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也得琢磨琢磨,這事兒要怎麼說,畢竟這麼丟人的情況他也不好意思說,總不能說兩大國際企業在泰國市場圍攻失敗了吧。

與此同時,維拉也不得不跟總部彙報情況,捱了一頓罵,東芝海外事業部總裁佐藤與渡邊誌不同。

“不過是個小小的華夏企業罷了,那麼多優勢,讓你做成了這個樣子,簡直是愚蠢!!”佐藤沉聲道。

佐藤比渡邊誌年輕,不過四十多歲,負責海外事業部已經三年時間,正是年輕有為的時候,再加上東芝處於在全球高速發展期間,他比起渡邊誌更加野心勃勃。

“是,我是有點輕敵,隻是這樣做下去,會把市場做壞的,本身我們跟光明電子就不處於一個層次,其他的手段也無法動用,舉報查處,人家根本不搭理我們,而且一些社會閒散人員.......。”維拉把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佐藤聽完後,先對維拉進行了處罰,獎金全部扣除,留職察看,關於是否結束對光明電子的圍攻需要明天會議商量後再決定。

渡邊誌給艾森打了電話,把情況簡單的說了一遍,高盛那邊本來就是應付凱莉絲的,又不是動了什麼核心利益。

艾森聽到這個訊息也略顯意外,在泰國市場,陸峰居然冇被弄死?

“好的,我知道了,這件事兒我會上報的,也辛苦您,您那邊應該不早了吧,早點休息。”艾森客氣道。

“好的,麻煩您了。”

渡邊誌掛了電話,從艾森的口氣裡聽的出來,這就是個應付事兒的活兒,對方顯然也冇怎麼放在心上,他也暗鬆了一口氣,糊弄過去就算了。

大品牌去一個市場內碾壓剛成立的小品牌,本來就不好打壓,最常見的辦法就是,通過一些司法途徑直接關閉或者是賠償,造成對方破產。

次日一早,渡邊誌到了公司就開會,對於泰國分公司的負責人給予撤職處分,並且空降一人去任總裁,不得立刻解除優惠活動,但是需要收回巨大優惠活動,未來要加大市場營銷預算,提高品牌形象。

而佐藤將這件事兒上報高層後,高層反饋到了美林投資,美林投資對於這件事兒也不看重,隻是說做過就好,其他的不重要,他們隻是需要想凱莉絲表個態而已。

會議室內的佐藤臉色並不好看,雖然高層冇說什麼,可他覺得臉麵上過不去,被一家小公司這麼耍,簡直是奇恥大辱。

“我們跟摩托羅拉是競爭關係,也是兄弟關係,但是他們做不好,不代表我們做不好,想要在全球商界中存活下來,就是要把競爭對手做不好的事情,給他做好了,這樣纔有未來!”

佐藤神色嚴肅的朝著眾人道:“既然總部三千萬已經砸下去了,那麼我不介意再拿三千萬出來,今年的海外事業部營收相當好,捏死他一家小公司,隻需要我們一個部門就好。”

“佐藤社長說的對,不能這麼算了,傳出去,誰都可以騎在我們頭上了。”

“冇錯,而且我認為是人的原因,泰國分公司的總裁維拉存在重大過失,換一個人,耗也能把他耗死在那。”

“就算直接打壓不死,確實可以將他耗死!”

眾人七嘴八舌的說著,話語裡滿是拍馬屁的味道,佐藤今年的業績不錯,部門留存了不少資金,可以用作海外投資,他偏要跟陸峰耍耍。

上午,隨著店鋪開門,摩托羅拉與東芝不再進行優惠活動,這讓不少半夜起來排隊的黃牛破口大罵,現場甚至出現了推搡。昨日囤貨的黃牛則不同,今天他們就可以把貨拿出來賣了。

陸峰起來的有些晚了,吃著早飯聽著今天市場上的情況,乍泰已經滾蛋,即將有人來接替他的工作,摩托羅拉認慫了。

“真是來勢洶洶,結果是乾打雷不下雨。”凱文坐在對麵放下筷子道;“兩家企業這麼搞,一般人早就嚇死了,也就是你啊!”

“還冇完,渡邊誌慫了,我是真冇想到,東芝冇慫,我也冇想到。”陸峰靠在椅子上問道:“那個維拉冇說什麼情況?”

“他們公司對外聲明是,會繼續投入三千萬美金,並且維拉受到了處分,可能會被開除,維拉在接受電話采訪的時候表示說,接下來可能要跟我們耗下去,就是拿三千萬美金耗個一年半載的。”凱文助理在一旁說道。

“知道我們現在資金緊張,耗不起,還硬要跟我們耗,還真是條好狗啊,渡邊誌見了,也得豎個大拇指。”陸峰長舒了一口氣,這還真捏在他七寸上。

但凡維拉和乍泰明白這一點,也不至於混到現在這個份兒上。

“陸總,現在整體情況已經得到了緩解,我留下來就好,您要不先回去?我們現在應該對外宣佈泰國市場的成功,儘快拿到融資!”凱文建議道。

“不差這點時間,捏死一個東芝,還不是什麼大問題!”陸峰自語道。

啥?

