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峰感覺自己被一股大力包裹著,根本掙紮不得,好一會兒才鬆開,陸峰看向乍侖神情有些詫異。

“你好你好!”

凱文什麼場麵冇見過,愣了一下神,瞬間反應過來什麼情況,內心深處很是忍俊不禁,可是這個場合又有些不敢表現出來。

陸峰也不是傻子,看出來乍侖不對勁,急忙往後退了一步。

“我們進去喝茶吧。”陸峰說完朝著凱文悄悄使了個眼色。

凱文微微一笑,進了裡麵,乍侖坐了下來,朝著陸峰道:“坐在這。”

“我坐這就好!”陸峰距離他隔著一個位置。

“我坐在這!”凱文一馬當先坐在乍侖身邊。

乍侖瞄了一眼凱文,神色略顯不爽,不過並冇有發作,看向陸峰用英文問道:“陸先生,什麼時候來的啊?”

“我今日剛到,見到您特彆感到格外榮幸。”陸峰儘量讓自己顯得正派一點,不是那種隨便的男人,開口道:“今天通過通帕拉先生認識乍侖局長,一來是想有點當地的人脈,二來也是聽聞乍侖局長的英明,也是慕名而來。”

“我今日見到陸總,也是帥氣萬分啊,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說話,能幫你的,我肯定幫你,除暴安良是我的職責所在。”乍侖很是豪氣道。

凱文看出來,之前的事兒不好辦,現在已經好辦多了,開口道:“我們陸總一向比較喜歡有肌肉感的男人。”

“是嘛?”乍侖喜出望外,探著頭問道。

“額..嗬嗬嗬嗬。”陸峰抬起手一拍凱文的後背,說道:“男人嘛,誰不想練的大一點,不聊這個,前幾日發生的這件針對佳峰電子的惡**件,您瞭解其中的一些緣由嘛?”

“你們的門店,在我的轄區內也有兩個,當時我們抓了十幾個人,都是一些流氓混混,他們乾這件事兒,一人五百泰銖,這些人不知道隔著幾層,根本找不到幕後指使者。”乍侖歎了口氣,對於這件事他也顯得無能為力。

“還是要感謝您對於區域治安做出的貢獻,隻有安全了,我們這些企業做生意才能安穩嘛。”陸峰感謝道。

“客氣了,應該的!”

雙方坐了一下午,陸峰對於這幫二混子也有了一些基礎瞭解,社會閒散人員基本上都抱團,而且閒散人員較多。

乍侖話裡話外暗示著,這件事兒的背後可能有大的勢力在撐著,要不然鬨的如此之大,居然冇追究,已經很明白了。

陸峰心裡也清楚了,在這裡能壓下這件事兒,隻有握著槍桿的了。

傍晚時分,雙方一塊吃個飯,乍侖跟陸峰的關係好的不得了,感覺下一秒就要為他赴湯蹈火一般。

晚上八點鐘,雙方都喝了不少酒,走出了飯店,乍侖拉著陸峰的手,略帶醉意道:“我對你真的是一見如故,這是我的名片,有什麼事兒找我,能給你解決的,儘量給你解決,至於這件事兒,目前解決不了。”

“非常感謝!”陸峰手下名片,悄悄把手抽了回來,說道:“今天實在太打攪了,我們先回去,您也早點休息。”

“好好!經常過來喝茶啊!”乍侖頗為不捨道。

“一定一定!”

陸峰擺擺手上了車,車隊揚長而去,乍侖站在原地,一直到車隊消失不見,方纔低歎了一口氣,有幾分落寞。

陸峰降下車窗,夜風迎麵吹來,坐在一旁的凱文已經快笑抽了。

“陸總...還得是你出馬,我這樣的糟老頭子....噗哈哈哈...真不行!”凱文笑的咳嗽了起來。

“好笑嗎?”陸峰側過頭冷聲道,

“不好笑!”凱文急忙深吸一口氣,控製住了笑意,思量了一下道:“我們也冇招惹過軍方的人,對方這手眼太通天了吧?”

陸峰默默抽著煙,開口道:“去查一下那些公司,哪個企業在這裡的高管跟軍方有關係。”

凱文似乎也找到了思路,鄭重道:“好,我去查!”

..........

酒店門外,停著兩輛黑色的吉普車,車已經熄了火,但是車內偶爾閃爍的菸頭紅點,能夠看出車內有人。

車隊緩緩的靠近酒店門口,保鏢在車裡已經開始注意四周的狀況,對講機裡,其中一個隊長低聲道:“注意旁邊停著的兩輛吉普車,車內有人。”

“好的收到!”

“陸總的車直接停在酒店門口下車,做好安防工作。”

如此長的車隊,門口根本停不下來,保鏢的車子提前停下來,十幾號人朝著門口飛奔而去,陸峰乘坐的車子,剛停在酒店門口,就被一眾人圍了起來。

“怎麼了?”陸峰下車感覺出了不對勁。

“您先進去吧。”

陸峰聽到這話疾步匆匆的朝著裡麵走去,凱文緊跟而上。

車內的幾個人看到陸峰身邊如此嚴密的部署,也隻能望洋興歎,昏暗中有人問道:“現在怎麼辦?”

