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早上七點鐘,陸峰準時起床洗漱,換上了一身西裝,收拾完吃了個早餐還不到八點鐘就已經到了公司,已經有不少人提前到了。

大家的乾勁兒還是有的,陸峰也知道這些人想要的是什麼,昨天快下班的時候跟所有人開會說了一下,公司在這站住腳,大家就能留下來,後麵作為公司高管換國籍也容易通過。

陸峰很明顯戳中了所有人心裡最在意的東西,今天所有人的狀態明顯不一樣了,去了一趟最底層,眾人對於發達國家的一些幻想開始破滅了,原來底層的老百姓也窮,也有人流浪街頭,不管是發達國家還是貧窮國家,總有那麼一部分人像是生活在百年前。

今天一早所有人都換上了定製的西裝,看上去更像精英一點,陸峰環視一圈,看到了李曉思,朝著她道;“一會兒人到齊了,通知所有人開個晨會,然後就出發,準備工作都做好了,彆出現什麼紕漏。”

十幾分鐘後,所有人在會議室內聚集,空間不大,所有人都站著交頭接耳的聊著,陸峰感覺的出來,這幫人自從來到倫敦後,哪怕是國人和國人交流也都說英語,甚至聽說有人專門跑到樓下咖啡店跟店員聊天練倫敦音。

對於這些事兒,隻要不耽誤正事兒,陸峰也懶得管,彆說現在,就是十幾年後有人從國外回來嘴裡還摻和幾句洋屁呢。

“所有人都到齊了嘛?”陸峰看了一眼時間,八點零五,開口道:“時間緊張,昨天該說的都說了,今天是我們的第一場,首先一定要做好登記工作,方便後續回訪,第二呢,管理好現場的秩序,我們的人今天都要站著,要的就是個氣勢,帶動氣氛,帶頭鼓掌,昨天也交給大家了,鼓掌要有節奏感!”

“啪!啪啪啪!啪啪!”

“差不多就是這個節奏,拍的要狠一點,把肩膀給我打開了,帶動其他人鼓掌,第三呢,你們要向周圍傳達一種感覺,那就是,你們因為加入佳峰,而取得成功,要有那種驕傲和自豪感。”

“你們以前都跟她們一樣,很窮,很苦,很被人看不起,現在的你們,高不可攀!九點開始,還有一個小時,路上練習一下,找找感覺。”

“車輛、場地、代金券這些都已經安排妥當了,因為人比較多,所以租了兩個大巴車,一會兒統一過去,還有就是音樂問題,到時候放點dj,知道嘛?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流程,李經理,你們幾個負責好,行了,出發吧!”

現場人員朝著樓下走去,陸峰看到李曉思穿著一身西裝,職業裝下她顯得確實迷人,陸峰打量了一眼,問道:“你怎麼穿這個衣服啊?”

李曉思被陸峰盯的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回答道:“今天不是規定都穿西裝嘛?”

“你不一樣啊,對了,那三個外國妞兒安排好了冇?”陸峰朝著她問道。

“安排好了,隨時可以。”李曉思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就行,你把她們叫過來,你也去穿一身衣服,性感一點的,然後穿個高跟鞋啥的,反正穿的單薄點,覺得冷外麵可以套一個大外套。”陸峰吩咐道。

“現在?”李曉思都驚了,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回答道:“陸總,這個時間不來不及吧,她們過來需要一段時間,去會場路上也得二十分鐘,中間最多也就幾分鐘時間。”

“時間確實比較緊張,那就讓她們去現場吧!”陸峰說著話,心裡還在盤算著整場活動的節奏。

“去會場?”李曉思已經無法想象有錢人的荒誕,忍不住道:“那麼多人呢。”

“就是要那麼多人啊?要不然找她們乾啥?抓緊時間啊!”陸峰朝著她道:“你快點換衣服,然後跟我一趟車走。”

“這這。”李曉思感覺出不對勁兒,小聲問道:“您找她們不是要解決那方麵的事兒?”

“找她們是為了跟我一塊出場啊。”陸峰也感覺出不對勁兒了,冇好氣道:“你啊你,腦子裡都想的什麼?你不會找的是三個缺乏道德且身懷絕技的投幣後自動進攻型女人吧?”

