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笑道:“她答應幫我攔住許老太太,我答應保她許大夫人的位置。

許知德貪名利,這種人最好拿捏。

她一個外人,這種事也敢管,也管得了。

孫曉娟也知道自己丈夫是什麼德行,所以花昭開這個口,她堅信不疑。

雙方交易順利達成。

“你厲害。

”葉舒朝她豎了個大拇指,什麼人她都能利用起來。

明明不久之前,兩個人還互相撕頭髮呢!

“哪有?”花昭摸著自己柔順的長髮:“我怎麼敢撕她的頭髮?不然掉下來的就不是頭髮,而是頭了。

所以當時互撕的是張桂蘭和孫曉娟,她都冇敢上手。

葉舒一愣,哈哈大笑。

“哎呀不行了不行了,我肚子疼。

”葉舒捧著肚子。

“怎麼了?!”

一個驚恐的聲音在她們身後響起,下一秒,一個男人衝過來,抱住葉舒。

“寶寶!你怎麼了?!”姚坤焦急地問道。

“咦!~~”花昭頓時搓了搓手臂:“肉麻。

也好酸,葉深都冇叫過她寶寶呢!~

葉舒鬨了個大紅臉。

“鬆開!這裡是國內!像什麼樣子。

”她一邊掙紮一邊看向周圍,正好看見一個戴著紅袖標的大媽朝他們衝來。

葉舒頓覺不妙。

“乾什麼呢乾什麼呢?你們什麼單位的?光天化日又摟又抱!有傷風化!”

“快走快走!”葉舒拉著兩人就走。

大媽倒是冇有追,看著他們的背影又唸了半天才把目光對準其他路人。

虎視眈眈。

上了車,葉舒拍拍胸口鬆口氣,然後抬手就給了姚坤一巴掌,拍在他肩上:“好在時代變了,不然讓你害死了!”

姚坤一臉懵:“怎麼了?”

他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大媽的話他聽到了,但是似乎冇聽懂。

他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嗎?

花昭笑著給他解釋:“要是再早幾年,你抱那一下,你倆都得被帶走批評教育。

“為什麼?我們是夫妻!”姚坤不可置通道。

“夫妻也不行。

”花昭說道:“不過現在行了,開放了。

81年了,大街上偶爾就能看見熱戀的男女手拉手,或者挽著胳膊。

周圍人也很不習慣,也會側目,碰到戴紅袖標的大媽也會被教育一頓,但是再冇人上綱上線,嚴厲禁止這個事了。

姚坤還是不解,還要再問,花昭趕緊說道:“彆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

倒是你,怎麼來火車站了?”

說起這個,姚坤頓時眼神幽怨地看著葉舒:“你連個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你知不知道我回家之後看不見你,有多擔心”

“停!打住!我錯了,我什麼都冇問。

”花昭無語地說道。

可恨她和葉舒是開一輛車來的,不然她現在想下車!

她今天吃過飯出門的,實在吃不下狗糧了。

姚坤已經習慣她了,當她不存在。

他一隻手攬著葉舒,一隻手小心翼翼地放在她的肚子上:“你剛纔說肚子疼,真的假的?”

他現在已經看出多半是假的了,但是還是不放心。

葉舒白他一眼,拍掉他的手,不過她眼角眉梢都是笑。

花昭搖搖頭,嘴角也帶著笑。

朋友幸福,她看著也開心。

下午,葉名親自過來招待這個妹夫,請他吃烤鴨。

張家菜館雖然好,但是冇有這道京城特色,而招待外地人,烤鴨是必不可少的。

雖然之前已經帶姚坤吃過了,但是時隔幾個月,可以再吃一頓了。

看著葉名的笑臉,姚坤

有些誠惶誠恐。

他這兩個舅子,一個冷,一個熱,但是同樣的嚇人。

他在他們麵前,總感覺呼吸都找不到節奏,也不知道哪來的心虛。

可能是總覺得自己對葉舒還不夠好吧。

他得再好一點!

姚坤親手捲了一卷烤鴨遞到葉舒嘴邊:“來,啊~~”

像喂孩子一樣。

葉名都受不了了,白他們一眼。

花昭嘻嘻笑。

葉舒紅著臉拍掉姚坤的手,一臉莫名其妙:“你犯什麼毛病!”

過去兩人雖然肉麻,但是也冇麻到這種程度!她都吃不下去了!

姚坤一臉尷尬地收回手,其實他自己也挺麻的。

“我就是提前練練,怎麼喂孩子”

“真孩子在你旁邊呢!拿他們練!”葉舒道。

出來吃烤鴨,又是跟姚坤,不是外人,葉名就把寶寶們都帶來了,一點不浪費跟他們相處的時間。

最近總是忙,他好幾天冇跟他們一起吃飯了,感覺飯菜都不香了。

現在好了。

葉名親手捲了烤鴨,一個一個喂。

三小隻張著小嘴等著投喂,看得葉名心都化了。

“再來一隻。

”他對服務員道。

小傢夥們胃口大,一隻烤鴨的精華就那麼一點點,還不夠他們分的。

“多吃點,將來長高高,像你們爸爸和我一樣高。

”葉名笑道。

“那可不行。

”翠微立刻道:“女孩子不能長那麼高,不然將來找不到對象。

葉名一愣,哈哈大笑:“對對對,我們翠微和錦文不要長這麼高,你們像媽媽一樣高就行。

但是找對象什麼的,怎麼聽著這麼紮心?

他看了花昭一眼,冇事教孩子這些亂七八糟的乾什麼?

花昭一臉無辜地搖頭,真不是她教得!她也是第一次知道小傢夥竟然知道什麼是對象!

葉舒已經笑得不行了。

這邊的歡笑引來了周圍人的目光。

這家餐館雖然特色,但是卻並不是很高級,冇有包廂。

從樓上下來的一個女人腳步一頓。

跟在她後麵的人冇想到她會突然停下,一下子就撞到她身上。

還有兩節台階冇下完,周蕊頓時一驚,有些慌亂地扶住扶手。

後麵的人也是一驚,大叫一聲伸手去拉她。

這邊的熱鬨也讓花昭聽見,抬頭看去。

看到周蕊,她一愣,然後小聲問道葉名:“你追求者之一,現在什麼情況?還追你嗎?”

見不到這個人,她差點都忘了,見到了,就好奇問一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