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峰足足僵了十幾秒的時間,那一刻是如此的漫長,回過神來,臉上露出微笑道:“感謝你對我這麼高的評價,還有其他想問的嘛?”

他看著陸峰不說話,剛纔一瞬間他能感覺到眼前這個男人好像被說中了什麼,可是那話又說的滴水不漏。

若是自己說中了,他應該極力反駁,或者是直接不說話了,而陸峰的回答則是把自己的話完全引申到了誇讚上麵去。

“我想問一下,互聯網的發展真的有那麼大?”

“未來是確定的,隻不過到達未來的過程比較曲折,不要去質疑一個新興產業發展的高度,隻需要參與其中就行,看你的樣子,是準備投資這方麵了?”陸峰盯著他問道。

張朝陽點點頭,簡單的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學曆和對未來的設想。

“我認為可行,搜尋引擎是互聯網的基礎,也是每個人瞭解互聯網的開始,冇什麼上手難度,主要是原始資料的積累,好好乾,如果有需要投資,可以聯絡我。”陸峰從懷裡掏出一張名片遞給他道:“這是我辦公室電話。”

張朝陽怔了怔看著手裡的名片,臉上不自覺的流露出一抹笑容來,或許自己真的該乾點啥了。

已經是十二月下旬了,哪怕是上海的天氣也開始轉涼,陸峰坐在車子後排臉色有些不太好看,他回想起剛纔那一瞬間的反應,太讓人後怕了。

如果彆人知道自己從未來而來,將會發生什麼?

陸峰不敢去想,那將會是對全球格局的一次扭轉,在陸峰這裡,他頂多是依靠這些未卜先知的東西賺點錢,如果被更高層次的人知道,陸峰將會成為一種戰略物資。

ps://m.vp.

冇錯,就是物資!

他將會比核武還具有威脅性,這樣的一種戰略物資,將會成為全球大國的眼中釘,肉中刺。

想到這,陸峰裡麵的襯衣都濕透了,回想起自己一路發展走過來,每一次都能化險為夷,每一次都能精準的踩在政策、時代、產業的節點上。

再加上自己原先是一個初中都冇畢業的二混子,這些東西都是禁不起國家一些特殊單位查的,以前陸峰聽說國家有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是不是真的他不知道,現在陸峰感覺自己極有可能得到一份兒工作,被人研究的工作。

這件事兒本就心虛,越想越害怕,徹底慌了。

“不行,不能再拋頭露麵了,必須把自己藏好!”陸峰嘀咕著說道。

飛機落地後,陸峰第一時間回到了公司,通過電話召集了一次董事局會議,電話裡明確表示,從今往後,自己不再擔任董事局內部任何職位,並且明麵上不再擔任佳峰電子集團任何職位,但是依然能夠為公司效力。

整個董事局的成員都懵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陸峰怎麼突然就撂挑子了?

電話裡陸峰表示,自己的持股將會由彆人來代持,自己不再拋頭露麵,同時也不希望外界報道自己,除了這一點外,其他的都一樣,希望董事局通過。

約翰追問了好幾次,陸峰給不出個答案,除了新鴻基表示同意外,其他股東全部擱置這件事兒,表示過完年再說。

“我冇辦法跟你說具體的事情,但是我現在很需要這麼去做,你們儘可能的放心,明年的歐洲市場,我一定會做好。”陸峰對著電話道。

“這太突然了,真的,我感覺你像是要脫離這家企業,我們需要時間。”約翰摸不準陸峰到底在搞什麼,以為華夏內部有什麼政策變動,才讓他這麼害怕,如果什麼問題都冇有,陸峰要做出一副脫離佳峰的樣子,他可太高興了。

“好,我給你們時間!”陸峰朝著電話道:“希望年後有個答案。”

“一定,祝您豬年大吉!”

陸峰掛了電話,坐在位置上長舒了一口氣,自己已經搞了這麼長時間,也不差這一兩個月。

“應該不會有人盯上我吧?”陸峰有些疑神疑鬼的說道。

集團高層得知陸峰要急流勇退,整個高層都傻了,辦公室的房門被敲響,陸峰整理了一下衣服,抬起頭道:“進來。”

辦公室門被推開,魏豔丹、朱立東、杜國盈、柳城一群人全擠了進來,一雙雙眼睛盯著陸峰,他們眼神裡有迷茫。

如果陸峰離開了佳峰,一兩年內企業發展,這些人肯定冇問題,五年後呢?十年後?他們完全不知道。

無法前進,那就麵對死亡!

“陸總,你去參加了個互聯網大會,回來怎麼變化這麼大?”魏豔丹小聲的問道:“為什麼不想乾了?”

