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把姚家爺孫叫了過來,想了想,又叫上葉名和苗蘭芝,他們還不知道自己和姚家的關係呢,這次一塊說清楚。

“爺爺,我找到奶奶的家人了。”

午睡剛起,大家都在院子裡喝茶,花昭選擇氣氛正好的時候說道。

花強一愣:“你奶奶?...你確定了,照片上那個人就是你奶奶?”

“是。”花昭看著姚家人,慢慢給他講述姚娥和姚家的關係。

葉名這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看著花昭跟姚家人相處有些“不客氣”,簡直比葉舒跟姚家人相處還自然。

原來還有這層關係。

花昭說道當年大火的事,花強臉上的表情頓時凶惡,當聽說李世安和齊孝貞都死了,他也冇好到哪去。

“你應該叫我去的...”他慢慢說道。

這表情,嚇得花昭都不敢說齊孝賢在那件事裡的作用了。

如果齊孝賢隻是個陌生人,她肯定會說。

但是齊孝賢是花強的第二任妻子,還給他生了兩個孩子.....

最後花強卻發現,齊孝賢也參與謀害了他原配妻子?

他內心會是何等感受?

會痛恨自己吧?

他這麼大年紀了,花昭隻想他晚年能安安穩穩,開開心心的。

至於齊孝賢,她會收拾的。

所以花昭隱去了齊孝賢的事。

說開之後,姚家人就不住酒店了,住到了花強隔壁。

大家都是一家人。

花昭也說乾就乾,打算立刻動手。

她先把葉名叫過來,向他打聽訊息:“我當初留了一瓶藥酒給齊孝賢,那瓶藥酒現在在哪?齊家現在還好嗎?”

葉名盯著她的表情,意外了一下頓時笑了:“當初我就在想,你是出於好心,纔給齊家留了那瓶藥酒,還是故意的...”

現在看她閃亮的眼神,就知道她是故意的了。

可真是夠壞....

“因為那瓶藥酒,齊家都鬨翻了。齊保國和齊書蘭都想得到那瓶藥酒,給自己換好處,齊孝賢又堅決不給,然後,他們就想辦法偷...”葉名**。

然而齊孝賢把藥酒看得命根子一樣,找個繩子綁好,天天掛在脖子上,睡覺都摟著。

齊家兄妹根本偷不到。

這中間齊家兄妹又遇到些事情,格外需要那瓶藥酒“救命”。

然而齊孝賢就是不給。

最後齊保國和齊書蘭氣得都不管她了。

兩年,都冇正經來看她一眼。

來就是來鬨。

平時的日常起居,買菜做飯什麼的齊孝賢自己能做,但是生活中到底有些重活,比如說拉煤、修屋頂、通下水這些臟活累活,她乾不了。

過去都是她找兒女,兒女再找人幫忙。

現在她誰也找不到,鄰居都不理她,單位也不管,她隻能自己做。

再加上大病初癒,齊孝賢這兩年幾乎把過去一輩子的苦都吃過了。

人一下子老了二十歲不止,看著比花強都老。

花昭聽完,非常滿意,不枉她浪費一瓶藥酒,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你想乾什麼?”葉名看著她更加閃爍的眼睛問道。

這眼神,一看就不打算乾好事!

“齊孝賢,還乾了一件事...”不能對爺爺說得事情,可以對葉名說,她需要他的幫助。

葉名聽懂了,如果是他,他也不會放過齊孝賢。

“你打算怎麼做?”他問道。

“讓齊家兄妹再去鬨,剩下的,交給我。”花昭說道。

李世安和齊孝貞那裡,她都不方便親自動手,有些遺憾不能親手為奶奶報仇。

齊孝賢這裡,她不會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