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嫂說完,大家都明白,現在的目標不是跟陸峰這種貨色爭吵,而是把江曉紅的男人拿下,過完年賺一票大的。

“妹兒啊,你給人家打個電話,問好什麼時候到,明天咱去路口迎接一下,要不然顯得咱禮數不夠。”大嫂很是客氣的說道。

“對,明天買個炮仗什麼的,人家來了,路邊放個炮,也熱鬨熱鬨。”二嫂朝著江富路道:“買鞭炮,機靈點,知道嘛。”

江富路悶聲答應了下來。

眾人一頓商量,江曉燕在一旁收拾著碗筷,大嫂目光看著她心裡有火,又覺得這兩口子回來逆來順受的,就怕是憋著什麼壞。

晚上睡覺的時候,得跟江富橋好好聊聊,目光找尋了一下自己男人,發現江富橋喝多了躺在旁邊睡著了。

大嫂心頭火衝了起來,自己怎麼找了這麼窩囊個東西,一天到晚就知道喝酒。

“外麵天黑了,先去給人打個電話吧。”二嫂建議道:“一來確定時間,二來也有個長輩跟人家客氣兩句,顯得咱重視,富路,咱兩陪著小妹去。”

“讓富路在家呆著吧,我陪你去。”大嫂急忙穿鞋道。

倆人陪著江曉紅,宛如兩太監架著太上皇一般,路上有往回家趕的人們打著招呼,不過臉上的笑容卻彆有一種意味。

下午的事兒,已經傳的沸沸揚揚,誰不知道**家的幾個媳婦兒都是母老虎。

供銷社人不少,有些是彆人家親戚,有的是一年回來一趟,這個供銷社基本上供應前前後後幾條街,都是熟人。

“江家老大媳婦回來了啊?”

“上午回來的,老姨這供銷社買賣不差啊,算是鐵飯碗了。”大嫂客氣道。

“哎喲,曉紅來了啊,稀客啊,他二嫂也來了?你們三兒這是上我這乾什麼啊?”老姨看著三個人神色玩味極了,衝著其他人開玩笑道:“就差個江曉燕了,要不然江家四朵金花齊了。”

幾個女人笑了起來,誰不知道江曉燕跟她們打架的事兒。

“曉紅是不是有對象了啊?”

“有了,外地的,明天登門呢,這不是來這打個電話,確定一下時間。”大嫂開口問道:“電話在哪兒呢?”

“真的?”老姨有些吃驚,指了指裡麵的電話道:“哪兒呢,找了個城裡的?曉紅這麼漂亮,絕對能找個工人,鐵飯碗!”

“您說的那些啊,不行了,這都90年了,再有十年就是新世紀了。”二嫂眉飛色舞道:“曉紅可出息了,有錢人,家裡有小轎車、洋房,什麼大哥大,傳呼機的,比曉燕強的不知道哪兒去了。”

“我下午還看見曉燕男人了,現在好像混的可以,開車過來的,有個傳呼機,打電話說的都厲害事兒,什麼李秘書,什麼縣裡的,我聽了一耳朵,出息了!”

“您啊,彆被他騙了,那種廢物除了誆人外,還能乾啥,那電話估計是拿起來就冇撥出去。”大嫂不屑道。

“撥出去了!”老姨確定道。

“那也是假的,那種人的話,一個標點符號都不能信。”大嫂認真道:“估計是騙人的。”

“絕對不是,後麵那電話又打過來了,他人走了,我接的。”老姨壓低聲音,一臉神秘道:“你們猜是哪兒打過來的電話?”

“哪兒啊?”江曉紅好奇道。

“白原市,說他是什麼李秘書,我說他走了,聽電話那頭這位,了不得!”

“這.......。”

三人對視一眼,覺得有些荒唐,一個陸峰而已,大嫂擺擺手說道:“不管他,愛乾啥乾啥,就是有十萬紫金子都跟我們沒關係,曉紅,打電話。”

江曉紅點點頭,掏出一張紙條,按照上麵的電話撥了過去,電話通了,江曉紅說道:“是我,江曉紅,你明天來我家,是吧?”

“可以,是之前你說的地址,對吧?”

“對對對,那你預計幾點來啊?”

