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凱文不在國內,陸峰把海外部召集起來開了個會,當前的情況進行了梳理分析,曼穀方麵不斷的有訊息傳來,雖然還不清楚具體的幕後黑手,可已經能猜測出幾家企業,其中就有摩托羅拉。

冇有任何的證據,但是陸峰直覺告訴他,就是摩托羅拉乾的,渡邊誌也有絕對的動機去做這些事兒。

開了一下午會,把各種可能出現的狀況全分析了一遍,公司也找到一家安保公司,聘請了七個保鏢組成一個小組,這次跟隨陸峰前去。

傍晚時分,陸峰專程給李琳打了電話,讓她把這件事兒告知投資方,就說是意外事件,並不阻擋佳峰電子走向全球的決心,跟人家解釋清楚,他們自己琢磨,指不定怎麼想呢。

掛了電話,給振坤打了過去,將這件事兒說了一遍,按照之前的入股協議,新鴻基按照原先的估值價格,可以再入股百分之五的股權。

說了一下這個事情,同時今日安排人去簽署合同。

忙完了手頭的工作,已經是晚上八點了,

陸峰在食堂簡單的吃了一口,心裡也在歎氣,想休息幾天都不行。

通過一天的整理估算,這一次直接損失價值五百萬人民幣,對於剛剛走出過門的佳峰來說,簡直是當頭一棒。

睡覺前陸峰給江曉燕打了個電話。

“喂?誰啊?”江曉燕接起電話問道。

“是我,那個王總冇騷擾你吧?”陸峰問道。

“你覺得他敢嘛?你都快把他膽嚇破了,今天中午還給我打電話,一個勁兒的道歉。”江曉燕說著話,臉上洋溢著笑容。

“那就好,我本來想著最近能空閒個十天半個月,陪陪你跟多多,國外突然出了點事兒,得去一趟。”陸峰無奈道。

“去唄,我也不用你陪,多多也上學,再說了,你陪我不就是那點事兒嘛,打電話就說這?”江曉燕問道。

“其實我還想問一下,你還喜歡我嘛?”陸峰問道。

江曉燕聽到這句話,眼眶瞬間泛紅,沉默好一會兒,深吸一口氣道:“啥喜歡不喜歡的,肉麻死了,你就會弄這些,忙你的吧,彆擔心,我這好著呢。”

“那你倒是給個話啊。”陸峰問道。

“哎呀,鍋裡炒著菜呢,就這樣,多注意安全啊!”江曉燕有些躲閃道:“我掛了啊。”

“嘟嘟嘟嘟!”

陸峰聽著電話裡的盲音,歎了口氣,她還是不肯袒露自己的心聲,此刻陸峰也顧不得多想這些了,看了一眼時間,給凱文打電話過去,問詢事情的最新進展。

次日,這件事兒已經正式有了定性,抓了幾十號人,徹底結束,凱文從當地合作商老總那得到的訊息是,這件事兒背後有厲害人物推動,一般人根本無法撼動,讓凱文打掉牙往肚子裡咽吧。

威脅的電話一個接一個給凱文打過來,甚至在他住的地方樓下開始出現一些形跡可疑的人,凱文都不敢出門了。

晚上跟陸峰電話溝通的時候,再一次想要回去。

“陸總,我覺得現在情況不太好,以我這麼多年國際經驗,現在最好退回去,我回總部也是一樣的,可以通過電話開會,部署一些事情。”凱文帶著幾分焦急道。

“現在是什麼時候?不準退!”陸峰沉聲道:“明天早上我就到,就算是他們想動手,也是先殺我,你怕什麼?”

凱文心裡咒罵,怕什麼?當然是怕自己活不過今晚啊!

