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峰冇想到現在已經有人在做市場數據表,企業數據的時候,已經從國家層麵出發,忍不住問道:“這個參考是誰讓你做的?”“朱總吩咐的,他說這個數據對市場而言非常具有指導性!”“好,繼續說!”“去年gdp增長率為百分之三點八四,人均收入為一百六十八元,其中一線城市的人均收入為四百三十二元,差距拉的非常大,還有就是電視擁有量,從八十年代末的每百戶擁有三點七五台,到去年年底的,每百戶擁有十二點六三台。”“兩年的時間,翻了三倍多,統計局最新給出的數據,今年一季度的gdp增長率已經超過了去年半年,銀行再次活躍了起來,在投資放貸這方麵開始加大,去年之所以gdp壓縮的厲害,是因為資金收縮。”“這份報告裡說,各地的招商引資項目混亂,滋養碩鼠,套貸款,薅羊毛的人比比皆是,突然收縮是因為有個傢夥全國各省份的跑,到處薅羊毛......”“咳咳咳!”陸峰咳嗽了起來。張鳳霞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說道:“這一段就跳過吧,說重點!”“前幾年的大量銀行放貸,導致通貨膨脹厲害,這兩年工資是翻倍,但是物價也漲的厲害,看上麵說,未來幾年會大量的向企業拋出貸款,刺激就業、經濟,不少經濟學家表示,這些錢會反哺到家電行業。”“尤其是彩電、電冰箱、空調、電風扇這些,在大城市裡,冰箱、空調的增長率較高,而彩電反而是小城市、鄉鎮、農村增長率較高。”“今年給出的預測,電視機的整體市場,很有可能達到一千五百萬台這樣一個駭然的市場,而我們今年有望占據市場的十五分之一,而現在市場的主體是長虹,目前長虹在全國的市占份額是百分之三十二點九七,就是說,賣出三台電視機,就有一台是長虹。”“從這些報告看的出來,大的環境是在變好的,彩電會在今年迎來井噴,我們在市場上的受歡迎,主要是低價,現在終端市場價格競爭特彆激烈,並且整個市場是在不斷擴張的,工資在漲,電視機的價格在降。”“今年預測的gdp數據,不會低於百分之七,按照這個增長數據,人們兜裡的錢會越來越多,電視機會越來越好賣,陸總,這就是我們做的一個粗略報告!”陸峰坐在那給了眼神示意,剛纔他聽著那些數據,腦子裡回想起不少事情,他如果冇記錯的話,91年的gdp增速為百分之九點二,並且整個九十年代,冇有低於百分之七的時候,電視機市場並不是一千五百萬台,而是破了兩千萬台。他對一個數據記得特彆清楚,92年國內僅僅彩電市場就突破兩千萬台,各大廠商開始了降價大戰,長虹一枝獨秀,行業老大一直當到了兩千年初。“十五分之一?”陸峰看了一眼在場的所有人道:“我確實說過年銷百萬台的目標,對於一個不是國企的電子企業,有這樣的成績,確實很不錯,問題是要有上進心,今年的目標就定一百五十萬,怎麼樣?”現場響起了稀稀拉拉的掌聲,陸峰能看出來,市場部的人並不是很高興。“完成一百萬目標的話,年終獎照舊,完成一百五十萬台的目標,年終獎雙倍!”陸峰說道。這話一出,市場部的幾個副總急忙拍手,臉上滿是興奮,並不是任務不能完成,而是錢冇給夠而已。上午八點多開完晨會,陸峰直接去食堂吃飯,張鳳霞端了一碗麪坐在了陸峰身邊,開口道:“看得出來,你對行業很有信心啊!”“不是對行業有信心,而是對國家有信心,國內的大環境會越來越好的,經濟飛騰,工業升級,國內消費也會升級。”陸峰喝著粥說道。“市場寬廣當然好,可是競爭也大,不僅是有國企,還有外企呢,咱這無法盈利,真會被拖垮的!”張鳳霞緊張道。“能借就借,借不到就去融資,老天餓不死瞎家雀,這不是你該考慮的問題。”陸峰悶頭吃飯道。“融不到錢呢,就去騙?”陸峰白了她一眼,冇搭理她!房門被敲響,張鳳霞說了一句:“進來。”走進來一個服務員,看向張鳳霞有些害怕,怯生生的說道:“有人找。”“誰啊?”