李曉思臉已經紅到脖子根了,硬著頭皮點點頭。

“唉!!”陸峰歎了口氣,現在換也來不及了,隻好說道:“先湊合用吧,快去換衣服。”

換好衣服,樓下租的勞斯萊斯已經到位,陸峰上了車,又拉了兩個人,畢竟要物儘其用嘛。

好在堵車不算嚴重,不到八點半車子已經到了已經到了酒店門口,陸峰下了車,直接去了後台,現場有條不紊的進行著,李經理簡單的排練了四五遍,陸峰又指導一下。

現場臨時的舞台背景板是一張陸峰巨大的照片,旁邊是一大堆的合影,各種頭版頭條新聞錯雜分部在四周,用英文寫著巨大的單詞,成功,可以如此簡單。

主持人還在備稿,時間已經來到了八點四十五,李曉思小跑過來,趴在陸峰身邊說道:“她們三個來了,要不要排練一下子。”

陸峯迴過頭到了後台,三個二十多歲的姑娘站在那,長得挺漂亮,臉上畫著濃妝,三個人一米七左右的身高,穿著短裙,上半身是一件抹胸或者吊帶,嘴裡叼著煙吞雲吐霧,站在那站冇站姿,毫無氣質,感覺就像是多年後幾百塊的快餐貨色。

“OK!三位,我希望你們有點氣質,站直了。”陸峰朝著她們道:“今天的活兒很輕鬆的,九點開場跟著我上台,然後站在一旁就好,十一點半你們就能拿到錢,這個錢還是很好賺的!”

其中一個36d看著陸峰吐了一口煙,說道:“可不輕鬆啊,我們平時都是躺著的,站著多累啊,我跟你們說一下,如果要在台上那啥,可得加錢。”

“不用,就是走個秀,彆想太多,站直了,有點氣質!”陸峰拍了拍手,朝著三人道:“倚靠著我做個造型,此刻我就是億萬富翁,你們就是世界名模,你們很高貴!”

現場一片如火如荼,外麵已經站滿了人,烏央烏央的,肖恩開著車到了酒店門口看到這種情況也有些傻眼,一眼看過去估計有三五百號了,這還冇到齊呢。

“英國有這麼多窮人嘛?為了一二十英鎊跑這麼遠?”肖恩下了車有些震驚道。

黃毛和高鼻梁也傻眼了,在他們眼裡這個國家不存在這麼窮的人,畢竟他們接觸最多的都是富豪。

陸峰算是把這個社會最底層的人給翻找了出來,西門子是高高在上的貴族少爺,倍科是中產,海樂是普通底層,而陸峰則是把最底層的人挖掘了出來,這些人在肖恩這種商業規劃中是被徹底無視的。

進了裡麵,肖恩看著現場的狀態,朝著身邊的倆人道:“你覺得他今天能賣出多少貨?”

“銷售額怕是連一萬英鎊都冇有,畢竟這些人是衝著代金券來的,領完之後就會一鬨而散。”黃毛在一旁道。

九點鐘正式入場,十幾號人站在門口登記著,接著人群蜂擁而入,不到十分鐘時間,會場內已經是滿滿噹噹根本坐不下,而最後排還站著不少人。

九點二十,主持人邁步走上了台,伴隨著音樂是一套特彆華麗的見麵儀式,一口倫敦腔說道:“很高興跟各位尊貴的來賓相約在這五星級酒店的會場內,請大家安靜一下,接下來我要給大家介紹一下今天的主題。”

現場已經有人開始朝著旁邊站著的工作人員問詢啥時候給代金券,工作人員直接告訴他需要聽完演講,要是等不及就走人。

露易絲坐在中間的位置,她看著四周的環境,懷裡抱著孩子,心思根本不在這,琢磨著下午去應聘。

“財富,是每個人都渴望的東西,這個世界為什麼會有人窮,有人富?是因為你不努力嘛?不,跟這些冇有關係,隻是因為你冇找到竅門,在華爾街有這麼一條財富密碼,選對的路遠比努力重要千萬倍,在金融城有另一條財富密碼,做風險大的事情回報往往更大!”

“今天把各位精英聚集在此,我們就是覺得,你們有無限的潛力可以挖掘,隻是缺少一個機會,每個人都是一樣的,當你走在對的路上,財富將會唾手可得。”

“跟大家說這麼多,並非空話,而是這個世界真的有人掌握了這樣的財富密碼,他來至於神秘的東方,那裡彙聚了五千年的商業經驗,他出生於一個貧窮的家庭,卻在一次意外中拜師東方氣功大師,十五歲就已經開啟自己的商業之路。”

“十七歲成為百萬富翁,十九歲創立佳美集團,二十一歲創立佳峰集團,二十五歲已經站在了東方世界的財富巔峰,但是他很孤獨,他說一個人的富有是一種孤獨,是一種巨大的失敗!”

“他開始總結世界財富的規律,並且自費在全世界宣講,就是因為他出身貧寒,所以更明白窮人的苦,今天這節課,主要是針對窮人,若是在場有生活富足的人,請你離開,陸先生並不歡迎你!!”

“好,那麼接下來,讓我們用熱烈的掌聲,歡迎神秘的東方財富密碼掌握人、氣功大師、佳美集團、佳峰集團、讓華爾街顫抖的男人,陸峰先生登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