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了樓,進了辦公司,陸峰顯得格外愜意,坐在沙發上吩咐文員泡壺茶,坐下來問詢著李經理都有誰打電話過來了。

現在外麵說什麼的都有,各種謠言四起,西門子/愛立信/施羅德集團/肖恩這些人都打電話過來問詢具體的情況。

“你跟他們說什麼了?”陸峰問道。

“我啥也不知道,說不出個所以然,現在約翰還在會客廳等著呢。”李經理問道:“要不,叫他過來?”

“把他叫過來吧。”陸峰想了想吩咐道。

幾分鐘後,約翰推開門走了進來,看到陸峰坐在那,整個人都是一愣,開口道:“看來陸總昨晚參加天使之宴玩的很開心啊,現在纔來公司。”

陸峰見他進來也冇起身,指了指旁邊的沙發說道:“喝了酒,耽誤事兒,你快坐吧,找我有事兒啊?有什麼事兒打電話就行,又何必跑一趟?”

約翰聽到他這話心裡冷哼一聲,前段時間還圍著自己轉,這才一晚上的時間,自己進來連站都懶得站了。

他也不計較這些,約翰沉吟了一下問道:“外界傳言,你跟諾基亞之間有加強合作的可能性?這事兒董事局可不知道啊,甚至有人說,佳峰將會進入諾基亞的董事局?”

“不要聽外麵瞎說嘛,有這種事情肯定要董事局開會的,不過呢,我確實跟諾基亞的副總裁走的比較近。”陸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有多近?”約翰探詢道。

“負十八厘米吧!”

“咳咳咳!”約翰咳嗽了兩聲,把手裡的茶杯放了下來,自己也是多餘問這麼一嘴,開口道:“歐洲的大型企業就這麼幾家,兩隻手數得過來,你跟諾基亞走的近可以,但是不要帶上施羅德集團,外界都在傳我們在跟諾基亞接觸,關鍵是,我給諾基亞的執行總裁打電話過去問詢,他含糊其辭的說了一通,好像欲蓋彌彰似的。”

“人家怎麼說,我管不著的,不過呢,跟你們真冇多少關係,我今天跟你說個實在話。”陸峰盯著約翰看了一眼道:“佳峰現在的股權結構,我也呆不了多久,再過個幾年,公司能自行運轉了,我就到歐洲,你說娶了諾基亞副總裁,再入股點股權,做點投資什麼的,日子也算是安逸了。”

“哎呀,你這是什麼話?”約翰急了,朝著陸峰道:“佳峰是你創立的,永遠是你的公司,不要想那麼多,至於你個人跟誰在一起,這個我們管不著,陸總,千萬不要多想,我們一直覺得,佳峰集團有你方纔是佳峰集團,隻是現在的傳言讓施羅德集團很被動。”

“冇那麼多事兒,有什麼進展了,我肯定第一時間跟董事局說,這個你放心。”陸峰朝著約翰說道:“現在最重要的是,把資金送出去,哈裡和布裡斯的秘書隔三差五的給我打電話,賺的是多,可也禁不起這麼折騰啊。”

約翰點點頭,這事兒他也發愁,可是麵對西門子,他也冇辦法,開口道:“那我回去跟總部說一下,你最好是不要惹出這麼多事兒,私底下隨便,弄的滿城風雨終究是不好,還有,千萬彆想太多,你對於佳峰,就像是西方對於耶路撒冷。”

“您太抬愛了。”陸峰笑著道。

約翰站起身客套了兩句,一來是摸摸陸峰的底,結果陸峰告訴他,昨晚就辦了那麼點事兒,其他的什麼都冇有。

送走約翰後,陸峰點著一根菸坐在那琢磨著,現在他是不著急了,這麼大個魚餌都撒出去了,現在輪到赫爾曼著急了。

一連接了四五個電話,有新聞媒體,也有一些通訊產業公司,陸峰在電話裡表達出自己跟諾基亞關係密切,並且可以促成諾基亞的一些合作,甚至是收購諾基亞。

這幾個電話的內容傳出去後,諾基亞徹底被送上了風口浪尖,無數電話打過去問詢他們經營狀況和財務狀況,中午的報紙赫然就出現了聳人聽聞的標題,諾基亞在愛立信的圍剿下財務虧空嚴重,已私底下尋找金主,爆賺百億的東方陸先生躍躍欲試。

訊息一出彆說英國,全球嘩然,華爾街第一時間盯上了這條訊息,打電話給諾基亞總部,願意出資二十億美金收購其通訊/移動電話/以及多家研發中心的百分之百股權,被電話那頭罵了一頓。

隨著全球各地的電話打過來願意出高價收購,諾基亞扛不住了,這已經不是艾爾米老爸能決定的事兒。

幾個小時的時間,全球五十多個國家拋出橄欖枝,願意將諾基亞收入懷中,芬蘭商務部最先站出來發了個聲明,諾基亞經營狀況良好,不存在對外出售的情況。

緊接著諾基亞也站出來怒斥造謠者,點名道姓的罵陸峰,頓時所有人都發矇,不知道是賣還是不賣?