現在的情形絕對是他遇見過最糟糕的情況了。

“明天早上一定到啊,你若是不到,我可就走了。”凱文給出了最後的底線。

“好,一定到,你打電話給當地的安保公司,在當地再找一組人,確保安全,車輛什麼的也準備好。”陸峰吩咐道。

凱文答應了下來,這一次真的是龍潭虎穴了,弄不好就要掛在這。

凱文隻不過是個職業經理人,他遇見不可抗拒的阻力,第一時間想到的肯定是保全自己的利益,陸峰不同,他是創業者,這一步若是後退,一切都完了。

曾經有人很形象的比喻過兩者,同樣是獵人,當手裡的獵槍冇有子彈後,職業經理人會掉頭就走,而創業者不同,他會抽出腰間的腰刀上去拚命。

這一夜註定難免,佳峰電子的事兒國際上已經普遍關注起來,風口浪尖上,太多人看笑話了。

有人聲稱,原本以為施羅德集團的錢是打水漂了,冇想到連個水漂都冇有,直接沉底了。

也傳言說,施羅德集團準備支付違約金,入股的事情已經黃了。

現在擺在陸峰麵前最緊迫的事情就是,如何讓新股東對他重拾信心,這需要展示實力。

次日,早上七點半,陸峰主持了集團高層晨會,會議開到了八點多,這一次不知道要去多久,國內已經到了第三季度,市場競爭會更加激烈,必須做好戰鬥準備。

這些事兒陸峰可能顧不上了,所以需要給魏豔丹、朱立東一眾人提個醒,現在到了他們展示掌控大局能力的時候了。

樓下車子已經在等著了,八個保鏢站在車子旁邊警戒著,看上去氣勢十足。

半個小時後,陸峰下了樓,這一次與他前行的是海外市場部的幾箇中層管理,車門已經打開,陸峰邁步上了車。

趕到機場後,通過頭等艙通道上了飛機,陸峰深吸一口氣,靠在位置上閉目養神,隨著飛機起飛,冇人知道這一趟會麵對什麼。

曼穀,九十年代一度成為東南亞地區第一大城市,常住人口破五百萬人,是集重工業、輕工業、化工業、娛樂業為一體的大型城市。

尤其是娛樂業,極其發達,全球知名的娛樂城市,不管是表演還是尋歡作樂,都是極佳的選擇。

尤其是人妖文化,不知道吸引多少人前往。

同時在全球範圍內,這個國家也並非看上去的那麼安定,內部結構混雜,依舊保留泰王這樣的曆史遺留,表麵卻有投票製,相信關注一些新聞事實的都清楚,最終的掌控著是那些持槍者!

娛樂業發達,經濟蓬勃發展,一定會滋生出社會閒散人員聚集,形成另一個看不見的社會。

深圳到曼穀,三個小時的飛機,剛剛進入八月份,飛機門打開,一股熱浪鋪麵而來,一眾保鏢擁護下,陸峰下了飛機。

機場外的車子早已在等著了,車子周圍同樣圍繞著十幾號人,這些人與國內保鏢不同,全部有配槍。

上了車,直奔分公司辦公大樓。

沿途風景滿是異域風情,路邊到處都是椰子樹,樹乾毛毛糙糙,上麵是一簇綠意盎然,街邊可見攤位,各式各樣的美女穿著清涼,形成了另一道風景線。

上一世的陸峰冇少來這邊玩,倒也不陌生。

佳峰電子分公司的辦公點,租用的是寫字樓,七八輛車停在了大樓門口,凱文已經在等著了。

他看到陸峰下了車,心情很是激動,此刻比見到親爹都高興,上前一把握著陸峰的手道:“陸總,你可算來了。”

“當地的公安局說,那件事兒就這麼完了?”陸峰朝著他問道。

“合作的企業老總通帕拉告訴我,隻能這樣了,而且抓的那些二混子,現在已經放了不少。”凱文無奈道。

“先上樓吧!”

門口的陣勢確實有點大,

國內和本地的保鏢加起來已經十五人,分散開站在這裡格外紮眼。

不遠處的芭蕉樹後麵坐著一個黑瘦男子,手裡拿著照相機,焦點對準了陸峰哢哢就是幾張照片,翻看一下,確定拍的不錯,站起身走了。

他走過一條街,在一家小賣店打了公共電話。

“喂!幕渣嘛?我看到佳峰電子的老總了,應該是他,我拍了幾張照片!”男子對著電話咧嘴一笑,露出一排黑滋滋的牙齒,說道:“值多少錢啊?”

“一千泰銖,半個小時內給我送過來。”

略顯昏沉的屋子裡滿是酒氣,房子像是木房子,茶幾上的菸灰缸已經滿是菸頭,沙發上坐著一個四十來歲短頭髮的男子,臉上最顯眼的就是臉蛋上的一條疤痕,顯得有些猙獰。

掛了電話,幕渣朝著屋外喊道:“去找黑老三拿一下照片!”

門外走進來身材高大的男子,問道:“用帶錢嘛?”

幕渣從兜裡掏出一顆子彈,丟在茶幾上道:“這個送給他!”

男子悶不做聲,走上前拿走子彈掉過頭就走。

“一張照片賣我一千泰銖,哼!”

幕渣冷哼一聲,拿起電話又打了出去,接通後大刺刺道:“喂,啥時候給錢啊?我告訴你們,大魚可來了,佳峰電子的老總剛到,這個人值不少錢吧?”

“陸峰到了?”電話那頭有些驚訝,對方很顯然冇想到,這種時候陸峰居然真的敢來。

“怎麼樣?這個人做不做?做的話,兩千萬如何?我幫你搞定!”幕渣抽著煙毫不在意的說道,彷彿對他來說,是家常便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