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問了一下公司的情況,整體而言算是穩定,掛了電話,心頭總算是寬鬆了一些,事情有了進展,懸著的心放了下來。

外麵已經華燈初上,到了晚飯時間,陸峰準備跟王元賀三個人吃個飯,這段時間這三人也算是儘職儘責了。

剛準備出去找安佳慧,電話響了起來,陸峰接起電話道:“哪位啊?”

“是我,你已經搭上線了,我在這裡也冇什麼事情,明天就回去了。”蘇有容說道:“其他的幫不了你,隻能靠你自己了。”

“行,你早點回去也行。”陸峰想了想道:“一塊吃個飯?”

“就定在你酒店樓下的那家西餐廳吧!”

雙方約好後,半個小時後,陸峰看著對麵麵色略顯蒼白的蘇有容忍不住笑了起來,開口道:“這回你知足了吧?”

“我就好奇,那什麼藥啊!”

“行了行了!”陸峰擺擺手,不想再提。

今天不管是凱莉絲還是珍妮弗,都冇有給自己打電話,估計是在謀劃新的計劃,這一次算是給陸峰長了個記性。

對方是下的這種藥,若是毒藥呢?

後果不堪設想!

陸峰一向覺得自己是個聰明人,更何況當天還有蘇有容這麼個聰明人也在場,結果還是著了道,想想都覺得後怕。

次日,隨著飛機起飛,蘇有容帶著一眾人離去了,同時在華爾街日報的投資板塊,第一欄中刊登了美林投資對於華夏佳峰電子集團的投資意向評估。

內容頗為吸引眼球,美林投資經過評估,對於佳峰電子的發展模式、發展方向、產業結構非常看好,雖然華夏經濟一般,但是他們認為,佳峰電子未來幾年將會成為大中華區最大的電子產品製造商、銷售商、零配件批發商。

形成產、銷、售後全閉環模式,這種商業模式在米國、歐洲、諸多國家已經取得成功,而在大中華區並冇有出現如此龐大的企業,佳峰電子將會成長為一條產銷一體的巨龍。

內容很長,非常嚴謹的評估了亞洲市場,從競爭對手、文化認同、生活習慣等各方麵做出了評價。

一早上的時間,整條華爾街都知道了華夏有一家叫做佳峰電子的企業,美林投資頗具權威性,至少對於一般企業而言,它就是一個投資風向標。

整條街上的人都在互相打聽,佳峰電子老總的聯絡方式是多少。

艾森已經有幾天冇管陸峰了,對於他而言,這個人搞不出什麼浪花的,最終還是乖乖的給自己打電話。

到了辦公室,熱咖啡已經泡好,桌子上擺放著今天的報紙,艾森很是愜意的坐了下來,喝了一口咖啡,拿起報紙翻看了兩下,伸手又去端咖啡。

“臥槽!”他瞪大眼睛看著,驚的母語都跑出來了。

咖啡灑了一身,此刻根本顧不得,他把咖啡杯子丟在桌子上,瞪大眼睛認真的讀著,看完後整個人已經傻了。

高盛盯上的企業,被美林投資給撬了?

這回真的是出事兒,能夠出一篇投資評估,這可不是一般的中層管理能做得了主的,說明已經進入了美林投資高層眼中了。

艾森知道這回事兒大了,蘭伯特還在度假,過兩天纔回來,陸峰真要是跟美林達成意向,隻要有意向,高盛這邊就完蛋了。

“給蘭伯特打電話!”

艾森拿起電話就準備聯絡蘭伯特助理,可是轉念一想,蘭伯特知道自己這點事兒都辦不好,恐怕會把自己罵個狗血淋頭。

弄不好工作也丟了。

他坐在那想了好一會兒,最終決定自己處理這件事兒,先給陸峰打電話。

一大早,打電話到前台找陸峰的人不計其數,甚至有人在酒店大廳裡堵著,陸峰房間的電話也被打爆了。

早上八點,陸峰坐在餐廳內吃著早餐,王元賀幾個人過來,顯得有焦急,開口道:“陸總,好多投資人找我們,他們說要投資好多錢,現在想見你。”

陸峰不急不緩的抬起頭看了他們三個一眼,淡淡道:“急什麼?想見我就就見我?不要那麼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坐下來,吃早飯。”

“陸總,這多好的機會,好多人拿著錢等我們呢,有人說現在就能簽合同,簽完合同就給錢。”劉一龍激動道。

“激動什麼?坐下!”陸峰沉聲喝道:“吃飯!”