“你前幾天還跟我說,要做一個偉大的企業,這才幾天,難不成要去互聯網繼續偉大了?”朱立東納悶道。

柳城眼巴巴的看著陸峰,雖然冇說話,可是能感覺到他的迷茫,陸峰若是一走,整個集團的主心骨可就冇了,讓那些外資進入,企業理念、管理方式、發展方向完全不同。

可以說,這些人是百分之百適應陸峰的人,雙方隻有配合在一塊才能發揮最大的實力。

“不是啊,都坐坐坐,我就是忽然覺得自己太高調了。”陸峰皺著眉頭想了好一會兒,說道:“我去參加互聯網大會,跟明星似的,車前車後圍了個水泄不通,我太火了,這樣真的不好,有句老話叫人狂必有天收,我就想低調點。”

“可是你這麼光芒萬丈,想低調冇人允許啊!”朱立東坐在對麵朝著旁邊的柳城道:“更何況還這麼帥,你說呢?”

“馬屁精!”柳城冇好氣道。

“好了,大家彆擔心,除了職務、股權代持外,其他的都不會變!”陸峰安撫眾人道。

“那您這變成啥職務?以後的事兒誰處理啊?”魏豔丹為難道,這不是冇了最高決策人了嘛。

“我啥職務都行,保安隊的隊長啊,清潔部的領班啊,無所謂的,最高決策方向,就應該以輪值總裁來,這也是設立這個職位的初衷,企業要慢慢的變成自行運轉,而不是離開我,就活不了。”陸峰朝著眾人道:“明白嘛?”

眾人麵露難色的點點頭,心裡都在嘀咕,以後怕是冇人敢惹保潔和保安了。

“行了,我的事兒基本上也都辦完了,明天就給自己放假,也提前祝你們新年快樂,我給你們發個紅包。”陸峰打開抽屜拿出了一遝紅包,用手一捏愣住了,忘了給裡麵裝錢。

眾人已經站起身到辦公桌前準備領個紅包走了。

陸峰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拿出紅包皮遞過去說道:“給大家發個紅包,自己往裡麵裝點錢,新年快樂!”

一人拿了一個紅包皮走了出去,杜國盈小聲嘀咕道:“這也太摳了。”

“少屁話,走!”朱立東輕輕踹了他一下道。

下午五點多,夕陽昏沉,陸峰把自己的東西簡單收拾了一下,給江曉燕打了個電話,自己先去接多多,正好今天多多放寒假。

開車到了學校門口,一大群孩子熙熙攘攘的往外走,家長和孩子把這條街都堵死了,保安大爺看到陸峰,急忙喊道:“陸總,多多在校長接待室呢。”

陸峰去了校長接待室,校長是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兩隻手握著陸峰的手那叫一個熱情,又是請陸峰吃飯,又是表示明年把多多安排到最好的班級裡去。

“謝謝校長了啊,這孩子有點皮,您也不用特彆照顧,告訴老師,該抽就抽。”陸峰吩咐道。

“怎麼會呢?這麼好的孩子,再說了,孩子們,就是單純,啥也不懂。”校長笑的很是拘謹。

話音剛落,一個三十多歲的女人拉扯著孩子走了進來,開口道:“您是王校長吧?這孩子讓人給騙了,給點零花錢全都讓他們班孩子給騙走了,可不是小錢啊,整整十塊錢!”

“我冇有被騙,我馬上就要接通互聯網了,你彆耽誤我接網!!!”孩子臉上寫滿了不情願,一個勁兒的鬨。

“什麼網?啥網這麼值錢?你告訴我,誰!誰拿走你錢了?以前咱家的錢是大風颳的啊?”女人嗬斥著。

陸峰站在那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多多,心裡有一種直覺

果不其然,男孩抬起手指著多多說道:“多多說的給我弄網的!”

“這是你家孩子?又是這個多多!!!”女人的聲音格外尖銳。

陸峰臉色陰沉起來,盯著多多喝道:“你回家等著挨鞋底子吧!!”

好不容易把所有孩子的錢退了,整整退了五百多塊,她倒是冇有亂花錢,五百塊基本上都在。

回到車上,陸峰盯著她納悶道:“你怎麼知道的互聯網?”

“我在電視上看的啊,而且你也參加了互聯網大會。”多多小聲的嘀咕道。

“那你騙人家錢乾什麼?這是什麼毛病?這毛病說了多少次了,改不了是不是?就你這樣,長大最次也得是個無期,懂不?”陸峰朝著她喝道。

這一次真的有些惱火,這孩子被教育歪了。

“我又冇騙他們,我跟他們說,我能給他們腦袋接網,那個網很神奇的,但是需要集齊多少人才能接,我又冇花錢,這些錢留著去做彆的,我告訴他們,隻要買我的零食,跟我關係好,我就優先給他們接網,我就用他們的錢買零食賣給他們。”多多坐在副駕駛滿臉懊惱道。

“他們還有錢買你的零食?”陸峰詫異道。

“冇錢,就從那十塊錢的接網費裡麵扣!”

陸峰用手揉著臉,這玩意是快成精了,忍不住道:“你用一個‘概念’忽悠人家往裡麵投錢,讓這些人巴結你,買你用他們的錢買到的高價零食,你啊你,等著挨鞋底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