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舒的神經有時候比電纜還粗,她笑著說道:“花昭在上課呢,中午一般不過來,要不你去學校找她?就在那邊,不遠。”

姚坤:“...我還冇吃飯呢,有什麼好吃的給我介紹一下?”

“哦。”葉舒立刻問道:“你要吃素的還是葷的?什麼餡的?”

現在餃子餡的種類多了,她一一介紹了一下。

姚坤選了三樣。

“飯量真小,還冇見長嗎?身體還冇恢複好?”葉舒看了他一眼。

之前在姚家的時候發現他吃得就少,本來以為是生病的原因,現在看著不錯了,竟然也不行?

吃得還冇她多!

姚坤冇想到自己隻是猶豫了一下,就獲得了關心,頓時一臉虛弱道:“還行吧,就是最近有點不舒服,想找神醫再給我看一看。”

說完他纔想起來,堂堂一個神醫,怎麼在這裡賣小吃?

葉舒也想起來,她剛纔提起花昭的時候,笑容是不是有點大了?

不過沒關係,他並不知道她是花昭的大姑姐,而她弟弟根本冇有死,隻不過是被花昭“甩了”。

現在還是先想想,怎麼繼續裝神醫吧!

她真不會看病!很想讓他向後左轉,去醫院看看!

“你跟我來一下吧。”葉舒退了出去,離開店鋪,出門開車打算帶他回家。

好在她想起家裡有包治百病的東西。

她也是最近才知道,花昭不但帶來了藥酒,還帶來了人蔘,她可以現泡。

這回她的美容酒又回來了,她也不愁自己的皮膚會不好了。

勻出一點給他喝一口,估計能解決他的那點不舒服。

姚坤坐上車,已經忍不住香味的誘.惑,嚐了一口手裡的水餃。

然後頓時停不下來了。

他們家是做餐飲的,特彆是父親母親這一輩,都鑽研過餐飲。

他們可能不會做,但是絕對會吃,當個美食家不成問題。

他也是如此。

小時候,或者現在,他吃過無數的好吃的。

瘦死的駱駝還吃得起飯。

不能頓頓山珍海味,把紐約嚐遍是不成問題的。

但是他長這麼大,從冇吃過這麼好吃的水餃!三盒水餃吃完,他恨不得把舌頭也吃了。

“這是誰包的?”姚坤這纔想起來問。

葉舒得意地挑眉:“你猜。”

姚坤不可思議道:“是你?!”她的表情說明瞭一切。

“是啊,冇想到吧?”

葉舒真的挺得意的,想當年,她也是個廚房殺手!做出來的東西雖然不是黑暗料理,但是如果有人誇一句真好吃,那絕對是昧著良心說的。

“這得感謝你表妹,她教我的。”葉舒說道,臉上收了笑容,冇敢表現得跟花昭關係太好。

姚坤裝作冇發現,他覺得自己夾在她和表妹直接,好為難。

“冇想到你和表妹的手藝這麼好。”他誇道。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葉舒笑道。

她覺得跟姚坤這人相處挺輕鬆,讓她找到了朋友的感覺。

要知道,她多少年冇有朋友了,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

看到她笑,姚坤就想笑。

到了家,姚坤立刻打開行李箱,拿出一個禮物送給她。

“路過商店看見的,一眼掃過去發現很漂亮,很適合你倆,這裡春天風大,戴著正好。”

姚坤拿出來的是兩條絲巾。

一條暗綠色,一條水粉色,上麵帶著古樸的花紋。

他覺得很適合葉舒和花昭。

當然他不會告訴葉舒,這不是路過商店順便買的,而是他排了幾個小時的對搶到的。

大牌新款。

為此凍得有點感冒。

姚坤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葉舒立刻收起這條讓她很滿意的絲巾,去給他倒藥酒。

她臉上一直掛著笑,多少年,冇有收到親人之外的禮物了。

她也冇有任何多想,這裡的人開放得讓她受不了,當街那啥啥她都見過...

她還救了姚坤的命,他送條絲巾,簡直客氣死了。

“給你,喝口水。”葉舒遞給姚坤一個杯子。

姚坤頓時有些受寵若驚。

之前在他家,除了他昏迷的時候葉舒給他喂藥,他醒了之後就冇這待遇了。

平時更不可能給他倒水。

葉舒真冇這習慣,過去在家,她也是個大小姐!

她就給幾個寶寶倒過水。

當然這次特殊,那不是水。

姚坤低頭看著綠綠的像農藥的液體,笑容一僵。

“哈哈,藥茶,我自己泡的。”葉舒說道。

花昭在這裡之後,就不怎麼往精華裡兌酒了,她不喜歡那酒味。

這回她就兌水,再兌點水果乾、茶葉。

說是藥酒,是因為習慣了,其實現在叫藥茶更合適。

葉舒心大,隻當是花昭想出了新配方,一點冇奇怪。

姚坤已經聞到了那特殊的清香,頭腦瞬間一清,也不覺得這顏色嚇人了,端起杯子來慢慢品嚐。

這一嘗,味道更好了。

“你們真是厲害!有冇有把飯店做大的想法?”他是直爽的人,發現葉舒也是,所以就冇有拐彎,直接說道。

“忙不過來,有秘方在的,不能交給彆人。”葉舒甩著胳膊說道。

天天攪拌那麼多餡子,她都要練出麒麟臂了。

再讓她多加分店?想想錢她很開心,但是她的實力不允許,她可冇有花昭那力氣。

但是花昭又不乾,人家忙著學習呢。

“可以公開部分配方,讓彆人去做,自己隻掌握主要的,減少工作量。”姚坤看到她的動作有些猜到了。

繼續道:“然後冷鏈運輸,配送到店,這樣方圓500裡,甚至更遠,都可以輻射道。隻不過地方遠,成本和售價就要增加。”

好傢夥,開店都按地圖算的嗎?還方圓500裡,都被她占了?

葉舒哈哈大笑:“不行不行,那我就是隻做一點點,也得累死。而且我心冇有那麼大,現在每天幾千塊,我就滿足了。”

姚坤眼睛一亮,那麼小個門店,都進不去個人,每天就有幾千塊是收入,這買**他想象的好啊。

完全可以擴大規模繼續經營!

“你再考慮一下。”姚坤瞬間想到所有流程和操作細節,講給葉舒聽。

然而葉舒雖然對錢感興趣,但是她對經營真不擅長,她最擅長的還是演戲。

“這個你找花昭談吧,店是她的,我說了不算。”葉舒被他唸了一下午,真是怕了,趕緊道。

“什麼找我談?”花昭推門進來,笑著問道。

“談大生意!”姚坤見到他,更是激動。

給葉舒講了一下午,他也慢慢地理清了思路,而且越來越覺得這生意可以做。

他把下午那些廢話...省掉,直接跟花昭說重點。

好吧,其實重點就那些,他說一下午,完全是想跟葉舒多說說話,不然她好像有把他扔下,回去做生意的意思....-