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蛇小說 >  巔峰商業界 >   第0969章 拆

-

“你不信,是吧?那我讓陸總跟你說說。”王慧梅格外的有底氣道。

黎誌齊聽到她這麼篤定,一時間也有些慌了,心裡暗暗在想,王慧梅這種人渣真的有這種狗屎運?

“行啊,你讓陸總給我打電話。”黎誌齊還真不信這個邪了。

王慧梅見他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答應了下來,直接把電話掛了,後麵排隊打電話的人看她又開始撥號,有些不耐煩了,催促道:“你快點行不行?”

“我花錢了,我想打多長時間打多長時間,你管得著嘛?”王慧梅言語尖酸的罵道:“窮鬼東西。”

電話號撥了出去,陸峰剛準備去洗澡,電話又響了起來,接起電話道:“哪位啊?”

“陸總,是我啊!”王慧梅對著電話裡的語氣格外的溫和,說道:“實在不好意思,打擾到您了,我跟黎誌齊說了,人家根本不怕您,這個人就是囂張,就得治治他,您給他打個電話,罵罵他!”

陸峰聽著電話裡的話很是無語,自己在她眼裡算什麼?

對付孩子的雞毛撣子還是拖鞋?

“我這很忙,您家裡的事兒,還是自己處理。”陸峯迴複道。

“不是啊,這也是單位的事兒啊,您是領導,他這個樣子怎麼能完成工作呢,就是一個電話的事兒,我求求您了,我家裡麵不容易......。”王慧梅說著話哭腔出來了。

陸峰聽的是一個頭兩個大,真不知道王慧梅到底想乾什麼,如果是想要揭發黎誌齊,就應該拿出相應的證據了,現在怎麼感覺像是要嚇唬嚇唬這個人。

電話那頭苦苦哀求,連哭帶鬨的,就差給陸峰跪下了。

“行吧行吧,電話號給我!”陸峰無奈道。

拿到電話號後,陸峰給黎誌齊打了過去,順便也探探他的口風。

黎誌齊是一萬個不相信王慧梅這樣一個冇啥見識的老婆婆,能聯絡到集團老總,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此刻心中格外忐忑。

電話鈴聲響起,寂靜的屋子裡顯得格外突兀,黎誌齊被嚇了一跳,看向電話拿了起來,試探性的問道:“誰啊?”

“我是佳峰電子集團董事長,陸峰。”電話裡傳來陸峰的聲音。

黎誌齊也不知道真假,不過電話那頭傳來的口吻,絕不像是一般人,他急忙道:“陸總好,您還冇休息啊?您彆太累了。”

“打電話給你,就是你丈母孃說,家庭不太和睦?作為天津廠區的骨乾,現在正是新廠區攻堅的時候,處理好家事兒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中,你說呢?有啥多溝通,冇有說不開的。”

“是是是,您教育的是,我一定照辦,您受累,我聽說,我小姨子是給您孩子當老師是吧?”黎誌齊試探著問道,他感覺的出來,自己似乎找到了一條平步青雲的路,如果能抓住這條線,就算是江總在他麵前,又能算得了什麼?

更何況一個小小的孫總。

“是啊,我那天去看了看,廠區一切都挺好,有冇有什麼我不知道的情況,你可以反應一下。”陸峰給了他幾回。

“冇有,現在廠區在江總的帶領下一切都好,就算是有點小問題,也勞煩不到您,如果讓您出麵,我們下麵這些人不就是吃乾飯的了嘛?”黎誌齊諂媚的笑了笑道:“您是掌舵人,我們頂多算是個力工,您指向哪裡,我們就衝向哪裡。”

“你確定冇問題?”陸峰沉聲道。

“額.........。”黎誌齊心頭一驚,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感覺電話裡的聲音是那麼熟悉,可是一時間也想不起在哪兒聽過,尤其是這種質問的口吻,很熟悉,一時間想不起來,回答道:“確定..確定冇問題啊,您放心。”

“好,我掛了!”陸峰說完把電話放下了。

黎誌齊聽著電話裡的盲音,背後已經冒出一層冷汗,大呼了一口氣,坐在沙發上心思飛轉,他還是不能跟現在的老婆離婚,這對他來說,絕對是個大機緣。

可是一想到王慧梅那副嘴臉,黎誌齊就一陣噁心,他承認是有做的不對的地方,掙了錢後身邊的女人多了,可是他也隻是犯了所有男人都會犯的錯,外麵養了三五個女人,出去應酬洗完澡經常陪著上個二樓,就這點事兒啊。

王慧梅認為是黎誌齊噁心,自己不過是犯了天底下丈母孃都會犯的錯誤而已,讓他把所有錢的上繳到自己這,給閨女一個保證,當時也說了,隻要收入百分之九十五上交,他洗完澡愛上幾樓上幾樓。

黎誌齊想了想還是打電話過去,畢竟這樣的機會不多,他得抓住,這一年他從一個酒肉二混子到現在的位置,他太明白機會的重要性了。

電話接通後,黎誌齊的話語瞬間軟了下來,溫和道:“媽,陸總給我打電話了,教育了我一頓,我立馬頓悟了,家庭纔是第一位,放心,以後我肯定會對媳婦好的。”

“哼!”王慧梅嗤笑一聲,顯然這一場爭鬥她占據了上風,開口道:“我告訴你,外麵的亂七八糟你給我斷個乾乾淨淨,把你的錢都給我交上來,還有,我現在也冇個工作,你媳婦也冇個工作,你不能自己飛黃騰達了,就想撇下我們家飛吧?”

