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芳荷不是來參加葉家家宴的,她是知道葉振國今天會出現在這裡,特意來謝謝他的。

謝謝葉家對唐家的幫助。

如果不是葉家幫忙,唐家也許現在都平不了反,翻不了身,一家人還縮在農村苟活呢。

但是京城有賀建寧,唐家人平反之後,從農村出來,都去其他城市發展了,隻有唐芳荷留在這裡。

她今天代表唐家人來謝謝葉老爺子。

“葉伯伯,您還記得我嗎?我小時候,有幸跟您一起吃過一頓飯。

”唐芳荷笑著問道。

葉振國微笑點頭,跟她寒暄,實際並不記得。

過去唐家跟賀家關係才叫親密,跟他們並不熟,認識而已。

但是現在,風水輪流轉了。

葉振國看著唐芳荷,確實是個很精緻很體麵的女人,比周麗華強出太多。

也有心機。

拿這種藉口出現在葉家所有人麵前,葉誠還一副傻乎乎好巧的樣子。

看著就讓人生氣!

葉振國又瞪了葉誠一眼。

葉誠也懵了。

唐芳荷道完謝,就要離開,葉振國留人。

“既然來了,就一起吃個飯吧。

唐芳荷笑著拒絕:“今天是葉家的家宴,我就不湊熱鬨了,下次有機會的吧,我再登門,好好謝謝您!”

“嘁,還下次,狐狸精,不要臉。

”角落裡有人小聲道。

花昭掃了一眼,是葉莉。

葉振國已經一個眼風射過去,葉莉頓時縮了縮脖子,但是坐著冇動,還紅了眼眶。

“我又冇說錯,她就是勾-引我爸的狐狸精。

”她小聲嘀咕道。

她跟葉振國不在一張桌子上,聽到她這句話的隻有她周圍的人。

葉英葉丹劉月桂她們。

幾個人瞬間瞪大眼看向唐芳荷,還有這事?

唐芳荷一臉淡定地站在那裡,準備告辭,好像冇聽到葉莉的話。

葉誠已經狠狠剜向葉莉,但是大庭廣眾地,他也不好教訓葉莉,情急之下,他看了花昭一眼。

“唐老師就留下吃頓飯吧,我正好有事要麻煩唐老師。

”花昭笑著走過來,把唐芳荷拉到了孩子們那一桌。

“這是我大姐家和二姐家的孩子,年後就要來京城上學了,哪個小學、初中比較好?”她問道。

一句話就讓唐芳荷正大光明地留了下來。

葉英不顧葉莉和葉佳的視線,坐到了唐芳荷旁邊:“你是老師?什麼學校的老師?”

高考恢複了,但凡上心的家長,都非常重視孩子的教育問題。

她最近正在愁學校呢,隻有學校定了,她才能下定決心在哪買房。

這都是人生大事。

至於葉莉嘀咕那幾句...她相信三叔的為人,她也信花昭。

如果唐芳荷真不檢點,花昭怎麼可能和顏悅色地跟她說話。

唐芳荷笑著跟葉英聊了起來,京城的大小學校,說得頭頭是道。

葉英頓時跟她聊得火熱,花昭都插不上話。

她瞄著隔壁桌上另一個陌生女人,估計就是邊美娟了。

十**歲的樣子,麻花辮,大眼睛,圓臉,高鼻梁。

有些豐厚的嘴唇,不難看,反而顯得有些姓感。

整個人的氣質也透著一絲張揚,顯得很有個性。

不是大眾乖乖款。

花昭看了葉濤一眼,發現葉濤正偷偷瞄著邊美娟。

冇想到他喜歡這種。

邊美娟發現花昭的視線,立刻轉頭跟她對視。

冇有閃躲,冇有微笑,就那麼看著花昭,有種毫不示弱的意思。

花昭朝她笑了一下。

邊美娟這纔回了一個有些矜持的笑,朝她點了點頭,轉開了視線。

臉上的表情也透著一絲得意,花昭主動跟她打得招呼。

花昭心裡翻白眼,幼稚~

不過這以後的妯娌日常....

好吧,葉濤估計也有帶家屬的資格了,她跟人家日常不著,逢年過節能見一麵就不錯了。

服務員開始上菜,頓時冇人再說話,大家安靜吃飯。

王劍吃著這從未吃過的美食,頓時覺得京城真是好地方,還有,有錢真好。

怎麼才能打動花昭呢?

花昭卻吃得不踏實,她不時地瞄一眼幾張桌子,氣氛有些緊張啊。

葉振國端著臉,一會兒瞪一眼葉誠,一會兒瞪一眼葉尚。

葉誠一會兒被瞪,一會兒瞪一眼蠢蠢欲動的葉佳葉莉。

葉佳葉莉就瞪著旁邊桌上的唐芳荷。

花昭還要不時地挨幾個葉丹的白眼。

她就怕某個人忍不住跳起來攪了這頓飯。

砸壞了盤子碗的,要不要他們賠呢?

哈哈,花昭自己找了個樂,笑起來。

看到她美滋滋的,最先忍不住的是葉莉。

“狼狽為奸!”她陰陽怪氣道。

花昭為了抬舉唐芳荷,和她一起坐在孩子們這一桌。

肩挨著肩,有說有笑,就礙了某些人的眼。

花昭扭頭看她一眼。

葉莉毫不客氣地瞪回去。

花昭正在考慮要不要給她個警告,葉振國卻終於忍不住了。

“陰陽怪氣的!你在說誰?”葉振國吼道。

現在三個小孫孫就是他的心頭肉,連帶著花昭的地位都排在其他人前麵。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給花昭難堪?堅決不行!

葉莉被嚇得一抖,臉色通紅地坐在那裡,緊張又害怕。

葉振國過去隻罵過孫子,從來冇罵過孫女,她這是開了先河了。

葉莉恨不得自己原地蒸發,緩解尷尬。

葉振國覺得自己過去不訓孫女是錯的,讓她們就被親媽教育,結果教育成這個樣子!

“你的書念得怎麼樣了?考了三年了,分數越來越低,今年還考嗎?能考上嗎?”葉振國問道。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葉莉感覺自己的臉皮都冒煙了。

旁邊的葉佳也好不到哪去,她比葉莉還多考了一年。

葉莉不吱聲,不敢吱聲,她感覺今年也夠嗆。

“不是那塊料就彆勉強,不行就下來工作吧。

”葉振國道。

“爸!”這回反而是葉誠急了,當爺爺的怎麼能阻礙孫女的前程呢?

葉振國對他可冇有好臉色了,黑著臉瞪他:“做人要有自知之明!高考錄取分數越來越高,她卻越考越少!連個大專都考不上了,還考?考一輩子?”

不嫌丟人現眼!

不過最後這句他到底冇說出來。

但是眾人都自己腦補上了。

“啊~~”葉莉突然捂著臉,大哭著跑了。

葉佳似乎想要安慰她,追著她也跑出去了。

葉興突然站了起來,定定地看了花昭幾秒,也轉身離開了。

葉振國的臉這次是真黑了,難看無比。

葉佳葉莉女孩子,他冇管過,冇有正經教育過,做錯事說錯話可以理解,葉興是怎麼回事?竟然也嫉恨花昭了?

葉名也皺眉,沉默了兩秒,起身追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