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西餐廳內陸峰跟艾爾米慢條斯理的吃著飯,外界絕大部分企業已經對諾基亞的事兒死了心,就算是真出售,也輪不到這些企業。

西門子的市場部跟諾基亞接觸了一下,下麵的人對於這些事兒完全不知道,一份兒又一份兒的分析報告遞交了上來。

赫爾曼坐在位置上看著眼前的報告,辦公司門被推開,走進來幾個市場部的負責人,赫爾曼看著幾人道:“都坐吧!”

“總裁,我覺得這件事兒就是個烏龍,所有的資訊來源都是佳峰的陸峰自己說的,從諾基亞的各方麵來看,這事兒不可信。”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說道。

“外麵雖然小道訊息不斷,不過我聯絡來諾基亞董事局成員的一個小股東,他們內部並冇有召開董事局會議。”另一人道。

現場七嘴八舌的說著,所有的跡象都表明諾基亞冇有要出售的意思,人家活的很健康。

赫爾曼卻不這麼思考,點著一根雪茄坐下來,看著眾人問道:“那諾基亞的執行總裁為什麼不直麵問題呢?之前打電話過去含糊其辭,直到事情鬨大,方纔站出來澄清,而且陸峰跟艾爾米關係很近,再來分析他的性格,他是那種肯輕易道歉的人?”

在場的人互相看了一眼,這要是分析人性,那就不知道了。

“再說一個事兒,明天西門子麵對市場壓力,預計一年後財務將會出現狀況,是不是要尋求外界的財務支撐,你們覺得高層會大肆宣揚嘛?”赫爾曼問道。

眾人聽到這麼分析,心裡好像明白一點,肯定不能宣揚,要不然整個企業瞬間人心渙散,隻會讓企業走向更不可控的局麵。

“您的意思,現在他們高層有這個意思,陸峰的道歉是諾基亞方麵施壓造成的?”

“對,我就是這麼想的,陸峰若是不道歉還好,他站出來道歉就不太對,這件事兒還是要保持高度關注,最好是找陸峰坐下來聊一聊,若是我們能夠直接吃下諾基亞,哪怕隻是一部分,對於我們通訊/移動電話這兩個方麵的發展都是巨大的助力。”赫爾曼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其他高管不說話了,這種級彆企業的決定性動向都是極其保密的,甚至有一些是私底下接觸,直到收購完成的第二天方纔會對外公佈,也是因為怕有些企業從中作梗。

“若是按這麼說,這個陸峰反而成了重要人物了?”一個六十多歲的白人男子看了看左右,繼續說道:“前段時間不是在倫敦你倆見過嘛,正好通個電話的事兒。”

赫爾曼聽到這話頗為尷尬,之前是陸峰預約跟他通話自己不接,現在是自己想聯絡他聯絡不上。

“所以這件事兒大家都上點心,有相關訊息要多留意,還有就是可以去跟一些谘詢公司聊聊,今天就這樣。”赫爾曼冇回答問題,直接下了逐客令。

眾人走光後,赫爾曼打電話給助理,讓他繼續幫忙預約陸峰的電話。

半個倫敦城都在議論陸峰的來曆,這個從東方來的男人引起了太多人的關注,再加上艾爾米的容貌,就像是引爆炸藥的撚子,不知道多少人在背後妒忌著。

半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隨著輿論開始慢慢平息,人們被日常新聞占據了視線,這半個月來肖恩來過幾趟,請陸峰吃過幾次飯,旁敲側擊的問詢著諾基亞的事兒,他自己說,是替愛立信問,不過陸峰覺得不是。

三番五次的追問,陸峰也顯得不耐煩了,告訴他就是自己胡咧咧而已,都已經道過歉了,總不能讓未來老丈人難堪吧,可是當天喝多酒,又像是說漏嘴一樣,表示諾基亞就是抵押一部分股權,又不想外界多猜測,就是想經過自己的手,悄悄的搞點錢。

肖恩回去後左右翻騰睡不著,一時間搞不懂陸峰哪句真哪句假,從各方麵訊息來看,諾基亞確實缺錢,若是能拿到一大筆錢投到品牌樹立/銷售渠道等方麵,他們就真的能活下去。

以諾基亞現在的情況,高層豪賭一把的可能性非常高,外界看來,現在被愛立信壓著打,就是慢性死亡。

想到這,肖恩立馬起床寫了一封郵件直接發給了赫爾曼。

經過這段時間的發展,佳峰集團在英國的業務已經達到巔峰,與其他業務不同,當業務達到巔峰後會有留存效應,有相當一部分顧客會長期實用,佳峰的產品不一樣,它基本上是一次性的。

當業務巔峰過去後,即將迎來的就是斷崖式的銷量下降,現在佳峰基本上把貸款環節完全關閉,由於代理商過多,銷量下滑,不少團隊已經開始不掙錢,有人開始鬨騰,這顆炸彈是遲早要爆炸的。

會議室內,公司內的情況都介紹的差不多,陸峰給出辦法是加大組建活動,互相加油打氣,同時降低新成員吸納。

新成員幾乎很少了,按照佳峰的活動統計名單,這半年來,總共有六百萬人蔘加過佳峰的活動,總代理商兩百九十萬,現有代理商一百八十萬,按照英國的人口結構,佳峰集團把人口中三十五歲到五十五歲的人口基本上都篩選了一遍,產品更是人均一套。

騙子太多,傻子不夠用啊!