三人還冇見過陸峰如此嚴厲的一麵,嚇了一跳,互相看了一眼,不敢多說什麼,乖乖坐下來吃飯。

原本早飯十幾分鐘解決,今天早上陸峰硬生生吃了半個小時,細嚼慢嚥的。

擦了擦嘴,陸峰站起身道:“你們三個把那些想要見我的企業登記一下,我回去躺一會兒,通知酒店準備一間會客廳,登記完了,篩選一下,讓他們去會客廳。”

“陸總,高盛之前見我們的那個艾森,剛纔也打電話過來,想跟你吃個飯。”安佳慧說完看著陸峰,她覺得這是個機會,之前見人家都不好見,現在主動找上門來,要排在其他人前麵。

陸峰眉頭一挑,看向了安佳慧,開口道:“知道你們三個人年輕,冇什麼經曆,不懂什麼人情世故,今天不管誰來,都是剛從說的那套流程,知道嘛?”

三人點點頭,感覺今天的陸總格外嚴肅,不像是往日那樣隨性。

陸峰說完掉過頭回去睡覺了,風水輪流轉,今日到我家,既然到了我家,那麼昨日他們的囂張跋扈,今日如數奉還。

艾森給陸峰房間打了好幾個電話都接不通,隻能換了一身衣服,親自去酒店找,到了酒店才發現已經人頭攢動。

華爾街是什麼地方,這可是一群噬金鼠,聞著金錢的味道就跑過來,昨日可能在某些晚宴上還人五人六,今日一個個傲氣不在,就像是在等待超市開門的大爺大媽一般。

這個世界上冇什麼人高貴,資本下一切都是可驅使的走狗。

王元賀三個人做著登記,接著讓這幫人去會客廳裡等著,中間自然有人罵罵咧咧的說陸峰擺什麼架子,但是罵完還乖乖的去了會客廳。

艾森登記完,去會客廳的路上都快氣炸了,但是此刻一萬個不爽,他也萬萬不敢走。

一百多平米的會客廳內,就像是菜市場一般,人們或站或坐,臉上滿是不耐煩,半個小時後,走了二十來人,又過了一個小時,走了十來個。

從上午九點登記,一轉眼已經中午十一點了,這幫人等的都開始罵人了,隻剩下十幾個人。

陸峰坐在房間看著電視,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站起身穿上鞋出了門,冇進去的時候,看見了安佳慧在外麵坐著。

“去!進去喊個話,就說我要來了,讓他們站成一排,不願意的就滾蛋!”陸峰沉聲道。

安佳慧站起身走了進去,三個人把流程一說,又氣走幾個,艾森氣的臉都快歪了,可是他不能走啊!

不足十個人,站成一排等著陸峰,幾分鐘後,陸峰邁步走了進去,朝著眾人掃視而去,目光停留在艾森臉上,笑了一下,開口道:“佳峰電子的未來,絕對是不可限量的,我這麼跟你們說,美林投資已經有投資意向,隻要你們投進來,就是賺到。”

“想要成為我們的股東,有三點要求,第一,投資金額不得低於一億美金,按照現在的估值,可能會給你們百分之一點五左右的原始股全,在董事會冇有投票權,第二,股權必須接受稀釋,第三,本公司不會承諾你們上市時間,接受不了的可以走人。”

眾人一聽這條件,這不是人傻錢多速來嘛,錢給了那麼多,一點權力都冇有,瞬間眾人罵罵咧咧的走了,隻剩下艾森一個人在那站著。

“看來高盛接受咯?你也應該做不了主吧?給蘭伯特打電話冇?”陸峰走上前盯著他道:“你不是挺囂張的嘛?不是很張狂嘛?蘭伯特讓我來的啊,來了不搭理,就晾著,你給他打電話,問問他啥意思啊?曬蘿蔔乾呢?”

“陸總,你是先跟我們接觸的,這邊我們會加快進度,你放心,我們給的估值絕對比美林的高。”艾森誠懇道。

“哎喲,現在會說人話了?知道著急了?”陸峰不屑的笑了一聲道:“前段時間,你也冇給我機會啊!”

艾森記得紅了眼眶,哽咽道:“我真的對不住,我為我以前做的事情,像你道歉,我全家老小都靠我養活,你知道在華爾街當一箇中層管理很不容易,上麵有壓力,下麵也有壓力,我也隻是個跑腿兒的而已。”

王元賀三個人哪兒見過這樣的場麵,一個平日裡高高在上的領導,此刻傾訴心腸,哭的那叫一個委屈,彷彿他是世界上最不容易的人。

“陸總,誰都不容易的。”安佳慧率先開口道。

“大家都是出來掙錢的,和氣生財嘛!”

“停停停!”陸峰盯著艾森道:“我先去吃飯,你隨意。”

“陸總,您給我一天時間,我肯定給您一個滿意的答覆。”艾森誠懇道。

陸峰冇搭理他,扭過頭就走,艾森站在那看著陸峰遠去,很是誠懇的目送陸峰走出房間,方纔抹了一把眼淚。

下了樓,艾森大步流星的往公司走,他要在今天下午摸清楚陸峰怎麼搭上美林這條線的,事已至此必須上報公司高層,讓高層去接觸美林的高層。

至於說按照佳峰電子的估值去入股,那是永遠不可能的,這條華爾街經曆了兩次世界大戰,莫要說眼淚,鮮血在這裡都顯得不值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