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恩這段時間冇少收集關於諾基亞的訊息,私底下打聽到陸峰這段時間也冇閒著,找了幾家有實力的公司,好像真的要幫諾基亞牽線似的。

傍晚時分,西餐廳門口,肖恩已經在門口等著了,佳峰在歐洲的業務,他作為顧問該做的事兒也都忙活差不多,更何況他也清楚,佳峰的業務已經發展到極點了。

相比起之前,現在的他纔是真的上心,這事兒要是從中撮合成了,不管是法務顧問/資金擔保還是風險控製,隻要摻合進去一腳,那都是大筆大筆的錢。

足足等了小十分鐘,一輛奧迪停車了餐廳門前,副駕駛的保鏢下車將後座的車門打開,陸峰下了車,看著麵前的肖恩,臉上露出笑容,抬手拍了拍肖恩的肩膀客氣道:“怎麼還站在這門口等上了?”

“早到了一會兒,冇事兒。”肖恩很是客氣的說道:“包廂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上去吧。”

倆人邁步朝著裡麵走去,在一個白人領班的帶領下進了包廂,陸峰將身上的西服脫了下來放在一旁,坐下來隨口道:“我跟你也有段時間冇見了,最近是真的忙啊,一天到晚不知道忙什麼,昏頭轉向的。”

“你現在可不比年初剛來的時候了,不得不感歎時間過的快,半年時間一晃而過,我也冇想到佳峰會在這裡發展這麼迅速。”肖恩有些回味的咂巴下嘴,承認道:“現在想起來,當初是我走眼了。”

“這不是很正常嘛,從我這一路走來,看走眼的人太多了。”陸峰說著話,麵前的服務員倒上了茶水,擺好了熱毛巾,陸峰抬起頭看著他道:“我這半年也冇少在這邊認識人,之前凱文介紹你的時候說你是退休了,從我這段時間的瞭解下來,你可不光光是退休吧?”

肖恩聽到這話一愣,哈哈一笑道:“自己開了家谘詢公司,幫人建造企業結構,做做市場調查什麼的,跟你比起來,不值一提,所以當時也冇說,這半年走來也算是不容易,咱倆絕對算是朋友了吧?”

“朋友,當然是朋友!”陸峰看著他笑眯眯道。

幾個服務生把價值上千美金的葡萄酒倒入分酒器,給每個人的高腳杯都來上一點,站在旁邊準備隨時添酒。

肖恩抬起頭看著幾個人說道:“你們出去吧,我們自己會倒酒。”

一眾服務生出去後,肖恩方纔切下一塊牛排,吃了一口朝著陸峰道:“既然咱都是老朋友了,那就敞開心扉說話,諾基亞的事兒,是不是真的?還是你故意做的一個局?”

“是真的,也不是真的。”陸峰端起酒杯喝了一口,嘗不出這麼貴的紅酒有什麼獨特之處,朝著肖恩道:“諾基亞確實想從市場上籌集一些資金,但是這個時候,又不想動搖管理層的信心,就像悄悄的做,不過我覺得可以蠶食。”

“蠶食?”肖恩有些納悶道:“我想聽聽。”

“簡單,我最近查了一下諾基亞在歐洲市場的市場占有率,通訊基礎設施方麵,他們大概占了三成市場,2g信號傳輸專利技術,他們跟愛立信比起來還是有差距的,更何況還有索尼這樣的企業,後續發力的情況基本上不太可能,市占率最高的應該就是華夏了。”

“所以呢?”

“所以,他們會一點點的把自己賣掉,現在整個高層的想法是,籌集一些錢,徹底提高市占率,最起碼在移動電話方麵做出成績了,我通過自己的一些調研發現無力迴天,隻不過是早死晚死的問題,以我的商業眼光來看,跨世紀後就是諾基亞消失的時候。”陸峰很是篤定的朝著肖恩說道。

諾基亞的一些基本情況他也瞭解不少,這家企業從拆分出來很多人就不看好,現在又舉步維艱,陸峰說的這種情況很大可能會出現。

“他們想籌集多少錢?”肖恩問道。

“冇說,就是想股票抵押,因為銀行那邊價格比較低,所以一部分抵押給銀行,一部分在民間尋求高回報,或者是其他方麵的資源互換,我跟艾爾米聊的時候,人家說,最好是有銷售渠道資源,他們現在著急這方麵。”陸峰說著話吃了一塊牛排。

肖恩腦子飛速的轉著,沉默了一會兒道:“赫爾曼聯絡你,你為什麼不接電話呢?西門子可是對諾基亞非常感興趣的,而且他還拿捏著佳峰的資金外彙的問題。”

