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總聽到有事兒需要幫忙,開口問道:“什麼事兒啊?隻要我能辦到的儘管開口。”

“其實對你來說,都不算個事兒,我們本來明年準備生產手機,跟海外進口一些核心部件,剩下的都能自己做,現在我們麵臨的海外情況,你也清楚,可是手機不能不生產,大陸這邊的需要這個市常”陸峰有些發愁道。

“那你的意思,我幫你去采購一批覈心零部件?”

“你去做的話,風險太大了,現在外麵盯我們盯的緊,我決定自己出去采購,你幫忙引線就行,身份的話,你不用擔心,到時候我們拿著泰國人護照,假裝泰國人就行。”陸峰很是自然的說道。

“哈?泰國人?”張總感覺有些怪異,說道:“這個不容易偽裝吧,實在不行,你雇幾個泰國人出麵也行。”

“這麼大的買賣,不放心啊,再說了,你還是可以放心我的演技。”陸峰頗為自通道。

“演技?”張總怎麼聽這事兒都不靠譜,不過陸峰都提出來了,他也隻能答應下來,說道:“隻要對國內有益的,我都願意去做,你們打算從哪兒買?”

“台積電1

“什麼時候?”

“最好是一週內就動身,我們要談的大訂單,一百萬的貨物量,後年交完所有貨物,可以用美金結算。”

張總聽到百萬的貨物量也是一驚,以大陸現在的市場,這批貨全部交付了,他怕是能賣到十幾年後,急忙提醒道:“陸總,通訊技術未來幾年會有爆髮式的突破,3g技術已經在實驗室運轉了,一切順利的話,最多五六年就開始商用了,你囤這麼多2g的零部件,很可能就是一堆廢品。”

“你放心吧,進多少貨我心裡有數,現在市場是不太行,但是幾年的時間,賣一百萬部手機,我還是有信心的。”陸峰頗為篤定道。

張總雖然不知道他的信心在哪兒,不過人家一個商人,也用不著自己一個做技術的來說這些淺顯的道理。

“好,那我就不多說了,引薦一下這種事兒還是好辦的,他們也需要銷量,有這麼大的顧客,相信他們比我們還要開心,到時候將相關企業的資料給我就好。”

倆人在電話裡商量了好一會兒,陸峰掛斷了電話,到現在為止,一切都格外的順利,以陸峰在這幾年積攢下來的人脈,這點事兒還是比較容易的。

在外界看來,佳峰集團在一片片的謾罵聲討之中走向了下坡路,很多人找到了一些數據,佳峰集團下的小家電銷售出現下滑,甚至還頗有勝利意味的說佳峰旗下的收音機銷售量直接暴跌百分之九十。

九十年代究竟有多少人嚮往外麵,冇人計算過,隻是知道不管城裡人還是村裡人,隻要出了國,那就是家裡最有出息的人,甚至不管去的是哪個國家,一些出不去的,或者在外麵混不出個人樣子,回來後以講外麵的月亮如何圓謀生,關鍵混的還風生水起。

陸峰有時候看著那些報紙,雜誌,也在感慨這真的是一個‘妖怪’橫行的時代,一批人極度希望國產起來,又無時無刻在謾罵著國產,國內產品廉價,假貨橫行,甚至一度到了造假造到無所不假的地步。

這註定是個爭議極大的時代,人們吃飽了穿暖了,又看到了外麵更大的世界,心態在怒其不爭和哀其不幸之中瘋狂拉扯著。

三天的時間,一家名叫南迪電子技術有限責任公司成立,董事長的名字叫坤泰,管理層工八人。

家裡,陸峰簡單的收拾著東西,朱立東和柳城兩個人站在一旁想要搭把手,可又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事情都辦妥了,定了後天的機票,明天我得去市裡說一下,這一趟人越少越好,人一多容易出亂子,你倆呢,經曆過這種陣仗,柳總懂技術,朱總負責談價格,我們三去就好。”陸峰將一件襯衣丟進了行李箱。

“先去曼穀,到了那邊會有全新的護照,我呢,叫坤泰,還有兩個名字,一個坤巴,一個坤亞,咱是家族性企業,公司叫南迪電子,剛剛轉型,以前是賣橡膠枕頭的,為了防止被人發現咱不會泰語,所以我會說普通話,咱是泰國的阿卡族,所以不會講泰語,這個族群人數很少,我不信他們能找到會阿卡語的人,所以我們能胡謅。”陸峰很是自然的說道。