旁邊的助理都聽傻眼了,捏死東芝不是什麼大問題?

哪怕是凱文,也覺得陸總是不是冇睡醒。

陸峰看著兩人質疑的眼神,也不多解釋什麼,說道;“他們收緊了優惠,我們也收緊,同時加大通帕拉的愛國小故事,圍繞精品國產為賣點進行不斷的強化,這是永恒的一條路!”

“明白!”凱文答應下來道:“本來打算今年打通泰國、新加坡、馬來西亞這三個城市,目前來看,年底最多打通兩個,這邊穩定下來後,我會儘快趕赴下一地點工作。”凱文簡單的說了一下自己的下一步。

“可以,但是這邊的負責人一定要選好,通帕拉不行,為了防止出現海外負責人一家獨大的情況,每隔四年一輪換,這方麵的一些製度安排要考慮清楚。”陸峰吩咐道。

“好的,海外分公司人員任用製度,到時候會出一個提案,您看一下。”

“穩定住市場,驅虎吞狼,東芝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來處理,還有就是富豪安保公司,納入到光明電子旗下,以後我有需要保鏢的地方,就由這家公司負責,我希望幾年後他變成了一家正規且全球聞名的保鏢公司,而不是一個流氓混混團體。”陸峰沉聲道。

“我會安排下去的!”凱文有些猶豫,不過還是問了:“那您接下來什麼打算?”

“接下來?”陸峰點著一根菸道:“讓世界做好震驚的準備。”

說完,陸峰站起身走了。

世界震驚冇震驚他倆不知道,反正現在他倆挺無語的。

“陸總,一直都這樣嘛?”助理忍不住問道。

“額....不該問的彆問。”

摩托羅拉和東芝的優惠減少,隨之而來的是黃牛開始出現在街頭,大批大批的以九折價格兜售嶄新的產品,前兩日兩家門店有多瘋狂,現在就有多冷淡。

端起內透支了未來的銷售額,必將會造成這種局麵。

相反,光明電子的門前依然人山人海,因為取消優惠後,價格依然很便宜,並且這兩天的放量優惠,讓不少人第一批使用了光明電子的產品,質量過硬永遠是最好的宣傳手段。

普通人對於商界的事情並不瞭解,他們隻是知道多了一家東西不錯,價格便宜的地方,讓很多用不起電視機、vcd的家庭第一次擁有了這些。

當日的電視機銷售市場,光明電子出售的光明電視機占據市場百分之九十五,短期內兩家的這種頹勢,很難得到解決,弄不好,就會一直被光明電子壓著。

畢竟現在一些年輕人的嘴裡開始出現,支援光明就是支援泰國未來這樣的口號。

陸峰中午短暫的休息了一下,睡醒來看了看時間,先給瑪哈的助理打了過去。

“哪位?”

“您好,我是陸峰,想問一下,方便幫我轉接西拉米嘛?”陸峰問道。

“你稍等!”

幾分鐘後,電話被轉接了過去,西拉米得知是陸峰,顯得有幾分開心,說道:“陸先生,你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陸峰看了一眼身邊的翻譯,聽完之後道;“就是有一段時間冇聯絡你了,不知道你現在過的怎麼樣?”

“我還算可以吧,我爸媽也來了曼穀,弟弟有了體麵的工作,一切都挺好的。”西拉米說了身邊每一個人的變化,唯獨冇說自己。

“那就好,有件事兒我想求你,以後還希望你能多幫通帕拉說點話,現在這家公司總算是站起來了,當然了,你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儘管說。”陸峰很是直白的說道。

“您放心吧,我記者您的恩情呢,這段時間頌帕先生也很照顧我,一切都好。”

“那就好!”陸峰很想知道她到底過的好不好,可是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隻能客套了半天,把電話掛了。

低歎了口氣,陸峰自我安慰不是在自己讓她走到這一步的,而是命中如此罷了。

好一會兒擺脫了負麵情緒,看了看時間,下午四點,現在的凱莉絲還在夢中呢,再等等吧。

一直等到晚上八點鐘,陸峰打通了她的電話。

“哪位?”

“哈嘍,早上好啊,凱莉絲!”陸峰很是熱情的打著招呼。

“陸峰?”電話那頭有些不敢置信。

“對啊,我就是你的小小特工,陸峰啊,是不是想我了?”陸峰神情輕鬆道:“之前我們是有點不愉快,但是沒關係的,現在我這裡有一個勁爆的訊息,你要不要?免費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