“我不喜歡那個人,說真的,我這人是有性格的。”陸峰放下手裡的刀叉,顯得很是氣憤道:“媽的,當初我打電話過去想聯絡他,連個電話都不接,現在想起我來了?不就是掐著我脖子,不讓資金出去嘛,我前幾天跟董事局開會已經說明白了,各個國家的資金暫時不出去了,非洲那邊限製一批資金,歐洲再限製一批,無所謂嘛。”

陸峰的聲音裡帶著情緒,給人一種破罐子破摔的感覺。

“商業上的事兒可不能意氣用事兒,再說了,你這些資金要是不出去,在這邊也遲早會被那幫人掏空的。”肖恩繼續探詢道。

“我又不是傻子,內部已經開過會了,再建立一個公司和品牌,VCD是佳峰在全球的獨家專利權,我賣彆的賣不過那幫企業,我在當地建設一廠區,就賣VCD,順便再跟諾基亞加強合作,建設一個大型的研發中心。”陸峰朝著肖恩道:“我不信他們到時候還能來找我麻煩,更何況,那時候背後可就站著諾基亞和施羅德集團兩大財團了。”

陸峰的話很明白,也很直白,甚至對於肖恩這樣的人來說,有些太過於直白了,就像是菜市場上的白話,他稍稍一思量,以陸峰跟諾基亞/施羅德集團的關係,確實能夠做到。

或許這就是陸峰不接赫爾曼電話的底氣吧。

“就算是這樣,佳峰集團在全球資本投資也太過分散了,還是那句話,商業行為,冇必要太情緒化,來來來,我敬你一杯。”肖恩說著話端起酒杯道:“我還是覺得跟西門子聊一聊比較好,這對於諾基亞發展也好,對你也好,我幫你牽牽線。”

陸峰喝了一杯直襬手,說道:“不想看見那個人。”

“那你能找到第二個比西門子終端渠道更好的?找終端零售商?他們可對諾基亞的技術一點興趣都冇有,人家是做零售的,不會染指科技類行業。”肖恩提醒道。

陸峰神色有些不太好看,給自己倒了半杯紅酒,端起來一飲而儘,給肖恩的感覺就像是這幾天剛接觸過沃爾瑪這些企業碰了釘子似的。

“我也不瞞你,前幾天我聯絡了艾爾米,她告訴我,這件事兒全部由你來負責。”肖恩有些不解道:“為什麼?為什麼諾基亞的事兒,交給你來辦?”

陸峰早就想到這幫人會跳過自己這箇中介直接去找艾爾米,這段時間可冇少吩咐艾爾米接到電話的時候千萬彆答應,要不然這回就徹底涼了。

“諾基亞方麵的人若是方便出麵的話,直接公開不就行了嘛?找我就是為了隱秘點。”陸峰看著肖恩道。

“那簽個保密協議不就好了?”肖恩還是不理解,總覺得這事兒是個坑。

“人家那邊有人家的擔憂,算了,不說這些了,我實在不行再找其他企業,你就是來替赫爾曼說情的,我跟他絕無可能。”陸峰直接把話說死了,後麵什麼話都不說悶頭吃飯。

肖恩吃著飯心裡也嘀咕,從商業風險上來判斷,陸峰搞的這事兒完全是不符合商業規律,稀裡糊塗的,按照這樣來弄,說不定裡麵就有什麼風險,可諾基亞這三個字太吸引人了。

萬一呢?

肖恩忘了一個常年從商的告誡,隻要想著萬一呢,就是肯定會出事兒。

肖恩看他情緒有些激動,也不說話了,聊起彆的,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倆人關係已經很是親近,這半年來還是要多謝肖恩的幫忙,倆人互相客氣著。

下了樓,肖恩親手把陸峰送上車,看著陸峰問道:“跟我吃飯高興吧?”

“絕對高興,我跟你說,來歐洲這麼長時間,你是最對我脾氣的那個,不說了啊,先回去了,明天還得開早會呢。”陸峰朝著他拜拜手。

“明天晚上繼續,怎麼樣?我給你找兩個美女,咱換個地方。”肖恩朝著陸峰咧嘴一笑道:“我跟你說過,巴黎是浪漫的地方,倫敦是浪的地方,彆一天到晚想著工作,該玩就玩兒,回去早點休息啊。”

他不等陸峰答應,站直了身子朝著司機一擺手,車子開走了。

肖恩轉過頭上了車直接給赫爾曼打了過去,他也不管赫爾曼現在睡冇睡,電話接通後,肖恩開門見山道:“我目前的掌握的情況,諾基亞的事兒極大可能是真的,我剛跟陸峰吃完飯,他對於你之前不接電話的事兒耿耿於懷,我現在在路上,信號不太好,回去再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