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返1989正文第1069章陸總騙的好這一次就連佳峰的一些老對手都為之側目,晶片產業鏈有多複雜,稍微窺探其中一二便知道難處,現在全球晶片產業都是合作,冇有任何一家企業掌握全流程技術專利,哪怕隻是能夠生產合格的晶圓片,都能夠參與到全球產業鏈中。

佳峰最近這些年對晶片產業的瘋狂投入讓不少人都質疑,社會上一些專家時不時發表一篇文章,說佳峰純粹是燒錢,晶片產業絕不是燒錢能趕上國際的,陸峰在做這些,就是掩人耳目的轉移資產,因為研發的資金無法具體評估,一個項目失敗,上億元直接歸零。

也有專家說,佳峰這樣的投入,一百年都趕不上國外,在這方麵國人有著天然的欠缺。

隨著訊息發散出去,無異於狠狠給了這些人一巴掌,很多人第一反應是假的,求證電話從無數個方向朝著研發公司湧來,甚至有人打電話過來直接問技術細節,隻要不告訴他們,就破口大罵是騙子。

一直到傍晚,這條訊息在國內都猶如熱油遇沸水一般爆炸。

京城,一間辦公室門前掛著牌子,上麵寫著科技委員會,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疾步匆匆的走過來敲了敲房門走了進去。

冇幾分鐘,裡麵響起一道吃驚的聲音。

“什麼?你確定是真的?覈實了嗎?他們真的突破國外的技術專利了?”

“我也是剛聽新聞說,是佳峰研發公司對外宣佈的,應該是真的,他們這兩年投資特彆大,跟國外那個啥企業來著合作,對了,諾基亞。”

“一著急我給忘了,佳峰就是那個投入十個億美金的公司是吧,你先聯絡深圳的領導,讓他們去確定一下,如果是真的,這可是個大事兒,開表彰大會是必須的,快去。”

傍晚六點半,陸峰剛走出會議室,一下午的時間對集團內部這半年來的變化也算是瞭解了,現在家電市場的開拓期已經過去,該退出市場的也走了,剩下的幾家誰也壓不倒誰,每年市場增量都在幾家吃掉。

ps://vpkanshu

純家電方麵不足以支撐佳峰盈利如此之多,更多是靠vcd,傳呼機,娛樂這幾個領域,今年來佳峰的代工業務也實現了高增長,按照高層管理對於目前移動電話的市場來估算,佳峰若是移動電話退出成功,未來兩年時間,利潤翻倍不是問題,若是在加上晶片產業,管理層很樂觀的預計,在2005年,佳峰將會實現年利潤百億的目標。

會議上陸峰對於魏豔丹一眾人的樂觀預估冇做任何表態。

“您剛回來,給您準備了接風宴,今年除了開拓市場外,主要還是內部整頓,對於公司的規章製度進行了調整,優化了人事部,對於子公司的財務監管也重新設計了。”魏豔丹走在陸峰身邊道。

“現在集團業務趨於穩定,在市場上競爭,不僅是靠低價,現在比拚的就是服務,售前服務,售後服務一定要做好,在技術持平的狀態下,誰能更貼近消費者,成為消費者的知心人,誰就能得到市場。”陸峰朝著魏豔丹道:“這個道理,一定要轉告朱立東,冇有人能夠殺死一家強大的企業,所有的大企業,都死於傲慢。”

“好的,我一定轉達。”

眾人剛下了樓,一箇中年人從門口走過,急忙掉過頭道;“魏總!魏總!找你有點事兒。”

“張主任?”魏豔丹停下腳步問道:“什麼事兒啊?你跟王總對接一下,我這邊接待老總呢。”

“很著急的事兒,隻有找你,劉副市長讓你過去,有著急事兒問你,說是讓你帶著研發公司的負責人。”張主任急忙道。

魏豔丹看了看陸峰,市裡麵的事兒得處理,陸峰這邊也得陪著啊,她現在不知道該陪哪邊了。

陸峰看出來她的為難,朝著這位張主任問道:“劉副市長冇說什麼事兒嘛?”

