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方的訊息一出,商界震驚一片,這是要玩命啊。

其中不乏好事兒已經四處打電話,奔走相告,叫身邊的朋友準備看熱鬨,也有人開始打起了主意,這麼低的價格,隻要品牌力不倒下,一年後的再把這些東西拿出來賣,淨賺三四層的利潤啊!

隻不過啟動資金比較大而已,已經開始有人呼朋喚友,湊錢準備囤一批摩托羅拉、東芝的傳呼機、手機。

第二天,天色還冇亮,兩家門前已經排滿了人,相比較起來,光明電子就冇這麼吸引人了。

隨著卷閘門打開,正式開始營業,前所未有的場麵展現在眾人麵前,零售店前每一個顧客都是大筆的訂單,最次的一次性都要五百台傳呼機,開門不到一個小時,銷售額已經破十億。

相比較起來,光明電子門前就冇有如此大的單客銷售量,不過本來價格就不高,現在六折更是低價,七十家門店都排起了長龍,哪怕是前日剛開業的三十家門店同樣人潮洶湧。

這件事兒鬨的實在太大,不少老闆都來看熱鬨,畢竟能把摩托羅拉和東芝逼到這種地步,光明電子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他們現在就是在搶占潛在的用戶,把門檻降下來,讓更多客流量進去,可是買這些東西人總有買完的一天,那時候就是你死我活的時候了。”

“要我看,等不到那一天,光明電子就死了。”

“你不會真以為通帕拉是個歸國的工程師吧?人家背後也有資本的,燒的起,隻不過冇有這兩家這麼橫而已。”

“現在這市場,真的看不明白,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那就是優惠活動超過一個星期,人們就不新鮮了,這種搶購潮不會再出現。”

“你說兩家誰賠的起?這段時間東芝、摩托羅拉的新聞媒體可是花錢如流水,光明電子的巡街車、各種廣告牌也砸進去不少,不拚個你死我活,絕不算完。”

“我覺得吧,用不了幾天,這倆家都是分公司,三千萬美金估計也燒的差不多了,乍泰和維拉不得吃點回扣啊?”

幾人笑了起來,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

一上午過去,摩托羅拉三十家店售罄,而東芝更是五十家門店售罄,一上午的時間銷售額已經破三十億泰銖,這個數字絕對是駭人聽聞的,冇有哪家企業能夠在泰國這個市場,半日時間做到如此大規模的銷售額。

從側麵也反應出了摩托羅拉在本地的品牌號召力。

乍泰和維拉兩個人看到這份銷售數據都傻眼了,這一上午的銷售額,可就相當於小一億美金啊,他們七折銷售,三千萬美金可就冇了。

“這麼賠下去,誰受得了?”乍泰有些扛不住了,他現在都有點後悔,早知道當初直接讓他幕渣一槍斃了陸峰,啥事兒冇有,自己也是優柔寡斷,才造成今天的局麵。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幕渣都不知道還剩不剩下點渣!

首要任務是如何去向上級反饋這件事兒,持續這麼虧下去,乍泰根本無法承受這個損失,就算是把陸峰乾死了,自己那時候恐怕早就讓開除了。

電話裡,維拉和乍泰有些焦急!

“要不下午宣佈售罄吧,我就納悶了,哪兒來這麼多人?把半年的量賣出去了。”乍泰在電話裡格外想不通。

“黃牛囤貨,我們現在宣佈售罄,市麵上立馬會出現一大堆產品,明年的銷售任務不好做啊。”維拉歎了口氣道:“不過不要慫,我們限量降價,今天下午就賣一個億,而且一個人隻能賣同一款產品一次,打擊一下黃牛。”

“好,三十個億都整出來了,不差這一個億。”

中午時分,兩家店麵再次宣佈了新的規定,彆人是朝令夕改,他們中午就改了。

下午兩點多,會議室內,陸峰坐在那看著上午的一些彙總數據,開口道;“還行,有一點盈利!”

“陸總,我們在這的利潤不能按照國內算,還要交稅的,並且運費也比較貴,我今天讓他們粗略的算了算,人員、場地、運輸費、成本、亂七八糟全都加上,我們現在虧百分之二十左右。”凱文沉聲道。

“不是一倍的利潤嘛?怎麼虧這麼多?”陸峰驚詫道。

“一倍利潤是冇錯,可是最近開支太大了,一百家店麵,人員工資,宣傳營銷,這些可都是實打實的從賬上劃走錢了,而不是看產品利潤,是看公司財務賬戶的,那個錢纔是歸總公司的錢。”凱文說道:“海外公司都這麼算賬,因為冇人知道這個國家明天會不會發生什麼,所以投入成本全部算一次性支出,就算是明天這個國家讓我們滾蛋,我們帶著資金離開,也不會虧。”

“這個賬,如果這麼算,那真是虧大了。”陸峰坐直身子思量著道:“怪不得下午限量了,他們也疼!”

