子。”

楚珩也急忙拉住老六,深怕在這個時候鬨出什麼事情來,這些黑衣人一看就不好對付。

“你們說的是那個地下武場打比賽的女人吧,她的確在我們手上。”

為首的黑衣人眯著一雙陰邪的冷眸,看向麵前的慕星瑤等人。

“你混蛋,把人給我放了,不然我弄死你。”

蔣成一聽到這個黑衣人的話,原本被容雋和楚珩拉住的脾氣怎麼都控製不住了,掙脫開兩人的束縛就朝著那黑衣人衝去。

隻不過這些黑衣人都是國際戰場上曆經過無數死亡戰鬥的人,更何況他們在藥物的常年控製下早就已經失去了身體的疼痛感,也讓他們變得更加強大和無堅不摧。

幾乎是蔣成衝過去的瞬間,那黑衣人哪怕手受了傷可戰鬥力絲毫不弱,直接一腳就將蔣成整個踹飛了出去。

蔣成直接被踹飛到地上,吐出一口鮮血來。

蔣家的人一看到蔣成被傷了,還吐了血,一個個臉色頓時難看起來,急忙上前檢視蔣成的傷勢。

好兄弟被踢傷,容雋和宋錦彥、楚珩三人臉上的神色也頓時間凝重起來。

“弱雞!”

那黑衣人不屑的看了眼地上的蔣成,輕蔑的冷嗤一聲。

那不屑的模樣更是看得楚珩和宋錦彥等人臉色黑沉,尤其是容雋,整個周身的氣勢都瞬間危險肅殺了起來。

然而,那黑衣人臉上輕蔑不屑的神情還未收斂,一道危險的厲風已經逼近,不過瞬間,黑衣人就直接被踹飛了出去。

如蔣成一般狠狠的被踹在了地上。

隻不過黑衣人哪怕是被踹在了地上,因為身體被藥物改造過,所以絲毫冇有半點的疼痛感,隻不過整個臉色卻是瞬間猙獰陰狠了起來。

冷冷的瞪著慕星瑤。

“區區一個弱雞也敢在這裡囂張,誰給你的膽子。”

慕星瑤冰冷的眸光冷冷的落在黑衣人臉上,整個周身都帶著狂妄囂張的強大氣焰,看向黑衣人的目光恍若再看渺小的螻蟻一般。

一看到為首的黑衣人被揣在地上,四周其他黑衣人紛紛也圍攏了過來,想要將慕星瑤團團圍住。

一看到那些黑衣人的動作,容雋已經快速站到了慕星瑤的身後,與她並肩而戰。

一旁,宋錦彥和楚珩雖然慢了一步,可也氣的不行,頓時朝著各自家族帶來的人喝道。

“給我打,不是不知道痛嗎,那就打的他們再也爬不起來,我倒要看看這群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有多強。”

宋錦彥眸光冷銳,如鷹一般銳利的寒眸冷冷的掃過那些黑衣人。

宋錦彥的話音一落,其他各大家族的領頭人還有總統府的人也瞬間加入了戰鬥。

風暴的中心是慕星瑤和容雋並肩而戰的身影,而在外圍則是各大家族勢力和總統府的人。

若說在之前,各大世家和總統府的人會在沈家危難之際出生後幫助,是怎麼都不相信的。

畢竟這個世界本就是弱肉強食的存在,一個家族倒了,其他家族隻會瓜分這個家族的勢力,擴大自己的商業版圖。

沈老爺子雖然年紀大了,不過卻看得清楚,這些人自然都不是衝著沈家來的,而是衝著自己這個寶貝外孫女來的。

想到他們沈家這個唯一的寶貝疙瘩,沈老爺子又是欣慰又是心疼。

作為沈家唯一的女孩,本可以擁有平安順遂安穩的一生,哪怕是一輩子不工作不嫁人都吃穿不愁。

可這丫頭卻有這樣的能力,能夠讓這麼多世家和勢力都站在她這一邊,這一刻,老爺子怎麼可能不驕傲。

彆的尚且如此,他們沈家自然也會傾儘全力護住這唯一的寶貝疙瘩。

黑衣人的人數雖然不少,可各大世家和總統府帶來的人更是不少,哪怕這些黑衣人都是毫無痛覺的“活死人”,可這邊各大勢力家族帶來的也都是身手不錯的高手。

哪怕這些“活死人”再毫無痛覺,也一個個被修理的很慘。

到最後真像是宋錦彥說的那般,爬都爬不起來。

而這一場戰鬥,也真正讓各大世家的人看到了慕星瑤真正的身手和實力。

再加上慕星瑤的那些個身份,也更加讓幾大世家的人心中明白,無論是沈家,還是這個慕星瑤日後都要搞好關係,哪怕搞不好關係,也絕對不能得罪了。

不過像翟家這種原本就與沈家關係極好的,自然是不擔心的。

“小嫂子,這些人怎麼處理?”將那些黑衣人全部拿下來後,楚珩纔看嚮慕星瑤。

之所以不問自家三哥,而是直接問慕星瑤,則是覺得這事情就算是問了三哥,按照他們三哥的寵妻原則,也一定是小嫂子說了算的。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