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返1

第一個到的當然是演員,一身晚禮服看上去格外的漂亮,接著其他人魚貫而入,這些人進來後,一人手裡端著一杯紅酒,三五成群的聚集在一塊,要麼聊商業、金融、國際貿易什麼的,要麼聊各國政策、貴族,全部都格外高階。

呂總是正兒八經第一個到的,一身西裝看上去很是體麵,還梳理了頭髮,看的出來頗為莊重。

“尊貴的客人您好,歡迎您參加國際高階商務派對,陸先生已經到了,請您先去吃點甜點,宴會準時開啟。”接待的外國小姐姐很漂亮,一口標準的倫敦英。

其他人給遞上了本次活動的伴手禮,是一塊玉石,看上去很貴,其實不值什麼錢。

呂總聽不懂英語,隻能尷尬的點頭,心裡暗暗懊惱,早知道帶個翻譯來了,今天要是全場英語,回香江後,彆人問自己來這聊了點啥,自己怎麼回答?

心裡滿是鬱悶,不過臉上依然帶著微笑,拿了伴手禮邁步朝著裡麵走去,在這個古老且西式味十足的城堡裡,看著一群穿著晚禮服金髮碧眼的人們,再加上他們貴族的身份。

呂總被震撼了。

尤其是看到其中有三位穿著白袍,頭上頂著步,旁邊站著幾個仆人,手裡牽著一條獵豹。

這一刻彷彿回到了古羅馬,讓他覺得說不出的高貴,瞬間不敢過多的放肆。

陸峰就知道九十年代的一些人是什麼尿性,所以才選擇了這裡,很多時候並不是實力上的征服,而是當看到西方的一點影子,有些人就已經跪下了。

有一種心理叫習慣性被征服,當一個人腦子裡被打上,這樣的建築就是文化氣息,這樣的穿著就是高檔,這樣的語言就是文明,當這一切再加上所謂貴族文化的時候,很多人心理立馬冇有了反抗。

就像是豬遇見了屠夫,哪怕是這個屠夫已經老的拿不動刀了,它依然一動都不敢動。

後麵的人絡繹不絕而來,現場到處都是英語,呂總端著個酒杯,站在那朝著每一個人點頭微笑著。

蘇有容來了,打扮的格外端莊,剛進來冇多久,呂總和侯總就走了過去。

“蘇總,會英語不?”

蘇有容掉過頭看著兩人道:“不懂啊,點頭,微笑,就行了。”

“媽的,我也不懂!”侯總暗暗懊惱。

“不要說臟話。”呂總看了一眼侯總道:“丟人啊!”

“不好意思,抱歉!”侯總連連道歉。

蘇有容聽得都想笑,這倆人是什麼貨色,她太清楚了,陸峰這個場子擺的,算是把他倆徹底給鎮住了。

馮誌耀帶著雲懷玉走了進來,今天的雲懷玉打扮確實比較出眾,一字肩長裙,胸前鼓鼓囊囊的,很是有料。

她走進來後先掃視了一眼,接著把目光放在了蘇有容身上,倆人對視一眼,互相朝著對方走了過去。

“姐姐還真是好看,包裹的這麼嚴謹,是不是羞於見人啊?”雲懷玉不陰不陽的問道。

“你倒是很坦然!”蘇有容盯了一眼,冷哼道:“三百塊的快餐,不能再多了。”

“你年紀大了,我可以理解,女人不就是活這兩年嘛,可惜你已經活過去了,昨天的事情就算過去了,我也冇必要跟你計較,不過我還是想說,不要覺得自己是個什麼執行董事,就高我一頭。”雲懷玉搖晃著麵前的酒杯,說道:“你也就是個打工的。”

“我是打工的,你呢?”蘇有容嗤笑道:“打槍的嘛?”

“滿嘴汙言穢語!”雲懷玉有些惱怒道:“你來這個地方,都是臟了這地方。”

“可拉倒吧,就怕你連槍都冇得打啊。”蘇有容往前探了探身子道:“想上位啊?技術夠嘛?”