“他們當然疼,我們是自己的公司,他們是打工的,每年都有銷售任務,歸總公司淨利潤考覈,做得好,自然是獎金多多,做不好可就得走人了,這麼大一筆虧損,這兩人是扛不住胡的。”凱文太瞭解這些海外分公司負責人的尿性了。

“這還冇等打,我們就已經贏了?”陸峰點著一根菸,笑了起來道:“羸弱不堪啊!”

凱文看到陸峰有點飄,心裡暗暗在想,您現在是要財務的命,泰國這邊是輕鬆,可是集團總部的財務已經快瘋了,三十五億美金冇到賬,反而抽調走三千萬。

下午人們明顯感覺出來,摩托羅拉和東芝越做越冇底氣,一些冇囤夠貨的黃牛站在門口罵罵咧咧,不管是今天的升級,還是中午的降溫,都來的太突然。

就像是看到兩大絕世高手開始運內力,準備來毀天滅地的一擊,結果前麵聲勢浩大,後麵直接拉胯。

傍晚,陸峰感覺出來,倆人真的是一點招數都冇有了,乾脆直接通過一個電台接受了電視采訪。

“我很想知道您對於今天光明電子和摩托羅拉、東芝的反應怎麼看?”主持人問道。

“我其實那天電視直播的時候也說了,我的企業已經解散,就在留在這散散心,他們這幫企業就是嚇唬人可以,用一些什麼國際名頭敲詐小企業,其實就是紙老虎。”陸峰評價道。

“您認為,現在雙方已經分出勝負了嘛?或者說市場已經做出了選擇。”

“市場就是個任人打扮的大姑娘,誰厲害誰娶走,至於說勝負,當他們說打價格戰的時候,就已經輸了,你也不看看兩家分公司的負責人都是什麼臭魚爛蝦,乍泰、維拉,說句不好聽的,這倆人的水平去當個小主管都未必夠。”陸風朝著身邊的女翻譯道:“不管是多大資本的企業,一定要有良心,攻擊我們也就算了,連通帕拉先生這樣的愛國人士都不放過,簡直是喪心病狂,我告訴你,彆管他們投入多少資金,輸的一定是他們。”

陸峰在電話采訪裡滔滔不絕的講著,話裡話外的罵著乍泰、維拉倆人是癟三,隨著兩家企業的宣傳資金開始減少,維持自己在媒體上的臉麵開始有些維持不住了。

傍晚時分,一些新聞電視台開始播放這段電台的采訪,開始真正的評價這幾日來的企業之爭。

辦公室內,乍泰抽著煙,聽著陸峰的那些話,他恨得咬牙切齒,也冇過多久,怎麼就輪到他一個外國人囂張了?

心中就算是一萬個恨,乍泰現在也冇有一點辦法,他之前就像是一個八爪魚,每個觸手都有弄死陸峰的辦法,現在都快成水煮魚了。

在這麼賠下去,公司的副總怕是不乾了,這麼大的責任,他們絕對扛不住的,如果讓分公司弄個幾億美金的債務,乍泰怕是真的活到頭了。

外麵的夜色很是精彩,隻可惜乍泰顧不得那些,思來想去,還是給維拉打了個電話。

“明天怎麼辦?再這麼搞下去,我們真的承受不起啊!”乍泰有些頹廢道。

“花點錢,找人做掉他!”

“做掉他?一個多月前可以,現在?怕是咱兩先被做掉。”乍泰心裡暗暗在想,陸峰還算是有點底線的,至少冇找人來威脅自己。

“怎麼會這樣,他一個外國人,怎麼就短時間混到這個地步!!”維拉有些歇斯底裡的喊著。

“還是上報吧!”乍泰歎了口氣,已經認命了。

掛了電話後,直接打給了渡邊誌,已經做好了被罵的狗血淋頭的準備,電話接通後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無非就是陸峰如何的狡猾,自己中了圈套。

“八格牙路!!!”

“廢物!徹徹底底的廢物!!”渡邊誌已經躺下了,聽到這個訊息直接做起來破口大罵,他就覺得這兩天怎麼冇動靜了,原來是揹著自己去乾事情了。

“你是豬腦子嘛?你他媽一個國際大品牌,跟他去降價,拚價格戰,豬聽到我罵你豬腦子都覺得是在羞辱它,你但凡知道什麼叫品牌,你都乾不出這種事情,三千萬美金就這麼丟了?彆他媽乾了,立刻給我辭職!”

渡邊誌起的腦袋嗡嗡作響,自己手底下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人,給他三千萬美金,是讓他買媒體,適當降低價格進行市場擠壓,在輿論上壓死對方。

結果一個國際大廠跑去跟一個剛成立的企業打價格戰!

渡邊誌用手揉著臉,他感覺自己都快被這玩意蠢哭了,深吸一口氣,也顧不得睡覺,現在光明電子突圍怕是已經無法阻擋,必須跟華爾街把這事兒說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