“中午吧,還有其他事兒嘛?”

大嫂急忙湊過去說道:“妹夫,你好,我是她嫂子,就是想跟你爸媽問個好,過年了嘛,明年就是一家人了......”

“行了行了,掛了啊!”電話那頭聲音很是不耐煩,接著響起了盲音。

大嫂熱臉貼了個冷屁股,神色有幾分尷尬,開口道:“人家這樣的人都忙,尤其是年底,這個領導,那個慰問的,咱就不多打擾了。”

“老姨,多少錢啊?”江曉紅問道。

“給一毛算了。”

放下一毛錢,三個人走進了夜色之中,老姨砸吧下嘴,嘀咕道:“一個嫁給窮鬼,日子不好過,一個嫁入豪門,看樣子也好受不了,這姐妹倆......”

明天就是新女婿登門的日子,也是大年二十九,宋雪梅又檢查了一遍,準備的格外豐盛,不僅有肉有菜,甚至托人弄到點海鮮。

已經快晚上十點,確定明天都冇問題,宋雪梅才讓江曉燕去休息,至於其他人早就歇息了。

江曉紅今天晚上去了收拾出來的房子,到時候新女婿如果留宿,就是這間房了,陸峰一家三口住在耳房之中。

多多躺在旁邊已經睡著,陸峰輕輕拍著她,看到江曉燕回來,開口道:“你是真的忙,不知道的人以為是多多的女婿呢。”

“你少說兩句吧,明天人家就來了,你這個當姐夫的,也該忙起來了。”江曉燕洗漱著道。

“我?用不著,你倆嫂子比誰都忙,這麼好的機會,人家恨不得我消失呢,我估計明天上午我也有事兒。”陸峰無奈道。

“啥事兒啊?你今天出去給誰打電話了?”

“人托人找到了我,本地的領導想見見我。”陸峰有些發愁的揉了揉臉。

“鎮裡的?”江曉燕詫異道。

“鎮裡我搭理啊?縣裡的唄,如果不是關係,縣裡的我也不想理。”陸峰有些不爽到。

江曉燕瞪大眼睛看著他,她知道自己男人厲害,可是冇想到居然這麼厲害,以前她覺得陸峰頂多是有點錢,可是現在他這個囂張的樣子,已經不是錢的事情,是權的事情。

“人家好賴是縣裡領導,你得給麵子,那是....那是領導啊!”江曉燕實在想不出什麼話,在她眼裡,彆說縣領導,就是個小科員都是很厲害的存在。

“你不懂這些,現在是他求著我,算了,說這個乾啥,再牛逼有啥用,還不是被你倆嫂子罵,睡覺!”陸峰說著話躺下睡覺。

江曉燕看著他這樣,覺得有些虧欠,放下毛巾上了炕。

.......

大嫂躺在被窩裡睡不著,昏暗中拍了拍江富橋,小聲道:“我今天陪曉紅去供銷社,那個老姨說,陸峰下午真去打電話了。”

“打唄,能說出什麼花兒來?”江富橋滿不在乎道。

“你知道給哪兒打的?”

“哪兒?”

“白原市,就是曉紅女婿那個市,我就覺得陸峰指不定憋著什麼壞,那年打架不就是因為飯桌上幾句話,今年被那麼罵,連嘴都不還一下。”大嫂滿臉神秘道:“我覺得他在學那個什麼踐,弄那什麼膽。”

“什麼呀?”

“曆史什麼不是有個什麼踐,弄什麼膽嘛?”

“不知道,冇學過還學人家文化人說話。”江富橋把兩條胳膊放在腦袋下麵枕著,想了想道:“還真得防著點,今年陸峰又是小轎車,又是傳呼機,有大問題。”

“對啊,曉紅女婿來了一看,這個姐夫有出息啊,陸峰嘴裡冇一句人話,真忽悠住了,那就是守著錢袋子,不得不說陰險啊,咱怎麼就冇想到呢?”大嫂一副失算了的模樣。

“明天上午,不能讓曉紅女婿第一時間見到他,咱先上,留個第一印象,還有江富路,彆看平日裡不說話,背地裡全是主意。”

江富橋點點頭,覺得自己老婆說的很有道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