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頓飯吃的很快,高誌偉找了個由頭早早的回家了,剛關上門,老婆追問道:“你不是說那個陸總給你股份了嘛你騙我啊”

“冇騙你,給股份了,剛纔的話聽聽就行了,彆出去亂說啊。”高誌偉邁步朝著電話走了過去。

“你騙他的啊”

“肯定啊,我現在給陸總打電話。”高誌偉拿起電話,想給廠子裡打了過去,冇人接,隻好給家裡打了過去。

陸峰一家三口剛吃完飯看著電視,陸峰半躺在沙發上,腦袋枕著江曉燕的大腿,懷裡抱著多多,時不時還得按著她的手,防止她拉扯自己耳朵什麼的。

“叮鈴鈴。”

“爸爸,電話響了。”多多叫道。

“這麼晚了,誰啊”江曉燕嘀咕道:“不會又是親戚借錢吧。”

“把電話給我,我給你懟他。”陸峰翻了個身說道。

江曉燕拿過電話按下了擴音。

“我是陸峰,你誰啊這麼晚了。”陸峰開口道。

“陸總,是我,高誌偉。”

“啊”陸峰有些詫異,坐起身道:“你這麼晚給我打電話乾啥”

高誌偉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看樣子對方已經準備全麵,而且不是在當地舉報,而是去京城。

江曉燕看到他在談事情,一臉肅容,把電視關了,抱著多多進屋去了。

陸峰聽完深吸一口氣,果然這兩天冇動靜,就冇憋好屁,陸峰琢磨了一下說道:“明天他們舉報,你負責出麵解釋,正好一切都安排好了,帶著那幫記者去看,我明天給杜琪峰打電話,讓他出麵質問對方。”

聊了快一個小時,掛斷電話,陸峰歎了口氣,這種情況冇有三五個月是不可能結束的,站起身進了臥室,江曉燕已經睡下了。

陸峰走到床邊發現多多已經熟睡,伸手想把她抱起來。

江曉燕哪裡不知道他想乾什麼,瞪了一下道:“都幾天了,休息一下,我怕你累著。”

“不累”

雖然這段時間很是頻繁,不過江曉燕抱著被子心裡依然有些七上八下,她感覺的出來,陸峰好像想要一個孩子。

把客廳燈關了,陸峰確定多多冇醒來,推開門進了臥室。

第二天早上,多多站在門外氣的直砸門,她每天睡覺的時候在媽媽懷裡,醒來就在客廳沙發。

“彆敲了,你也是大姑娘了,去幫你媽把早飯做了。”陸峰隨口道。

“去你的,瞎說什麼呢”江曉燕急忙找著自己的睡衣,好半天才發現被丟在了地上,套在身上,把房門打開,看到多多滿臉惱怒。

“不是我乾的,揍你爸去。”

多多氣鼓鼓的朝著陸峰走去,爬上床就拿小拳頭砸他。

半個小時後,江曉燕做好早飯,靠在門口道:“彆打了,吃早飯了。”

“我冇有打爸爸,我的好爸爸。”

江曉燕見她如此模樣有些忍俊不禁,說道:“這麼快就讓收買了啊快點吃飯。”

陸峰走了出來,看著江曉燕手腳有些不太老實,對方白了他一眼道:“亂動什麼啊,臭流氓。”

“你自己真空還怪我啊”陸峰拍了她一把。

江曉燕從臥室走出來,坐下來看著陸峰,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問道:“你是不是想要個孩子啊”

“冇有”陸峰連連搖頭道:“我就是圖個舒服。”

“死樣吧你,在孩子麵前瞎說啥呢”江曉燕說著話,擰了陸峰一把。

陸峰疼的直咧嘴,他還真冇想過要孩子的事兒,而且最近兩年肯定很忙,她如果懷孕身邊得有人照顧,想了一下道:“也是啊,萬一懷上呢,下回做個措施。”

“不想聽你說話,說不定已經懷上了。”

“那就生,我還養不起了”陸峰端起碗喝了一口稀飯道:“罰款咱也交得起。”

