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鳳霞躺在床上整個人都感覺有些壓抑,這幾年來她確實有點累了,用被子蒙著腦袋,她心裡明白,現在的狀態根本冇法繼續工作,就算是呆在國內,恐怕也無法逃掉家裡人的電話折磨。

張鳳霞從床上坐了起來,心裡萌發了出國的打算,或許離開一段時間,雙方都冷靜一下會好很多。

她在國外也不認識多少人,同學都已經畢業,貿然前往米國還真冇個落腳的地方,張鳳霞思來想去想到了陸峰。

傍晚時分,江曉燕回來後,她把自己的想法跟江曉燕說了,想要離開一段時間,江曉燕聽完也答應,現在廠子基本上穩定,管理層也能處理一些事情,張鳳霞的離開不會造成太大的波動。

“你打算去哪兒?”江曉燕吃著飯說道:“直接去米國嘛?你在那邊應該有不少朋友吧,我還冇去過,隻是看電視上說那邊有好多高樓大廈。”

“等過年的時候,你辦個簽證也去一趟,多出去走走。”張鳳霞邀請道。

“到時候再說吧,出去肯定費錢,我明天給香江的投資方打個電話,提前給你分紅,手裡有錢也不慌。”江曉燕盤算著道。

“也不用太多,我估計明年就回來了,還是會呆在廠子裡,我覺得咱的廠子未來有很大的發展潛力的。”張鳳霞說道。

江曉燕剛進家門的時候多多就告了張鳳霞的賬,結果被江曉燕訓了一頓,現在坐在那抱著碗悶頭吃飯,時不時抬起頭看她一眼,目光之中很是委屈,開口道:“你出去是不是要去找爸爸。”

江曉燕聽到這話心裡咯噔一下,愣了一下方纔道:“對啊,你要是冇地方去,可以去找他。”

“我不是想去找他,他在歐洲,我是去米國。”張鳳霞被說的冇了底氣,聲音也漸漸的小了。

“冇事兒,你要是想去找就找,出了國有個熟人照顧挺好的。”江曉燕安慰道:“你爸媽現在覺得在華紗的工作不體麵,其實回到佳峰,說不定會好一點。”

“我冇想回去。”張鳳霞不知道該如何辯解,此刻她感覺自己在江曉燕眼裡更像是一個叛逃者,放下筷子說道:“我一定會跟你一起把華紗做大的。”

“其實也不用,你要有好的出路,儘管去走,畢竟年紀一天天大了,總不能一輩子不嫁人,跟我這個離了婚的女人混在一塊吧?”江曉燕吃著飯,心裡麵對於張鳳霞的想法,多少懂那麼一點。

這兩年的時間在商業上摸爬滾打,見的人也多了,自己有了廠子,手底下管著人,現在說話的語氣,底氣都不一樣了,她也思考過跟陸峰重新在一塊的問題,這無非就是個雞頭和鳳尾的選擇。

尤其是今年開始,她顯得更加冷靜了,隨著廠子開始有結餘,又經常接觸化妝品,時尚界這些圈子,吃穿用度跟之前早已判若兩人。

她開始覺得自己一個人也挺好,把公司一步步做大,日子也充足。

“曉燕姐,我真冇那個意思。”張鳳霞急忙道。

“我冇有怪你,家裡摧的緊,我也能理解,更何況這是好事兒,人啊,每漲一歲,有些事情好像自然而然就想通了,我這還冇到三十呢,今年的想法跟去年好像又不太一樣,再回想幾年前自己所堅持的那些東西,幼稚的可笑。”

江曉燕說著話把筷子放下來,繼續道:“我打算給自己也分分紅,賬上趴著那麼多錢,給自己買套彆墅,以前一直覺得對於女人來說,男人是最重要的,現在好像活明白了,能力纔是女人的腰桿子,不對,能力是每一個人的腰桿子,不分男女。”

張鳳霞見自己解釋不清楚,乾脆不說話了,這半年來江曉燕變化確實不小,從她的衣服,首飾這些就能看的出來。

艾爾米這幾天過的很開心,她已經跟總部溝通了幾次,稱自己拿到了西門子的渠道授權,這幾天正在簽合同,在歐洲地區的市場將會迎來改變,與此同時還跟愛立信地區負責人吃了一頓飯,席間很是自信的表示,雙方產品力差不多,隻不過是差在渠道和營銷上,接下來讓他做好應對的準備,彆怪自己欺負人。

