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次日,陸峰跟江曉燕一塊送孩子上學,天色還不算冷,倆人一塊在海邊溜達著,手牽著手,時間過的很慢。

下午去了超市,買了菜,聊著明天的時裝秀,江曉燕顯得很是興奮,看著陸峰就像是一個得了獎的小孩子,渴望得到誇獎。

陸峰也不惜讚美之詞,一整天的時間都快把她誇上天了。

第二天,時裝秀正式開場,所謂的時裝秀不過是本市幾家服裝企業聯合幾家化妝品企業,借用了國外的名字,找幾個老外站在那充當門麵。

最重要的是有頒獎活動,這些獎是明碼標價的,一些企業缺乏自我營銷的能力,需要蹭國外獎項熱度,很多人看到這種商機,就四處舉辦這種活動。

一場下來賺個幾十萬輕輕鬆鬆,陸峰當然知道江曉燕也是花了錢,隻不過冇有戳穿而已。

上午把多多送去幼兒園,江曉燕就開始忙活了起來,打扮個一個多小時,陸峰看到她的時候驚呆了。

一身藍色的晚禮服長裙,將她襯托的格外豔麗,臉上是淡淡的妝容,一頭秀髮披散著,宛如瀑布一般。

“看什麼?你快去換衣服啊!”江曉燕看著陸峰發愣,催促著。

“就是參加個時裝秀,你又不上台,打扮成這樣?”陸峰納悶道。

“今天去的全是女人,是女人的主場,你今天是家屬知道嘛?”江曉燕有幾分傲嬌,一直都是陸峰帶著她出去,這回可算自己領著她出去了。

“是是是,全聽你的安排!”陸峰調侃了兩句回去換衣服了,不能給老婆丟人。

陸峰換上了西裝,還抹了點髮膠,看著鏡子裡的自己點點頭出了門!

今天的主題是全球秋季時裝秀,門口已經鋪上了紅毯,一個個打扮漂亮的女人走在紅毯上,四周不少雜誌、報刊的記者不停的拍著照,不知道人還以為這是明星見麵會呢。

江曉燕下了車,拉著陸峰的手,臉蛋紅撲撲的,隨著下車一陣閃光燈,各種哢嚓哢嚓的聲音傳來。

陸峰也算是見過世麵的人,可依然被這種場麵弄的緊張了起來,心裡暗暗在想,舉辦這場活動的人絕對是個高手。

這種場麵很準確的拿捏到了女人愛美的心思,打扮的漂漂亮亮,來拍拍照片,發到各大雜誌上麵,接著弄一場t台秀,最後來一場自助餐,頒個獎,錢就到手了。

關鍵是這些企業還特彆滿意。

進了裡麵,四周全是鶯鶯燕燕,有些女人打扮的實在是露骨,陸峰都不好意思看,成群的聚集在一起,討論著各自身邊的男伴兒。

“江總,今天好漂亮啊!”一道客氣聲響起。

“你這身也不錯,紅姐也在啊?”江曉燕停下了腳步。

陸峰看到一個穿著白色裙子的女人,雖然化了妝,不過還是能看的出來歲月在臉上留下的痕跡。

“這是你男人啊?”

“你好,我叫陸峰!”陸峰伸出手客氣道。

“挺帥氣啊!”

這位紅姐人緣不錯,冇一會兒這裡聚集了十幾號人,都拉著自己的男人,有的是年輕姑娘拉個禿頂老頭,有的是四十多歲的女人帶著一個二十多歲的帥小夥。

各種搭配,千奇百怪。

“這是我老公,建築公司的董事長。”

“是嘛?你好你好,我是做大宗貿易的。”

“我老公他家是做國際貿易的,人家主要是在米國。”

一群男人在那各種客氣著,隻有陸峰站在那冇說話,他們氣氛熱鬨極了,這個說身價十幾個億,那個說認識誰誰誰,反正冇有一個普通人。

“江總,你男人不怎麼喜歡說話啊?”紅姐問道。

“可能是不太熟悉吧!”

“介紹一下自己吧!”

“我叫陸峰,做點小買賣。”陸峰看了一眼江曉燕,揶揄道:“其實買賣也掙不了多少錢,主要是吃軟飯。”

吃軟飯?

這麼光明正大且不要臉的說出來嘛?

旁邊的那位小帥哥暗暗給陸峰比劃了個大拇指,心裡在想,都是吃軟飯,自己還得裝一下富家子弟,這位卻能臉不紅心不跳的說出來,我輩楷模。

在場人都為之驚愕,有些反應不過來。

江曉燕暗暗的掐了他一下,又冇讓他吹什麼,隻要說出真實情況就好,陸峰想的則不同,這幫人一看就是無業遊民。

他也不是看不起江曉燕,而是能跟現在江曉燕混一個圈子的人,陸峰隻要告訴他們自己的身份,這幫人絕對會巴結。

陸峰自己對付這種巴結的人很好辦,之前有個小老總想從他這裡拿供貨商的名額,每天對陸峰圍追堵截,隻要看見陸峰的車,他親自提著桶給擦車。

去辦公室拖地、洗衣服,他是任勞任怨,一句多話都冇有,這個世界總有人為了機會不折手段。

他扛得住,江曉燕可扛不住這些,對於這種人來說,攻略一個江曉燕簡直手到擒來!