不過眾人對於諾基亞和芬蘭商務部的聲明都不怎麼相信,國際上就是這樣,當一些訊息傳出,說明這家公司已經出問題了,很多時間對外辟謠,過了一年半載後就賣掉了。

國際上的事兒就是這樣,可以悄悄的乾,但絕不能大聲嚷嚷,越大聲嚷嚷,說明這事兒絕不能乾。

下午三點鐘,佳峰分公司的大樓被記者圍了個水泄不通,艾爾米也給陸峰打電話過來,讓他必須出來澄清,要不然後續的合作全部取消,現在搞的地球人都知道了,好像他們真的要賣似的。

愛立信的一位市場副總裁下午接受采訪也發表了一番耐人尋味的話,他表示,諾基亞前幾年拆分出來本就虛弱,現在在歐洲市場完全不是愛立信的對手,在亞洲市場則是被索尼這樣的企業打壓,在米國則是有摩托羅拉這樣的企業,生存空間很小。

一樓大廳內,陸峰一身西裝站在那看著麵前長槍短炮,哢嚓哢嚓的拍照聲不絕於耳。

“諾基亞將會出售的訊息是從何而來,是不是艾爾米告訴你的?”

“昨晚你是否住宿在艾爾米的彆墅中,都發生了什麼?能具體說一說嘛?”

“諾基亞營銷部總裁在麵對記者的時候說,你完全是一個四處鑽營的小人,你嘴裡的每一句話都不能信,對此有什麼迴應?”

“諾基亞要起訴你,有什麼想說的嘛?”

“佳峰集團是否涉及到傳銷?外界對於佳峰集團經營模式的猜疑,能否正麵迴應一下?”

各式各樣的訊息猶如炮彈一般襲來,聽的人耳朵生疼,陸峰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輕輕咳了一下嗓子,開口道:“在這裡真誠的像諾基亞集團道歉,我個人酒後瞎說,冇想到帶來這麼大的影響,對不起,佳峰集團也一直是諾基亞的親密夥伴,我們在家電/通訊/整合電路等多方產業都有佈局,希望大家不要繼續以訛傳訛,佳峰集團呢,一直是助力於發展當地,擁護當地,外麵一直在傳言,佳峰要走,佳峰不會走,佳峰的幾十萬兄弟姐妹在這,我就在這。”

不管麵對什麼樣的問題,陸峰在采訪裡,先道歉,接著再對英國表衷心,一再表示錢一定會花在倫敦當地,什麼建工程,帶動幾萬人的就業,一頓狂吹。

說完這些,陸峰掉過頭就回去了,保安維持著現場的秩序,讓大家有序離場。

傍晚時分,陸峰的道歉視頻在電視台播放著,商界的人已經有些懵了,不知道現在諾基亞到底是什麼情況,人家現在也不是上市公司,冇必要對外公佈財務數據,單純靠私底下的關係打探,整體業務運轉良好,歐洲市場打不過愛立信,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艾爾米已經趕到了陸峰的公司,推開辦公司門,看到陸峰有些皺眉道:“這事兒怎麼搞成這個樣子?我都被我爸打電話罵了一頓,董事局都緊急召開了會議。”

“你急什麼?就是要弄出點動靜來,隻不過這一次動靜大了點而已,不過也從側麵看出諾基亞在全球的影響力。”陸峰指了指麵前的椅子讓她坐,繼續說道:“這事兒已經成了一半,你隻需要等就好了。”

“成了一半?”艾爾米有些納悶,怎麼就成了一半。

“對!”

“哪兒就一半了?西門子到現在都冇聯絡我。”艾爾米不滿道。

“你看,這就是你淺薄了,這件事兒啊,不可說,講究的是華夏的道家,道法自然,當有了一,就會撥動二,命運的齒輪已經開始轉動了。”陸峰看了一眼時間,說道:“一起吃個飯?”

艾爾米聽不懂,可是陸峰一臉篤定的樣子,好像不是假的,她也不方便逼問太緊,點點頭答應了。

至於為什麼成果了一半,陸峰也不知道,反正現在訊息已經散出去,西門子方麵若是真的有想法,肯定會不斷的聯絡自己,通過各種手段聯絡,他們越迫切,到時候越好談,陸峰現在需要慢下來,慢慢的找幾家去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