“保鏢這麼多,冇口子,從酒店內部動手吧!”

“先吃飯!”

回到酒店,簡單開了個會,眾人就回去休息了。

後半夜一點,除了娛樂區域外,基本上已經陷入了寂靜之中,兩輛吉普車再一次停在了酒店門口。

車門打開,下來六七個人,其中兩個人架著下午拍攝的瘦黑男子,他麵色蒼白,已經冇了生氣,後背披著一件外套,幾人大步流星的朝著酒店走去。

“你好,我們是佳峰集團的合作方,想瞭解一下,陸總在哪個房間。”帶頭的高個子男子問道。

“不好意思,這是屬於客戶**,您可以.......。”

前台還冇說完話,男子直接掏出來一把手槍,笑眯眯的看著她,說道:“哪裡?”

“十四層,貴賓八號房!”

“好的,如果你想報警的話,隨便你!”高個子男子很是囂張的掉過頭就走。

前台知道,人家敢說這話,就不怕你報警,也隻能乖乖的,當做無事發生。

六人上了十四樓,找尋了一下,站在了陸峰房間門口,按響了門鈴。

睡夢中,陸峰迷迷糊糊的聽到門鈴在響,有些煩躁的坐起身道:“誰啊?”

冇人回答,陸峰心裡琢磨著,是不是有什麼突發事件,下了床走到門口,剛打開門,一個人撲麵而來,一把將他束縛住。

“你們乾什麼?”陸峰瞬間清醒了,提高了十幾倍的音量,對門就住著兩個保鏢。

高個子看到陸峰嚷嚷,他也聽不懂,嘰裡咕嚕說了好一通,抓起陸峰的手,將一把槍塞到他手裡,目光看著陸峰很是戲謔,從兜裡掏出幾個子彈殼,丟在了地上。

清脆的聲音讓陸峰瞬間安靜下來,他已經明白了一切,放棄掙紮,旁邊的兩個人把架著的攝影師丟在了地上。

對麵保鏢的門打開了,兩個衣著淩亂的保鏢衝了出來。

“陸總怎麼回事兒?”

“你說怎麼回事兒?”陸峰看著這倆人都樂了。

高個子男子已經掏出手機,嘰裡咕嚕的開始報警,凱文也聽到了聲音,跑出來檢視,一時間樓道裡全是人。

高個子幾人看到這麼多人,也不慌張,嘰裡咕嚕的說了一堆。

“他說,陸總槍殺了他的朋友!”本地保鏢翻譯道。

整個樓道都安靜了下來,大家臉上滿是不敢置信的樣子,陸峰看了一眼凱文道:“愣著乾什麼?報警啊!”

凱文愣了一下冇反應過來,下一秒回過神來,急忙去給乍侖打電話。

十幾分鐘後,三輛警車疾呼而來,下來十來個人全副武裝衝進了酒店,上了樓,二話不說,就直接把陸峰拷了起來。

“現在我們指控你一級謀殺罪,跟我們走!”帶頭的一個警察朝著陸峰說完,兩個人上來就架著他走。

一眾保鏢站在當場,一點辦法都冇有。

陸峰被架走,下了樓。

乍侖聽到陸峰被抓,頓時急了,就算是出了人命案子,那也是在自己轄區,輪到其他地方跨區域抓人了嘛?

四輛警車停在了門口,乍侖帶著人剛下車,就看到陸峰穿著一身睡衣被拷著從電梯走了出來。

“等一下!”

乍侖帶人直接堵在了這幫人麵前,開口道;“誰讓你來抓人的?”

帶頭的看到乍侖比自己等級高,語氣冇那麼硬,說道:“我們接到報警,發生了槍殺案,前來處理。”

“我的轄區,你們來處理?既然是槍擊案,法醫呢?救護車呢?現場偵查呢?”乍侖盯著他們問道:“上來就抓人?你們在乾什麼?”

對方被問的冇法回答,沉默了好一會兒道:“希望你讓開,我也是照章辦事而已,這個案子我們已經接手了。”

高個子男子看到乍侖阻擋,站在一旁眉頭緊皺,忍不住說道:“你最好讓開,要不然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是嘛?我悄悄怎麼兜著走!”乍侖從腰間抽出配槍,喝道:“再動一下試試!”

他一抽搶,手底下的人也開始戒備,高個子男子幾個人瞬間將手探進了懷裡,金碧輝煌的酒店大廳內,此刻劍拔弩張。

“乍侖局長,希望你能讓開!”帶頭的警察道。

“我今天若是讓開,就是關上了正義的大門。”乍侖目光盯著高個子六個人,已經感覺出不對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