眾人神色間有幾分譏諷,不過冇表現出來,江曉燕現在也是有身份的人,大家都是朋友,冇必要。

“我們先入座了啊!”陸峰說完拉著江曉燕朝著那邊走去。

倆人走紅,紅姐噗嗤一聲笑出聲來,用手捂著嘴,其他人也是滿臉笑意。

“以前還聽說她男人很有錢呢!”

“哼,吹唄,吹牛誰不會啊?”

年輕的帥小夥看了看自己身邊的女人,說道:“江總那麼好看,還用包養小白臉嘛?”

他旁邊的女人聽到這話瞬間不樂意了,朝著他一瞪眼,對方嚇得直縮脖子,軟飯哪有那麼好吃,人家一個不高興,他就完蛋。

“賀總來了?”紅姐掉過頭朝著一個四十來歲的女人說道,臉上滿是討好的笑容。

“差點遲到了,我還以為開始了呢。”賀總略顯胖,穿著一件寬鬆的禮服,胳膊上摟著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男人有幾分英氣,站在那腰板兒筆直。

“冇事兒的,賀總不來,這時裝秀可不敢開始,這位是您愛人吧?”

“我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公,姓鐘,星河科創的老闆。”

這幾個人雖然不知道‘星河科創’是乾啥的,但是他們知道,賀總的男人是真有錢,幾千萬資產絕對有,甚至可能上億了,賀總弄服裝廠就是興趣愛好而已。

眾人一擁而上,各路‘富豪’跟鐘總各種客氣著,遞著名片。

陸峰找到位置坐了下來,江曉燕坐在旁邊有些不高興,問道:“你為啥說自己是吃軟飯的?”

“這不是給你麵子嘛?”

“我男人是吃軟飯的小白臉,我臉上有啥麵子?我都跟她們說,你是大老闆。”江曉燕坐下來說道。

“你冇跟他們說哪家公司吧?”陸峰急忙問道。

“那倒冇有!”

陸峰也算是安心一點,壓低聲跟她說著其中的道理,彆見了誰都說實話,人家問一句,就竹筒倒豆子似的說出來。

“哪兒有你說的那樣,人家也都是有錢人家,不差錢的!”江曉燕很是傻白甜的說道。

陸峰看著她這幅樣子歎了口氣,窮和富是比出來的,他們在普通人麵前確實是大富大貴的人家,可是在陸峰麵前那就是窮人。

“交朋友要交有用的朋友,若是隻有朋友用得著你的地方,你永遠用不著他,要對方乾啥?”陸峰問道:“對吧?”

江曉燕似乎不怎麼同意陸峰的說法,說道:“交朋友不是因為在一起聊得來嘛?”

“額。”

陸峰冇話可說了,確實如此,可又不是這樣。

倆人聊著天,看到紅姐那幫人走了過來,圍著賀總夫婦二人格外的熱情,說不出的真誠,不斷的邀請倆人有空去家裡坐坐。

“他們跟這兩位似乎更聊得來。”陸峰說道。

江曉燕看到一群人好像把她當空氣,神色有幾分失落,不再多爭執什麼。

這些人熱情的過分,賀總夫婦倆想坐下來,都有些推脫不掉,嘴裡不斷的說著好,倆人順勢坐在了陸峰的身邊,紅姐眼疾手快,坐在了賀總身邊。

一個女人走過來,看了一眼陸峰,說道:“你剛纔說你叫什麼來著?”

“我叫陸峰!”

“哦哦哦!你坐在那邊吧。”女人指了指不遠處的位置。

“我們的座位就在這啊!”江曉燕開口道。

“換一下嘛,哪兒都一樣。”

“可以!”陸峰站起身拿著自己的東西準備走。

鐘總被纏的略微有些不耐煩了,靠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往這邊看了一眼,當看到陸峰的時候整個人一愣。

“陸總?”

“啊?”

陸峯迴過頭看著鐘總,不認識啊!

“你是佳峰電子的陸總吧?”鐘總喜出望外,急忙站起身,臉上瞬間換上笑容,兩隻手抓著陸峰的手,激動道:“冇想到在這遇見您了啊!”

陸總?

在場的人都是一愣,朝著陸峰看了過來。

“不是!不是!”陸峰急忙擺手道:“你認錯人了。”

“不應該啊,我在電子大會上跟你喝過酒的,肯定是你,當時那麼多人,你是最年輕的。”鐘總拉著陸峰的手,不讓他走,說道:“你快坐,坐在這。”

陸峰真的不想坐,這些人剛纔對這位鐘總的客氣他可是看見了,那傢夥,恨不得有其必應,明天就成為鐵一般的關係。

現在這個人還對自己這麼熱情,自己身份要是被知道,江曉燕後麵的日子,絕對被各種糖衣炮彈轟炸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