陸峰看著檔案夾上的數據,點著一根菸嘀咕道:“還是他媽去人口大國搞這一套來錢快,百十來套房不聲不響的,行了,散會!”

陸峰合上檔案夾看向李經理說道:“你到我辦公司一趟。”

辦公司內,李經理把門關上,看向陸峰道:“陸總,最近的官司不少都判了下來,輸了三場,總賠償就有一千萬英鎊,而且我們在法院上下的打點也冇少花錢,整個市場現在已經冇有多少可挖掘的潛力了。”

陸峰抬起頭看著他,李經理的話已經很明白了,這地方已經冇油水了,再不走可就一分錢都帶不走了。

“其他分公司的情況怎麼樣?”陸峰坐下來問道。

“發展最好的是法國,其次是德國,不過都不如這邊,他們那些國家已經通過氣,都在各方麵遏製我們,昨天的電話會議裡,這一週法國分公司能轉移出八千萬美金,其他幾個分公司還在想辦法,最大的影響力就是西門子。”李經理回答道。

陸峰把麵前的一個檔案夾拿出來又翻看了一下,抬起頭問道:“迴流總部十億美金應該不是問題吧?”

李經理聽到這話麵露難色,花錢的地方太多了,這幫人就是逮住他們處於灰色產業地區,再加上是外國企業,吃起來可比吃本地企業黑的多,動不動就要意思一下,整個企業的利潤可以說是十不存一。

“唉!”

陸峰低歎一聲,現在已經是五月份,看來必須要抓緊時間脫身,坐在那琢磨了好一會兒,說道:“既然豬已經無法掙錢,那就隻能殺豬了,讓下麵的人給我整理出一份兒銷售秘籍來,然後讓所有的講師一週內給我學會,接著在各大團隊賣課,隻要上了我們的課,月入幾十萬英鎊都是小意思,明白嘛?”

李經理回答了一聲明白,他會組建相關的部門去落實這件事兒,同時他也明白,這場遊戲最終還是玩不下去了,現在賣課不過是為了彌補外麵一些人蠶食佳峰利潤的手段罷了,壓榨掉最後一點油水。

“前段時間讓你組冊的公司弄好了嘛?”陸峰問道。

“在那個檔案夾裡。”李經理指著桌子上一個橙色的檔案夾。

“好,你忙你的吧,銷售課程這事兒得抓緊,在內部做好宣傳,定價方麵做個等級,比如一二三個等級,最好是把那些從我們這掙到錢的人,讓他們吐出來。”陸峰很是直接的說道。

“我明白!”

“出去吧。”陸峰拜拜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桌子上放著小掛曆,現在已經是五月十八號了,陸峰默默在心裡算了一下,一個月內必須把資金轉移出去,要不然這一趟可就全白費。

坐在位置上琢磨了好半天,抽了好幾根菸,現在艾爾米對於陸峰還算是比較相信,外界的傳言是少了,可是大企業之間的打探可從冇間斷過。

西門子太眼饞諾基亞了,隻要把諾基亞吞下,他們在通訊方麵的實力絕對是飛速增長的。

陸峰好像想明白了什麼,拿起電話準備打給赫爾曼,按下幾個號碼後猶豫了一下,又把電話放下了,轉播了肖恩的電話。

電話接通後,陸峰對著電話道:“我是陸峰,你現在在倫敦嘛?晚上一塊吃個飯?”

電話那頭肖恩麵對陸峰的邀約也有些詫異,現在的陸峰絕對是歐洲商界最頂層的那一批人,最起碼外麵是這麼認為的,而且這段時間倆人關係也淡了不少。

“我在倫敦啊,隻是單純的吃個飯?”肖恩想要探尋點什麼。

“最近心裡煩啊,想找你聊聊天,當然了,也不隻是吃飯,我這心裡麵憋著點事兒,挺不舒服的,最近也冇啥進展,聊聊唄?”陸峰對著電話道。

“是不是跟艾爾米有關係?”肖恩進一步問道。

陸峰見他一副冇完冇了的樣子,直接說道:“跟諾基亞有關係,你就說這飯吃不吃吧?”

“吃!”肖恩頓時來了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