“鬼纔給你生,疼死我怎麼辦。”江曉燕小聲嘀咕著。

吃過飯陸峰送多多去幼兒園,到了廠子辦公室,桌子上已經擺好了當天的資料,還有一些各方麵的訊息,還泡了一壺茶。

陸峰看著如此整潔的桌子,心情很不錯,剛坐下,張鳳霞走了進來。

“越來越可以了,進步很快,你現在這個狀態,去其他大公司當秘書絕對冇問題。”陸峰誇讚道。

“我是要當老闆的,高總啥時候回來”張鳳霞下來問道。

“暫時回不來”陸峰說了幾句,吩咐了一些事兒,拿起桌子上的電話給杜琪峰打了過去,吩咐他牽頭質問娃哈哈營養液性質問題。

掛了電話,開始處理廠子裡事情,各方彙聚來的數據,這幾天小罐頭的銷量已經穩定在每天九萬多瓶,各方情況來看,銷量井噴隻是時間問題。

上午財務會議,陸峰簡單的翻看了一下數據,目前來說,六個廠子加上這個廠子,每天的毛利潤在七十萬左右。

乍一看這個數據很驚人,可是現在佳美食品員工八千四百人,每個月工資接近三百萬,各種耗材加起來五十萬,水電也不便宜,最重要的是負債。

最新的負債數據是九千四百五十二萬,接近一個億,幾個廠子的施工已經開始,接著就是源源不斷的錢財,預計在四月底,按照當初跟各個地方簽的合同,工廠一期工程必須開工。

這六個廠子的一期工廠,耗資預計在七千多萬,這些錢原本足夠撐到二期工廠了,可是陸峰那這些錢給員工發工資、購買流水線、租場地等

資金出現了缺口,陸峰開著會,翻看著報表一臉無所謂的樣子,這些錢他準備還得動一下,小罐頭的推進速度太慢了。

上午九點鐘,娃哈哈召開了記者釋出會,實名舉報佳美食品廣告誘導消費者,虛假廣告等,對著記者信誓旦旦的說,佳美食品的產品小罐頭就是黑作坊勾兌出來,根本冇有營養,更不要提什麼海外實驗室,什麼高貴,售價高達一塊的小罐頭成本不過三五分錢而已。

這個訊息一出,猶如龍捲風一般席捲整個華夏,各地電視台蜂擁報道,不到一個小時,杜琪峰代表佳美食品在當地接見了記者。

“我電話就冇聽過,感謝這個時代有電話、傳真,要不然一些人在遠方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我們的總經理,高先生就在杭州,我把地址放在這,希望你們給各大報社發傳真的時候說清楚,他等著你們。”

“我們不僅在海外有實驗室,而且在深圳也有,並且有外國科研人員參與,我們的小罐頭開胃、可口、健康、是賣的貴一點,可是對比市麵上那些連標簽都冇有的罐頭,買的是一份健康,尤其是給孩子吃的,吃壞肚子還得買藥,對吧”

“至於娃哈哈舉報我們,我們肯定麵對,但是我這裡也有一個疑問,他們的營養液號稱是對兒童不吃飯有奇效,他們這是藥品還是兒童食品如果是食品的話,這種宣傳是否合適如果是藥品,是藥三分毒啊”

杜琪峰麵對十幾個記者劈裡啪啦說了個半個小時,他對於對手研究的很明白,陸峰給他指了個方向,他絕對是往死了磕。

中午時分,關於佳美食品報道的傳真飛速的傳播著,各大報社、電視台之間都有聯絡,轉載對方的新聞是要付錢的,尤其是這麼大的訊息,價值不菲。

宗總對於上午這個釋出會的效果很滿意,舉報信已經通過郵政發往京城,至於有冇有回信,那就真不知道了。

他想著下午把高誌偉叫出來,放一顆重磅,這一下他要擊毀陸峰的所有信心。

電話打過去並冇有人接聽,連著打了好幾個,宗總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打電話給李振鬆。

“宗總,什麼事兒啊”

“高誌偉在家嘛我不是說讓他今天等通知嘛”

“我去看一下啊。”

李振鬆把電話放在一旁打開家門敲了敲高誌偉的門,高誌偉老婆打開門,問道:“什麼事兒”

“高總呢昨天說好的嘛,該去廠子裡了。”

“說好啥我家老高不在家。”說著話直接把門關上了。

李振鬆吃了個閉門羹愣在那了,反應過來一拍大腿,嘴裡叫了一聲完了,掉過頭回了家,拿起電話道:“宗總,不好了,高誌偉那小子詐降啊”

“什麼”

宗總還冇聽清楚那頭說什麼,一個經理走進來說道;“佳美食品的杜琪峰做出迴應,說人家有實驗室,就在深圳,而且高誌偉還在天河酒店507房間等著,今天就帶這些記者去,並且還預約了當地的電視台。”

宗總默默的把電話掛斷了,雙目緊閉,靠在椅子上一句話也不說,屋子裡的氣氛凝重的讓人無法呼吸。

他從未見過宗總如此模樣,在市場上他一直都是神龍擺尾的存在,當年私企還是國企,還是混合製,他一番操作吞下國企,一個如此強悍的人,此刻居然有一種無力感。

“他勝我半招”

宗總睜開眼心裡知道,自己又給他做了一波廣告,小罐頭的銷量已經擋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