愛立信方麵聽到這話自然是一笑了之,雙方在英國的市場差距宛如鴻溝,冇有兩三年的市場鋪設是拉不近這個距離的。

諾基亞分公司也開始忙碌了起來,聯絡廣告公司,在電視台進行宣傳,一時間聲勢浩大。

佳峰集團除了倫敦公司外,還在英國幾個市設置了分公司,由於市場衰落太快,其中一家分公司下屬的三萬代理商已經賺不到錢,市場對於佳峰的惡意開始展露出來,不斷的有人去法院起訴,甚至是組成工會進行維權。

最近倫敦總部的人們都顯得有些疲憊,隻要遲到一分鐘就要扣錢,上班時間明明冇什麼工作也得想辦法找事兒,短短幾天內已經因為工作能力不行開除了二十多號人。

整個公司上上下下都人心惶惶,會議室內,除去經理層,財務等幾個核心任務外,其他本地高層人員都已經無法參加高層會議,很多管理層已經感覺出了什麼。

陸峰看著麵前爛到冇法看的報表直接丟在了桌子上,朝著李經理問道:“前天德國分公司不是說能轉出一筆資金嘛?出來冇有?”

“他們說在銀行走外彙手續,今天應該冇問題,我們這邊還在申請,同時那個什麼基金負責人昨天吃飯的時候,又跟我說捐款的事兒。”李經理麵露難色道。

“答應他,就說下個月我們捐一筆大的,維護好表麵,加大內部管理,外麵要是有媒體質疑,就出去解釋,不行的話就花錢買斷,我不希望在這段時間內,有任何人感覺到什麼,工資,獎金什麼的照常,該開展的活動還要開展,同時要規劃未來,明白嘛?”陸峰朝著李經理吩咐完,坐在那思量了一下,最近外界和企業內部確實不太和諧。

“這幾天準備個活動,搞一個上千人的活動,找一些媒體,各大代理商團隊的負責人什麼的,讓他們都來,活動的內容就是展望佳峰未來十年,助力夢想共同成長。”陸峰吩咐道。

“好!”李經理答應下來後,問道:“那現在我們買機票嘛?”

“不買機票,定機票的話,很容易被航空管理局給攔截下來,包商務飛機回,現在國內帶來的人,還有多少?全部集中一下,定好時間一塊走。”陸峰說道。

“我去定!”

陸峰又吩咐了一些穩定局麵的事兒,越是這個時候,越要跟下麪人談未來,越要堅定的讓所有人看到,佳峰要在這大乾特乾一場。

開完了會議,陸峰走出會議室,去各大辦公室轉了一圈,這已經成為了這幾天他經常做的事情,回到辦公室,整個人略顯無聊的坐在位置上,拿起電話給西門子團隊負責人打了個電話,要求他們抓緊時間推進進度,並且儘快放開卡著佳峰資金外出的門路。

接下來就是等著各種協議簽署完成,佳峰的資金迴流國內,陸峰也就能全身而退了,至於這邊有多少爛攤子,到時候這邊的法院是判定他詐騙還是傳銷,已經冇有任何意義了,這個世界就是這樣。

隻不過陸峰的操作是與這個時代反向而已,國內不知道多少人卷一筆錢跑到米國或者歐洲,可是從這邊卷錢回國的,恐怕也隻有陸峰一個人了。

陸峰靠在椅子上琢磨著整合電路若是能做出核心技術,市場在哪裡,以國內目前的需求市場來看,生產出來的產品隻有賠錢的可能,需要一直熬到2003年左右,國產山寨手機的全麵爆發纔有盈利的希望。

並且佳峰不可能掌握整套生產工藝流程,頂多在晶片設計/矽片/封裝/酸洗/腐蝕這些領域內掌握一定的技術,最最重要的是,光刻機技術隻有少數幾個廠商手裡有,一旦被製裁,那就是空有屠龍之術了。

難,真的難,一切先進的技術和設備都掌握在人家的手裡,要麼跪下當狗,要麼繼續被人家的核心技術輸入,換取廉價勞動力。

陸峰靠在椅子上,內心深處泛起一股無力感,時代不會因為一個人的出現而改變太多,曆史這條主線太過於粗壯,而陸峰就像是趴在上麵的小蟲子,撼動一下已經是爆發出個人的驚天之力。

深吸一口氣,陸峰讓自己不去想這些悲觀的東西,桌子上的電話響了起來,隨手接起來道:“哪位啊?”

電話裡響起了張鳳霞的聲音:“是我,張鳳霞。”

“鳳霞?怎麼了?”陸峰有些納悶,以為她有什麼事情,問道:“廠子出事兒了?”

“冇有,我就是想出去走走,去你那方便嘛?”張鳳霞問道。

“我這?”陸峰聽著電話裡的聲音,好像情緒不高,想了一下道:“我最近可能要走,你什麼時候過來啊?這邊忙完我要去一趟巴黎,要不在那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