“胡謅?怎麼胡謅?”朱立東忽然感覺這一趟怕不會那麼容易。

“嘰裡咕嚕,咕嚕嘰哩唄,再加咱的地方口音,夾帶著說意思說出來就好。”陸峰吩咐道。

朱立東和柳城對視一眼,雖然這事兒聽上去是那麼不靠譜,可以他們的瞭解,陸峰在這方麵冇少乾,也隻能點頭答應下來。

“這一趟回來後,立馬調整生產線,隻要核心的零部件一到,馬上投入生產,還有兩個多月就要開年終的董事局大會了,希望你們能拿出一份兒讓董事局滿意的答卷。”陸峰坐了下來,朝著朱立東說:“做手機,做通訊,跟摩托羅拉這些企業對壘,那就要拿出對壘的資金,明年在市場宣傳預算上麵,要加大,研發上也要加大,放著那麼多錢在銀行乾什麼?對吧?”

朱立東聽到這話麵露喜色,可算是輪到自己了,預算寬裕了,那可就不一樣了。

“都回去收拾一下吧,把該轉交的工作轉交一下,估計要去一個禮拜。”陸峰吩咐道。

倆人走後,陸峰將行李箱丟在了一旁,傍晚時分,江曉燕打電話回來說,她晚上有個飯局,帶多多一塊吃,讓陸峰自己湊合吃點吧。

江曉燕的彆墅已經交付了,裝修也全部弄好,現在這樣住在一塊,倆人不知道是什麼關係,頗有一種不知道該怎麼抉擇,所以什麼都不做,維持現狀的狀態。

次日,上午十點,陸峰開車到了市政,上樓敲開了劉副市長的辦公室門,對方抬起頭看到他也是一愣,問道:“陸總有什麼事兒?打電話就好了,冇必要親自跑一趟。”

“主要是怕這個事兒電話裡說不清楚,最近企業發展需要,我得出去一趟。”陸峰走進去說道:“我的護照不是還凍結著嘛,這事兒給處理一下。”

“哎呀,這個事兒啊?你出去乾啥啊?外麵可不太安全,再說了,我也不負責管海關。”劉副市長頗為難辦道:“還是儘量不要出去了。”

“不出去不行,這事兒誰能辦?”陸峰問詢道。

“你跟周市長說一下,而且你得說明出去乾什麼?可不能跑了。”劉副市長略帶玩笑道。

“我能跑哪兒?一頭紮進國外監獄去?他現在在辦公室嗎?”

“在呢,我帶你過去。”

劉副市長帶著陸峰到了辦公室門口,敲了敲門低聲道:“我就不進去了。”

“請進1房間裡傳出一道低沉的聲音。

陸峰推開門走了進來,看到周市長坐在那,戴著眼鏡好像在審批什麼東西,對方斜楞著看了一眼,問道:“陸總有什麼事兒嘛?”

“我呢,最近因為公司發展的事兒,準備出去一趟,護照不是凍結了嘛,能不能給解開?”陸峰走到桌前問道。

周市長把麵前的檔案夾合上,抬起頭看著陸峰道:“這是你家啊?說解開就解開?法院是你家開的?老老實實在國內待著。”

“我不是出去溜達,是為了企業發展,這事兒牽扯比較大,還是希望能夠特事特辦,再說了,我就是想跑,現在往哪兒跑?”陸峰看著他一副公事兒公辦的樣子冇好氣道:“你這是找補我呢吧?之前牛部長來的時候,冇說你好話,你在這等著我啊?”

“這是什麼話?我是那種人?隻不過這事兒真不行,你的事兒比較複雜,建議你去外事部門問詢一下,開好證明,蓋好章,各部門都冇問題了,我肯定給你辦。”周市長看著陸峰道。

“那時候他媽的蘋果二十都出來了,我告訴你,這事兒決定國內未來幾年通訊業的發展,你確定要在這卡我一下?”陸峰神色慍怒,沉聲道:“那行,我現在給牛部長打電話。”

“科技委又不管這些,打唄1周市長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在自己手底下還能讓他翻了天?還管不了你?

陸峰也不多廢話,拿起電話給科技委打了過去,電話裡把這一趟的必要性說了個通透,那頭聽到陸峰跟強省合作賣手機,推動國內通訊產業這事兒,頓時覺得這個計劃可行。

電話開著擴音,電話裡牛部長說道:“這個事兒確實不錯,具有非常大的可執行性,不過市裡麵我們是冇辦法的。”

“那怎麼辦?”陸峰頗為無奈道。

“隻能找省裡麵,我給省裡打個電話吧。”

“不用了,不用了。”周市長一聽要給省裡打電話,急忙笑著道:“牛部長,我就是跟他鬨著玩的,也是確保工作到位,這樣吧,我跟省裡麵打個招呼,備個案,他明天肯定能走,電話很快的。”

(https:///biquge/6060301/c147529.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