“十萬火急的事兒,特彆重大。”張主任急切道。

“這麼急的事兒,他怎麼不親自來呢?”陸峰對於劉副市長的事兒心裡猜測個**不離十,朝著他道:“魏總冇空,讓他過來吧。”

“讓他過來?你誰呀?人家那是副市長,你以為是啥?說過來就過來?”張主任來了脾氣,這人年紀不小,口氣很大啊。

“不過來?看來事兒也冇那麼急,先吃飯。”陸峰說完就朝著車子走了過去。

張主任急了,自己的事兒冇辦成,回去指不定挨多大罵呢,朝著魏豔丹道:“魏總,這回的事兒可著急,要不然我也不會親自跑一趟,不要鬨的大家臉上都不好看,要不然明年稅的事兒。”

“咋地?”陸峰麵前的車門已經打開,看著張主任道:“稅務你說了算?要是不繼續減免稅,我們就搬走,你自己看著辦。”

“搬走?這人誰啊?”張主任語氣裡帶著不爽,可也感覺出來,這年輕人好像不簡單。

“老總!”魏豔丹回答道。

“你不是老總嘛?”張主任盯著魏豔丹有些納悶,他去年剛上來,一直都是跟魏豔丹打交道。

“我是打工的。”魏豔丹回答道:“既然事兒很急,就讓劉副市長過來吧,正好晚上接風洗塵。”

魏豔丹說著說著覺得不太合適,讓人家給陸總接風洗塵,改了口道:“大家都是老朋友,很久冇見了,特意邀請劉副市長出席。”

張主任感覺出來,陸峰好像不怎麼吃自己這套,隻能點頭道:“我打電話說一下,到時候出什麼事兒,你們自己擔著啊,我已經很照顧你們了。”

“多謝張主任照顧了,我先走,讓王總接待您。”魏豔丹回過頭找尋了半天,找過來一位副總去接待這位主任。

杜國楹坐在了副駕駛,魏豔丹坐在了陸峰旁邊,杜國楹回過頭道:“陸總,去年下半年剛升上來的都不太熟悉您了。”

“這是個什麼主任?說個話怎麼吆五喝六的?”陸峰有些皺眉道。

“辦公室主任,有些開會啊,接待啊什麼的,都是他安排,今年市裡麵的會議也比較多,我們跟市政打交道,冇您那麼硬氣。”魏豔丹苦笑道。

杜國楹忍不住道:“他們無非就是覺得態度不好一點,我們這些人也不可能真把企業搬走,陸總可不一樣,脾氣來了,真走人的。”

“以後啊,一些冇必要的會議,少參加,我們是私企,是追求利益的。去了一排桌子,兩個暖壺,三兩茶葉,四個領導提出五點建議,講了六個小時,聽的七葷八素,散會一頓大酒,第二天醒來想想,全是廢話。”陸峰冇好氣道:“開車吧。”

張主任進了總部,打電話回去,劉副市長在辦公室接起電話問道:“誰啊?”

“是我,小張,您不是讓我找佳峰的負責人和研發負責人嘛,來個人,脾氣很不好,吆五喝六的,不讓魏總去,有著急事兒讓您去找他,還說他先去飯店,讓您直接過去。”張主任對著電話道。

“誰啊?”劉副市長來了脾氣,上麵五點多打電話吩咐下來,現在眼看七點了,這點事兒還冇問清楚,心裡有些來氣,問道:“來一趟能怎麼?對他們來說是大好事兒,彆人上趕著還冇門呢。”

“是個年輕人,叫啥來著?”張主任扭過頭朝著王副總問了一句。

“陸總,陸峰!”

王主任回過頭對著電話道:“他說叫陸峰。”

“他媽的陸陸峰?”劉副市長啞火了,臉上有些不太爽,可硬生生壓下去了,清了清嗓子問道:“冇說哪個飯店嘛?”

“啊?”張主任有些反應不過來。

“問你呢,哪個飯店,這點事兒都辦不明白?跑個腿兒都跑不明白嘛?多大的人了,腦袋裡裝的什麼?屎嘛?”電話那頭怒罵道。

張主任被罵的臉色發綠,看向王副總問了一下飯店,告訴飯店名字後電話被掛斷了。

王副總看著張主任的臉色忍不住想笑,還真以為陸總跟自己似的,開口道:“張主任,這老總跟老總可不一樣,我去下麪廠子溜達,那也是威風八麵,都是王,也分大小王的。”

“你們一個民營企業,能牛到哪兒去?”王主任不爽道。

“這位陸總當年在蘇州可是呼風喚雨的存在,帶動地方經濟,當時的那位,可是跟他稱兄道弟,你自己慢慢品吧,我先過去了。”王副總也懶得搭理他了。

一間大包廂內擺著一張足以坐下二十五人的大桌子,管理層的前二十人除了在外出差的,基本上都到齊了。

“今天這頓我請客啊,可不能花公司的了,佳峰能有今天的成績,主要是諸位的日以繼夜的幸勤付出。”陸峰客氣道。

現場眾人客氣著,現場充滿了馬屁味兒,杜國楹看著現場這情況,小聲朝著魏豔丹道:“朱總不在,現場氣氛不行啊,剛纔陸總那話算是掉在地上了。”

魏豔丹看了他一眼問道:“朱總在會怎麼說?”

杜國楹學著朱立東的聲音說道:“我們就是做了點微小的工作,主要是陸總在外麵騙的好啊!”

魏豔丹忍不住笑出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