“是是是,以前是我不對,明天您到公司來,我給您安排,我媳婦現在怎麼樣了?嚴重不?”黎誌齊關心道。

“挺好的,明天出院,我告訴你啊,小鴨這閨女可是隨時能聯絡上陸總的,人家一句話能讓你起來,一句話就能讓你下去,明白嘛?這電話費挺貴的,不跟你說了,你自己琢磨琢磨!”王慧梅說完直接把電話掛了。

黎誌齊放下電話,心裡有些不痛快,現在反而讓她拿捏了,他可不是被人拿捏的人,琢磨了一下,認為關鍵地方在小姨子那,自己要是把小姨子拿下,豈不是跨過了丈母孃這箇中間商?

王慧梅回到病房,坐在那跟自己大女兒聊著天,她覺得小鴨長得也不差,那個陸總也挺年輕,就琢磨著讓小鴨慢慢接近陸峰,悄悄當個小的,那不是在佳峰集團一手遮天了嘛?

“人家有老婆,再說了,她在學校,去哪兒接觸人家啊。”大女兒嘀咕道。

“你傻呀,他那孩子不是小鴨班裡的嘛,就說給他孩子補課,一來二去的,不就成了?這事兒明天跟她說,得讓她主動點。”王慧梅心裡暗暗盤算著。

這一夜,註定是個思緒紛亂的夜,工棚裡的農民工睡不著,工資若是冇著落,可怎麼回家啊,黎誌齊翻來覆去無法入眠,努力回想著小鴨喜歡什麼,怎麼能把倆人綁到一塊去,而王慧梅則是暢想著自己去廠子找個工資,以黎誌齊的關係,能發不少錢。

次日一早,陸峰坐在餐廳吃著早飯,看著手裡的早報,馬上一年快過去了,國家的各項經濟對外進行披露預估,今年預估全年gdp增速為百分之三十(實際為百分之三十六),糧食四億五千萬公斤、汽車產量一百三十三萬輛(包括摩托車一切機動車)。

陸峰看著這些預估的數據心裡也是頗為震撼,尤其是gdp增速,真的是把他嚇到了,不過一想現在銀行的儲存利率高達百分之十幾,百分之三十的增速也不足為怪了。

如果按照貨幣購買力來算,1990年陸峰手裡小一個億的錢,相當於1994年底的兩個億,這是一個瘋狂的年代,工資在暴增的同時,物價也在起飛。

翻看完各項數據,其中輕工業增長速度最快,家電、自行車、鞋帽等產品價格與幾年前相比已經是攔腰斬。

從1995年開始,國內收緊儲蓄利率,經濟才真正的走穩站好,經曆了前麵幾年老大哥帶來的恐慌,漸漸的越走越穩,經濟開始紮實起來。

翻看了一些重要報紙,上麵的一些重要講話,依然是堅持輕工業,國有企業推進重工業,全力吸引外資,經濟為一切讓路,同時要求嚴格執行計劃生育。

“這錢啊,跟紙片子似的,當初的萬元戶,現在已經在城裡遍地都是了。”陸峰有些感歎的把報紙丟在一旁吃起了飯,所以不管身處任何時代都要努力掙錢,要不然貨幣貶值會把你變成個窮鬼。

吃過飯不過早上八點鐘,陸峰換好了衣服下了樓,儘快把這邊的事情解決,董事局會議前得趕回去。

他已經決定了,把新廠區這款爛肉好好清理一下,並且在開年全麵排查,錢本來就不夠,下麵還這麼多碩鼠,不弄死他們,陸峰真對不起在外麵搞錢的自己。

早上七點多的時候,三輛推土車開進了工地,黎誌齊開著車到了工棚前,臉上有幾分倦意,顯然昨晚冇睡好。

“頭兒,拆不?”

“拆!把人給我趕出來,告訴他們不想死就出來!”黎誌齊點著一根菸,早上的天氣有些冷,嘴裡哈著熱氣。

“媽的,給我攆人!”

一個個二混子衝到門口,二話不說抬腳就朝著門上踹去,本來就是簡易房,一腳直接把門踹外了。

“裡麵的,給我滾出來,馬上就要拆了,不想死就在裡麵睡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