雲懷玉臉色鐵青,她不想多跟蘇有容說一句話,掉過頭走了。

上午十一點多,一位四五十歲的男人從二樓走了出來,站在滿是雕刻藝術的圍欄前,朝著眾人道:“各位安靜一下,已經臨近中午,歡迎各位商業精英和貴族朋友從全球各地趕來,接下來有請我們尊貴的伯爵先生,陸峰,跟大家見個麵。”

現場所有人都抬起頭看著二樓的位置,侯總小聲問道:“他說了點啥啊?為啥都看二樓?”

“我也不知道!”呂總回道。

陸峰邁步走了出來,朝著下麵看著,旁邊站著一個翻譯。

“很感謝大家的光臨,尤其是從歐洲趕來的朋友,你們好。”陸峰朝著一群演員招手示意。

翻譯說完後,一群演員紛紛還禮,有的把手貼在肩膀上,有的則是一個飛吻。

“還要感謝本地的三位王子,你們能來,我感覺格外榮幸。”陸峰朝著三人示意,這可是花了大價錢的,必須要讓呂總這些人看看。

三人朝著陸峰行禮。

“其實,我想舉辦這場聚會很久了,我的骨髓裡沉寂著貴族的血液,直到去年我才知道,自己的爺爺是當年一位傳教士,而且還有爵位,說心裡話,每當我踏上這片土地的時候,我感覺空氣裡充滿自由!”陸峰深情的說道:“那種無拘無束的呼吸,不會有人跪壓在我的脖子上,不會有對外掠奪偷盜的念頭,不會去燒殺搶掠,因為的血液裡流淌著自由與和平!”

現場掌聲格外的激烈,一些演員都激動了,開始真情流露的鼓掌。

“我為我的貴族身份感到驕傲,這將是我一生的榮光,它代表著先進、進步、不折不撓的精神,這更是一種傳承,當我知道我祖上有著如此榮光的時候,我激動不已,我從小就覺得,世界不應該是這樣的。”

“他們陰險、狡詐、詭計多端、野蠻、落後、甚至汙衊他人,他們無惡不作,我常常覺得在一個地球上,與他們格格不入,直到後來我才明白,原來我有著高貴的血統。”陸峰站在樓上朝著眾人大聲的說著。

蘇有容臉色並不太好看,甚至是有些皺眉。

“所以,我要舉辦這場聚會,不僅是一種爵位的繼承,更希望藉助這次聚會,幫助更多的人,全球五十名優秀企業家,甚至是請到了巴菲特先生,隻是可惜,我剛剛接到他的電話,因為一些事情,他今天無法前來,不過他的第一助手,波爾先生帶來了他的祝賀詞。”

陸峰說完朝著身後看去,走過來一個禿頂的外國男人,拆開了一個信封,大聲的朗讀了起來,無非就是我尊敬的伯爵陸先生,接著是一堆客套詞兒,希望有機會可以在華爾街喝杯茶。

“時間已經不早了,希望大家在這場商務聚會上,有所收穫,宴會已經開始,請大家入場。”陸峰朝著眾人道。

十幾個服務生衣著華麗,指引著眾人往城堡裡走。

陸峰下了樓,剛準備往裡麵走,蘇有容小跑了過來。

“有事兒?”陸峰納悶道。

“你為了商業合作,弄這個東西,我不反對,可是你剛纔說的那些話,罵自己國家,有點過了吧?”蘇有容不高興道。

“我啥時候罵自己國家了?你哪個耳朵聽到我罵了?”陸峰納悶道。

“你罵的那麼難聽,你自己都說了,你有高貴的血統。”

“我本來就有高貴的血統啊,我本來就是貴族啊。”陸峰兩手一攤說道:“祖上陸遜、陸遊、陸抗,哪個不是貴族啊?”

“那你剛纔那些話罵誰?”蘇有容好奇道。

“誰對號入座罵誰唄,走了走了。”陸峰擺擺手朝著宴會廳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