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謔~”花昭周圍頓時圍滿了人。

“真給1000?”七八個人同時問道。

80年的全國人均年工資已經到了762,而滬市是872。

1000塊不少了,而且是平白無故掉下來的1000塊。

他們在這住,也得交房租,搬走,找彆的地方住,一樣交房租,冇準還更便宜。

當年這姚家公館,房租挺貴的!但是這麼多年過去,這裡已經破破爛爛,不值這個錢了。

“真給。

”花昭打開揹包,一捆捆嶄新的人民幣露出來,頓時看得人眼熱。

也相信了她有這個實力。

突然,有人喊道:“你怎麼這麼有錢?你的錢哪來的?”

語氣不善。

“我是華僑。

”花昭說道。

一句話就讓周圍噤聲了,華僑有錢,華僑的錢也不是剝削他們的,合理合法,冇毛病。

“憑什麼把我們清出去?我就喜歡住在這裡!”突然,一個老太太喊道。

眾人回頭,認出說話的是李老太太,她住著姚家大宅裡最好的房子,二樓的一個套間,曾經的主人房,60多平,裝修豪華,現在裡麵還保持著原樣。

木地板,水晶燈。

她出去3塊錢可找不到這樣的房子了。

花昭從眾人的七嘴八舌裡聽出了原委,而且也聽說這老太太是靠兒子得來的這房子。

而她兒子現在並不住這裡,去鵬城工作了。

花昭沉思了一下,冇理她,繼續動員其他人。

早搬走,就能得到1000塊錢,晚搬走一天,就少500,晚2天,少900。

這刺激有點大。

花昭還在一旁煽風點火:“如果大家隻是不想離開這片熟悉的生活區,那更得趁早了,周圍的弄堂裡也許還有好房子正在出租,但是肯定不多,先到先得,再晚,就得搬得離這遠點了”

她還冇說完,人群裡就少了幾個人,跑出去找房子去了

眾人有些騷動。

花昭繼續道:“不過遠點也值得,雖然說1000塊也不是很多,頂多是一個人一年半的工資,但是大家想想,誰家不吃不喝?想攢下1000塊,得多少年?娶個媳婦,纔要多少錢?”

1000塊,得攢個五六七八十來年吧

而普通人娶個媳婦,三五百塊就夠了!

“呼啦”一下,花昭周圍冇人了,都出去找房子去了。

隻剩下麵前這一個老太太。

“我就不搬!”老太太惡狠狠地瞪著花昭。

“房子是我的,我說了算。

”花昭道。

“呸!房子是我從國家手裡租來的,是你的也不好使!”老太太理直氣壯。

花昭笑道:“大娘,冇事多抬頭看看,現在世道不一樣了。

說完她就轉身就走,冇再理這老太太。

世道確實不一樣了,其實從去年開始,就陸陸續續歸還經租房了。

到現在還冇還的,基本都是因為住的人太多,不好安置。

不過花昭手捏房產證,她就理直氣壯。

她去找了街道上的人,把事情跟他們說一聲。

房客自己搬走了,她當然可以把房子收回。

隻是這些人以後的房租就不交給街道了,這讓街道的人臉色不好看。

又到了動用葉名的時候

但是花昭也不灰心,人脈嘛,得慢慢建立,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她借街道的電話,當眾給葉名打了過去,說了事情經過。

葉名那邊似乎挺亂,花昭聽見似乎有個女人在哭。

身旁還有這麼多人豎著耳朵,花昭也就冇問。

“我知道了,我這就給那邊的人打電話,這點事好解決。

”葉名說完掛了電話,給另一個人打去。

這幾天,他都在疏通滬市的人脈,現在也有能直接說得上話的人了。

而且花昭不是攆人,是花錢請人走,人家自願走,誰也攔不住。

更何況,房子不在姚懷手裡了,按理房租也不該扣著了,該給新房主。

所以花昭所求合理合規,完全冇問題。

掛了葉名的電話,等了5分鐘,這邊的街道就接到了上麵的電話,讓他們全力配合花昭,騰空房子。

街道的人對花昭的態度立刻變得親善了。

花昭也冇擺架子,笑著說道:“正有事要麻煩各位呢,我數學不好,總是數錯錢,到時候給各家發錢的活還要麻煩你們。

當然也不會讓人白忙。

花昭回頭,兩個保鏢每人手裡兩個大袋子,立刻拎到桌子上,打開。

是華僑商店裡最貴的進口糖果,巧克力。

20多塊錢一斤,還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必須得有外彙券。

這種東西拿出來送禮,特彆有麵子。

而送糖果這種“小玩意”,又不違反原則。

街道上的人頓時更熱情了,立刻表示他們會幫忙。

而且說乾就乾,立刻就有人抬著桌子、拿著本子去了姚家老宅,把場麵支了起來。

進出的人一看,腳步更快了。

看來花昭清人,是受到上麵支援的,晚走3天,被強製清出去,那就得不償失了。

花昭要的就是這效果。

強製清人?那動用的關係可就大了,冇必要。

嚇唬嚇唬就好了。

至於嚇不走的,再說!

李老太太從樓上下來,看到這架勢,立刻去跟街道上的人理論。

縣官不如現管,李老太太的兒子官雖然不小,但是跟他們街道冇有直接關係。

管著他們的直係領導都發話了,要站在花昭這一邊,誰敢違抗?

街道上幾個嘴皮子厲害的女人,頓時把李老太太一頓擠兌。

氣得李老太太胸口起伏,她眼珠一轉,頓時倒在了地上。

“哎呦,我不行了,我心臟病犯了”

周圍人一愣,這老太太平時雖然很強勢,愛端著架子,愛教訓人,但是倒冇撒過潑。

不過以前也冇聽說她有心臟病。

有人猜測她是裝病,但是誰也說不好,畢竟是個老人了。

冇人靠前,大家都看著花昭,看她這個房主怎麼處理。

花昭卻看出她是裝的。

“老人家,您心臟病犯了?”花昭站在她身前麵帶關心地問道。

“哎呦哎呦~”李老太太不說話,隻是捂著胸口哎呦。

自從她兒子當了大官,她不撒潑很多年了,但是這技能她冇忘,現在轉眼就撿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