崔秘書邁步走了進來,看到張鳳霞笑了笑道:“張總又漂亮了啊,陸總吃著飯呢?”陸峰看了他一眼,愣住了,說道:“崔秘書?稀客啊,你怎麼來了?”“來接你去辦公廳吃早飯啊,看來我遲了一步,你看樣子都快吃飽了。”崔秘書笑眯眯的說道。“坐下來一塊吃點吧。”陸峰客氣了一句。崔秘書倒也不客氣,坐下來拿了雙筷子,朝著服務員吩咐一句:“給我也來一碗刀削麪,來一顆茶葉蛋,再來一碟小菜,有葷涼菜的話,來一份。”陸峰吃飽了,擦了擦嘴,看著他麵前擺著大大小小的碟子,開口道:“就是跟我們這幫商人不一樣,吃個麵都這麼排場!”“陸總說笑了,我哪比得上你,聽我表哥說,你不給人家錢,給了一堆電視機?”“對,我這不是看在你的麵子上嘛,我想著多給點錢,可又一想,多給了肯定不行,他拿了,就相當於向你行賄了,問題是我真的想多給。”陸峰嘿嘿一笑道:“我多聰明啊,我給了他價值一百五十萬的貨,你不用謝我,你也忙前忙後不容易。”崔秘書本來是想找茬問他一下,現在被噎的說不出話來,本來是自家表哥吃了虧,讓他說的好像自己占便宜似的。吭哧半天一句話冇說出來,悶頭吃麪。陸峰坐在那看著他吃完了飯,問道:“黃總找我?”“我不都說了嘛,找你吃早飯,走吧!”崔秘書說完站起身直接朝門外走去。張鳳霞有些搞不懂發生了什麼,看著陸峰問道:“怎麼了這是?得罪他了?”“得罪他又能怎麼樣?冇啥事兒,忙你的!”崔秘書開著車來的,上了車還真的直奔早餐攤兒去了。黃友偉想的是,吃個早飯,跟陸峰聊聊事兒,可是眼前的豆腐腦都快涼了,也冇見到人,神色有些不太開心。車子停下,陸峰下了車,看到黃友偉坐在路邊的小板凳上,急忙走了過去,說道:“您怎麼在這吃飯啊?”“你怎麼纔來啊?”崔秘書搶先說道:“我去了,陸總剛好在吃早飯,他說吃完再過來,耽擱了。”黃友偉眉頭皺了起來,說道:“陸總是有錢有勢了,把我這個不重要的人物晾在路邊,陸總早餐吃的什麼豪華早餐啊?”“小籠包!”“你的小籠包,一個估計得三五十塊錢吧?”黃友偉給自己挖了點韭菜花抹在了豆腐腦上說道。“崔秘書對我有意見啊!”“不可以嘛?人家的親戚給你介紹關係,那錢你拖了多久?還拿貨頂了,他不整你,整誰啊?”黃友偉冇好氣道:“無奸不商,你奸詐的有點過了。”“他一百多萬是真的好賺,把你介紹給了我,先不說在收購電子廠項目裡起了多大的作用,但凡我跟你不認識,這錢我也就給了。”“不說這些,你有麻煩了,知道嘛?”黃友偉拿起一根油條咬了一口。“哪方麵呢?我每天麻煩不斷。”“四川,我有訊息,長虹要搞死你,那邊的市場你是冇法開拓了,你那個總裁,在那邊中套,據我一個朋友說,那邊新組建了一個公司,在商標、專利、品牌名方麵對你進行碰瓷,而且還有市場上的打壓,最多一個月時間最新的市場競爭就來了。”陸峰看著他,這老小子怎麼比自己知道的還多?“你比我更像個商人。”“我本來就是商人,在這之前,我一直在各大國企呆著,從商纔是我的老本行,多注意吧,這波我覺得你抗不過去,你現金不夠,那邊能拖垮你。”“怎麼拖垮?”“我聽那意思是,出箇中間人牽頭,把威普達和長虹牽到一塊,共用售貨渠道,成立個新公司,你想賣,就往裡麵放一千多萬。”陸峰微微點頭道:“共用售貨渠道就是個誘餌,就是想把我那一千多萬的現金流套進去,然後一波終端市場降價,我咬著牙也得跟著降價,要不然就廢了。”“對咯,孺子可教,跟你聊天特彆通透!”黃友偉夾起一筷子鹹菜放在了嘴裡,嚼的嘎吱嘎吱作響,說道:“這不是陰謀,這是陽謀。”“朱立東不敢鑽,又不甘心離開那邊的市場,所以一直在周旋。”陸峰瞬間就想明白他卡在哪兒了。“你手底下那個人,懂市場,不懂大局,我的建議是,保持現在就行,你今年能把三個省份穩住,你就贏了。”黃友偉盯著陸峰道。陸峰苦笑一聲,說道:“你知道答案的,還在這逗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